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骢:冲击驻军再证二十三条立法迫切

来源: 大公报 

[导读]“港独”分子公然冲击驻港解放军基地,这不仅是在挑战法律,更是意图变更香港宪制地位的极其危险的行为。

“港独”分子公然冲击驻港解放军基地,这不仅是在挑战法律,更是意图变更香港宪制地位的极其危险的行为。但令人感到愤怒的是,平日开口闭口讲法律、满口港人利益的香港“泛民主派”们,对此竟无一人发表意见,更无一人公开予以谴责。整个“泛民”阵营对此事的集体噤声证明了什么?到底是“泛民”不反对“港独”,还是在“占中”利益面前他们乐意见到这种冲击中央政府的分裂行为?

香港回归即将踏入十七年,在此之前,从未发生如此明目张胆的政治性挑衅行为。这个名为“香港人优先”的团体,主要成员来自前社民连,有些更是去年反“国教”的积极分子,平日更是彻头彻尾的“港独”行径。以此次事件为例,在其社交网页上,充斥着大量显而易见的“港独”言论,而对此留言称赞的更是形形色色的“港独”团体,诸如:“香港独立支援会”、“香港建国军团”、“香港靖国神社崇敬奉赞会”、“香港人主场”、“大香港主义”等等。

尽管这些只在网络上存在的团体并不在香港政府作出正式注册,不能称之为严格的“团体”,但显而易见的是,这批为数数百人的“港独”群体,正在将言论变成实际行动,将政治主张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政治行动。

如果说,诸如“香港人优先”过去的言论仍只是“纸上谈兵”、可以用“言论自由”来作借口的话;那么,上周五他们公然冲击驻港解放军基地,这已是将言论化成实际行动,更是无可抵赖的违法行为。这次可以冲击驻港部队,以他们的极端行为及主张,下次极有可能不仅仅是冲击那么简单,甚至可能出现火烧军营、故意伤害驻港部队及官员,若无法被有效制止的话,那么,终有一天,这些行为将严重危及香港社会的安定繁荣。

“港独”已由言论变行动

然而,一个极其严峻的问题是,尽管眼前有《驻军法》,但在这批极端分裂分子面前根本无法形成有力的威吓作用。比如说,《驻军法》第十二条规定:“香港驻军以外的人员、车辆、船舶和飞行器未经香港驻军最高指挥官或者其授权的军官批准,不得进入军事禁区。军事禁区的警卫人员有权依法制止擅自进入军事禁区和破坏、危害军事设施的行为。”但显而易见的是,法律仅仅是作出“不得进入军事禁区”、“有权依法制止进入”规定,但如何“不得进入”、如何“有权”并无明确规定。而回归十多年来,这部法更是极少被引用,检控方也只能行使极其有限的起诉空间。

事实证明,犯事的“香港人优先”以及其主事者招显聪等人,正在网上炫耀自己的“战果”,他们以冲击驻军为荣,以成为批判对象而感到兴奋。可以想见,他们不会停止这种“由言论到实际的‘港独’行为”,行为只会不断升级,直至实现其“港独”主张。环顾世界各国,大概只有香港如此一个“奇葩”城市,分裂国家的激进分子可以如此不受制止、可以如此肆意妄为。为何有此现象、又有何方法可以产生必要的阻吓作用?唯一方法即是尽快通过二十三条立法。

或许有人会说,即便通过二十三条,也不可能完全阻止“港独”行为。但问题恰恰在于“有”和“无”的区别。有这一条法律,可以形成足够的阻吓作用,会令那些主张分裂的激进分子无法对青少年形成误导,也能令公众对这种行为产生必要的警觉性,而这些正是香港最为缺乏的。以此次为例,反对派立法会议员,按理说他们有义务对这种行为发表意见,但“泛民”各人,没有一人对此作出谴责,更多的是以“看热闹”的心态视之,这岂是正常的现象?试问,在美国会不会发生这种明目张胆以实际行动冲击驻军基地以落实分裂目的行为?

此次冲击驻军的行为,已非简单的刑事罪案,而是性质更加恶劣的分裂国家行为,必须获得有效制止。相信市民也会从中看到,二十三条立法有其现实的迫切性。

责任编辑:般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