刘乃强:反对势力是“法西斯主义者”

来源: 中评社  作者: 刘乃强
刘乃强:反对势力是“法西斯主义者”

[导读]香港反对势力自命代表“公义”,便可不随便不顾法律、不尊重执法者、纠众阻塞交通、封杀其他人的各种权利和自由,这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只能称之为“法西斯主义”。

刘乃强

8月4日上个星期天旺角行人专用区网民签名撑警员的活动,被反对派“吹鸡”踩场,在双方群众人数都只有数千,而且势均力敌,加上警方投入大量警力,筑了三层的人墙把敌对的群众分隔,事件最终只是全场骂战,只发生零星的冲突收场。 

于行文之际这事件仍在发酵,而中间的许多事实陆续浮现,包括一系列粗口老师辱警过程的视频。一向倾向反对派的“香港讨论区”中,出现了贴子,列举大量公开的事实,证明这事件的始作俑者小学老师林慧思于较早时期于警方执法时,突破警方的封锁线,以粗言秽语辱骂警察的行为,“有理由怀疑系一场早有预谋的煽乱行动”。与此同时,《大公报》8月9日头版整版报道:“邪教助演大龙凤 熟人扮仗义出头  踢爆黑手炮制辱警闹剧”。 

这一系列事件,折射出很多不同层次的问题,这些问题往后都会不断重复出现,没完没了的困扰着香港社会,值得我们多角度去发掘和解读。这里只初步探究两个逼切的宏观问题。 

第一个,也是较多人关注的问题,就是警察的权威、士气和维持治安的能力。平心而论,任何一个客观的人,都会认为香港警察是全世界最温文的纪律部队。除了任劳任怨之外,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一结论在网上有不少视频可为佐证,而从今次林老师粗口骂人的视频可见,警方于执法时遭无理和无礼辱骂超过二十分钟,表现是万二分克制的。

虽然如此,我们在网上,随时都可以看到警权过大,警察经常选择性执法、使用过度武力的投诉。事实上,正式投诉的数字于近年也在不断上升。这也难怪,对反对势力来说,当然想警方让他们为所欲为,而纵使于必要时对他们进行拘捕、镇压等,也会有多重顾忌。 

现在中央和特区政府于反对势力垄断的舆论之下,已经丧失了道德和智慧高地,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被描绘为愚蠢和不义。一旦警权也沦陷,连合法适当使用武力这最后国家机器都失效,特区政府再难有效管治香港,反对派便事实上掌控着这个城市,为所欲为。 

作为中央和特区政府,除非是到了丧失管治意志,举手投降的地步,不然的话,她不可能不力撑警察依法执行任务,不可能让警权沦陷的。反对派较现实的即时目标,是要警察士气低落,内部出现各种矛盾,甚至团队内部互不信任。这样的话,警察便不可能有效的执行任务,随时于面对反对势力时临阵崩溃。 

要知道,警察也是人,尤其是前线执行任务的都是80后、90后。他们天天都被反对势力的虚假消息和对中央和特区政府妖魔化的评议所污染,有些甚至被蛊惑,同情反对势力宣传的那一套。更严重的是他们于日常接触市民时,明显的感觉到不受尊敬,于处理犯罪份子时,不时受挑衅,年青人不时故意的走到警察面时侮辱他们。今天前线警察的志气,已经颇为低落。在反对势力蓄势已久的政改决战前夕,进一步摧毁警队的士气,是必然的举措。这多少说明了一两个不见经传的小组织发起支持警察行动时,竟然引起反对势力这么大的反应,下了江湖追杀令“西菜之颠”,要“血洗旺角”的原因。 

回过头看,要是当天撑警察的群众不够多,和之后网上舆论的反应不利的话,今天警察的士气肯定会一落千丈,一撅不振。当天反对派的总动员令不大灵光,只来了约3千个暴民,一早把行人专用区中签名台的附近全霸了,其他人等进不来,部份暴民更一早跳上人家的台上上蹦下跳,要警察清场才下来。但是签名台范围外则挤满着支持警察的群众,旗鼓相当,互相叫骂,越喊越勇。

事件之后的网上舆情,还是不同情粗口老师和反对势力的多。一个刚开始还未满月的facebook网页,当中一条反映当日实况的视频,光是转发便已超过一千次。社交媒体并不能看作是民意的完整反映,但是市民普遍支持警方依法执行任务这一点是很明显的。 

但是反对势力对此仍不愿罢休,这便带到第二个问题。他们在网上继续坚持那位粗口老师冲越警方封锁界线和辱骂警方都是做对的,因为她是站在“正义”这一边。这其实是反对派“公民抗命”的一贯老调,就是“正义”高于法治。因为“民主”就可以占领中环,因为“正义”就可以不照会警方便随时游行示威,林慧思的所作所为,小事一宗而已。因此在反对派的网络地盘上,这个骂街泼妇就成了“正义老师”,值得表扬,应该撑。 

说到底,反对势力就是不承认你的法律,因而不承认执法的警察。但是且住!反对派真的不承认法律吗?要是真的这样,他们又为什么动不动便要搞司法覆核?他们真的不承认警察的权力吗?那又为何要向“警监会”投诉?他们真的认为当前的政制是不公义吗?那又为何长期出钱出力去参与这“不义”的选举?并且还坚持将来的选举一定要让他们能“入闸”才算“真普选”? 

他们自封“正义”、“民主”,根据反对势力的基本逻辑,这两条的“认受性”何来?任何人只要自命代表“公义”,便可不随便不顾法律、不尊重执法者、纠众阻塞交通、封杀其他人的各种权利和自由,这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最起码,这是一个对“公义”没有任何保障的社会,只是一个谁够大声,谁够恶便可自封为“公义”,便可藉辞“替天行道”,把对方赶尽杀绝的社会。这是一个不可能有“正义”和“民主”的社会,是一个名符其实的黑社会。这样的社会有一个专用名词,叫做“法西斯主义”。

责任编辑:许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