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推动民族意识 台年轻人国族认同异化严重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林志成

[导读]台湾人的国族认同已产生异化,对于中国的认同度并没有因为两岸交流日益频繁、大陆综合国力的提升,以及全球化时代的到来而提高,反而是逆向快速下降。

文/林志成

台湾人的国族认同已产生异化,对于中国的认同度并没有因为两岸交流日益频繁、大陆综合国力的提升,以及全球化时代的到来而提高,反而是逆向快速下降。这种异化不可用“去中国化”政策造成的结果简单视之,背后有一些比较复杂的原因。

“台独”推动“台湾民族意识”

台湾的国族认同问题向来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课题,也是朝野间作“统独”论战时聚焦所在,但随着台湾主体认同意识愈来愈强,“统独”力量也就跟着越不成对比,台湾人的国族认同走向于认同自己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且对认同中国人的比例更是逐年下降,而且是年纪愈轻,愈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台湾的国族认同不断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不同的面貌。即便近廿年来,当局透过国家机器进行“去中国化”工程,建立台湾主体意识,但与所谓的“民族意识”,基本上无法相提并论。严格说“台独”所推动的“台湾民族意识”,只有“中国人”与“不是中国人”的选择。

“民族意识”最简单的说法就是“我觉得我们是一国的”,学术一点的名词就是“民族认同”。它实际上的作用是区别“他族”与“我族”,也就是对内凝聚、对外划设界线的尺标。因此,“中国人”与“不是中国人”的选择,是台湾人“不要”中国的一种表达方式,以及试图打造出台湾民族意识的“前置作业”。

岛内年轻人的中国国族认同下降

台湾人的“台湾民族意识”虽属现在进行式,非完成式,但的确也和本属“同根生”的大陆产生“我族”与“他族”的区隔,尤其30岁以下的年轻族群更是如此,“我族意识”特别强烈,“对外”区别“我族”与中国人的“他族”,强调“我不是中国人”。无论是学术界或是媒体界所做的民调,皆显示台湾人自我认同感远远高于认同是中国人,亦即不视中国人为“我族”的比例愈来愈高。

由于台湾的特殊历史背景与地缘政治的关系,台湾人的国族认同一直被迫摇摆在“中国人”与“不是中国人”之间,当大陆国力强大,两岸互动紧密时,台湾的中国国族认同就高;反之则低。但比较吊诡的是,近廿年来,大陆国力不断提升,两岸交流之频繁为近百年来所没有,且随着网络与智能电子产品因应而生,两岸互动与相互了解的机会更是史上所未见,结果台湾的中国国族认同却是逆势快速下降。从民调数据来看,30岁以下的年轻族群的认同度,甚至低到只剩下个位数,将中国视为“他族”。

这种将中国视为“他族”,与两蒋时代的反共教育下养成的国族认同又有很大的不同。两蒋时代的“我族”与“他族”的区隔,是左、右意识形态,或是地方意识的矛盾,冲突起来经常是激烈的,是你死我活的,但绝大多数台湾人却认为这些仍属于“我族”的范畴。

今天的台湾人特别是年轻人,认为台湾与大陆就算是同文同种,并不代表与大陆是“我族”,更不表示两岸间没有“我族”与“他族”区隔。而这样的区隔,不像两蒋时代,是不具敌意的但也无好感,是把大陆当作另一个国家甚至是另一民族对待。

有的民调未能反映真正国族认同

对于这种“我族”与“他族”的态度,国民党的智库就撰文表示:由于众多台湾民众心中,“中国人”是完全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因此在回答相关问题时,必然不认同此一选项。造成民调结果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或“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比例远不如“台湾人”的选项。因此,建议未来的民调加上“中华民族”认同度的调查,这样才能更加准确调查出台湾人的中国国族认同度。

于是,立场偏向统一的“台湾竞争力论坛”从2013年2月开始,平均每一季度都会委托同属统派立场的旺旺中时系的“艾普罗民调公司”作“国族认同”的民调。有意思的是,“台湾竞争力论坛”有关中国人与中华民族的认同度却远远高于其它媒体、民调公司、学术单位或政府部门所公布的,经常是高出一、二倍。

“台湾竞争力论坛”近二年来所做有关“国族认同”的民调显示,台湾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认同,在五成以上,平均在五点七成至六点一成;而自认是中华民族一员的比例则是八点五成至九点一成左右。其最新公布的一份民调(2014年12月16日)显示,有八点五成的台湾民众认同是中华民族;有55.8%台湾民众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论坛特别强调,2014年台湾民众对于中国人认同(指包括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以及不否认自己是中国人)平均比例为63.4%。

然而,同样长期进行选举与国族认同的民调单位“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所做的民调则显示(2013年6月公布):台湾民众60%自认是台湾人、33%都是(台湾人和中国人)、3.3%自认是中国人。且趋势上,台湾中国人认同度一年比一年低。

政治认同理论很清楚说到,民众在回答自己属于什么种族时有客观及主观的差别。所谓的客观,就是民众从第三人角度看来会被分类到什么族群,但这种分类往往无法解释民众实际的政治态度及政治参与。那么要怎么测量民众主观的族群认同呢?在累积数篇研究后,学者指出一个重要的概念,即连结命运(Linked Fate)。

连结命运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当你看到新闻上有个跟你同种族的人受到伤害,你会觉得自己在未来也会因跟他同种族而受伤。连结命运的观念,把主观上真正认为自己是同一族的人们灵魂连在一起,其态度也与人们的外显政治行为高度相关。

回到台湾竞争力论坛的问卷文本。该问卷第一题“中华民族具有共同血缘、语言历史文化,请问您觉得自己是不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以及紧接着第二题“请问您认为自己是不是中国人?”,很显然,这些前提都是属于客观条件,在此前提下民众近九成自我归类为中华民族、近六成归类为中国人,代表这些台湾民众客观上并不否认自己的过往。从心理学的问卷设计来看,这代表了问卷问题的“框架效果”(Framing Effect)对台湾人来说是显著的,当民众以这些客观标准来评价时,并不反对自己是中华民族。

然而,要从客观归属落实到外显行为,中间的重要变量就在于连结命运。假如台湾人真的深深觉得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也就是将所有中华民族的成员都视作“自己人”,那么当看到其它中华民族的人受到伤害,自己也理应担心害怕才是;看到其它中华民族表现优良,自己也会与有荣焉。台湾民众真的有人这么想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台湾人的国族认同已经异化

“中研院”社会变迁调查的2013年民调中,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当中国大陆的运动选手与美国/日本选手比赛时,请问您比较希望谁赢?”,结果显示支持中国大陆赢的台湾民众约占39%左右,并无过半。

而政大选举研究中心的问卷中,有一个条件式统一的问题“如果中国大陆和台湾在经济、社会、政治各方面的条件相当,则两岸应该统一”,2013年的民调结果是60.8%反对,39.2%赞成。

换言之,台湾民众就算在客观上归类自己于中华民族,但这个客观判断完全没有反映到对于国家边界,以及视大陆为“一家人”的主观想象上,也就是以上述所提到的“我族”与“他族”的差别对待大陆。因此,对台湾人特别是年轻人而言,是否认同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与视大陆为“他族”没有什么关联,甚至可以说毫无意义。

当台湾人这种和大陆“我族”与“他族”的不同固化、内化之后,就会产生“大陆的好坏与我无关,我没兴趣了解,也不想了解”;“我的好坏也与你无关,不要对我家的事说三道四”,进而延伸成“统一就是侵略行为,是敌对的行为,台湾人焉能不抵抗”的谬理。这与中国国族认同度下降有非常大的不同,用异化来形容并不为过。实际上,台湾有些年轻人在两岸和平统一的道路上背道而驰,且渐行渐远。

责任编辑:H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