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内地观众看音乐会缺礼仪 迟到拍照玩手机

来源: 参考消息网 
港媒:内地观众看音乐会缺礼仪 迟到拍照玩手机

[导读] 港媒称,中国国家大剧院,毗邻天安门广场,金碧辉煌气势非凡。观众席上,27岁的北京人辛西娅·李刚刚准备好欣赏莫扎特的C大调第三长笛四重奏,无奈现场总有一些令人头疼的不和谐音符。

参考消息网5月24日报道 港媒称,中国国家大剧院,毗邻天安门广场,金碧辉煌气势非凡。观众席上,27岁的北京人辛西娅·李刚刚准备好欣赏莫扎特的C大调第三长笛四重奏,无奈现场总有一些令人头疼的不和谐音符。

据香港《南华早报》5月19日报道,“观众席上总是有人用手机照相,还开着闪光灯,还有人使劲的清嗓子。”李上学的时候学的是音乐,现在海南的一家豪华饭店工作。

李说,对于在台上表演的音乐家来说,这样的行为就好似观众们在上演一台自己的音乐会,只不过是大声打喷嚏、手机掉地上,甚至是剪指甲的交响乐。

尽管音乐厅的工作人员会礼貌的提醒观众,但李还是会觉得恼怒和反感。

“这是中国最好的音乐厅,但坐在这里我还是会恼火,就请试想下中小城市的音乐家都要忍受些怎样的情形吧。”李说道。

对于渴望成为文化强国的中国来说,李的担心反映了如今中国所面临的一个困境。

1978年,邓小平大手一挥,改革开放让中国实现了现代化崛起和经济繁荣,同时也催生了中国大众在文化方面的需求,包括对西方古典音乐的欣赏需求。

过去十年来,中国政府花费了数十亿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建造大型表演场馆,并邀请了一些世界一流的合唱团和管弦乐团来此表演。在政府的鼓励和企业的慷慨赞助下,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终于能够坐到高雅的音乐厅里欣赏大师级的表演了。

中国国家大剧院由政府拨款建造,耗时六年之久,耗资超过30亿元人民币。去年,国家大剧院共上演了910场表演,听众总人数达到92万人。

中国最初接触西方古典音乐是在17世纪初的明朝晚期,由当时的耶稣会牧师引进。然而直到20世纪早期的上海,西方古典音乐才开始广为人知。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扩大了西方古典音乐的普及。二十世纪20年代上海音乐学院创办之后,很多中国音乐家留洋深造,回国后便献身于祖国的音乐事业。

音乐教学水平,特别是钢琴和小提琴在中、日、韩的中产阶级家庭里是很强的。因此如今很多世界顶尖音乐家都是东亚人。

和西方听音乐会的都是上岁数的人不同,在中国大陆,欣赏古典音乐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法国出生的美籍华人大提琴家马友友、作曲家谭盾、钢琴家朗朗和李云迪等古典音乐家已经成为了国际级明星。感谢中国政府的努力,如今中国老百姓也能买得起音乐会的门票了。据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8.5万大学生在国家大剧院里看了演出。不过有些事情却是一成不变的。中央歌剧院著名女指挥家、现年86岁的郑小瑛哀叹道,虽说一流的场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拔地而起,观众席上的一些事情却一直未曾改变。

在福建成立了厦门爱乐乐团的郑小瑛回想起了1979年柏林爱乐乐团在中国首演的情形。

那次演出的场馆是首都体育馆。演出当天,会场里座无虚席。大家刚刚从文化大革命的阴影中走出。演出的指挥——赫伯特·冯·卡拉扬站在舞台上,等待全场观众安静下来。

“很多人都迟到了,我们等了很长时间。”郑说,“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因为我们都知道他在等什么。”

在郑小瑛看来,卡拉扬给观众上了一节重要的剧场礼仪课程,那就是:别迟到,保持安静。

那次音乐会之后,郑小瑛就专注于向广大中国观众教授更多的剧场礼仪知识。在演出之余,她会花上几分钟向观众介绍古典音乐常识,从前奏的含义到何时该鼓掌。

“我觉得中国观众并不是有意表现的粗鲁,只不过是不了解音乐会的礼仪传统。”郑小瑛说。

依照中国的传统,音乐会一般都在餐馆和茶馆举行。当音乐会进行到高潮之时,观众席上喝彩声、掌声四起,这是对表演的一种褒奖。而在西方,情况却恰恰相反,观众在欣赏古典音乐的时候不可以鼓掌,只有音乐会结束,才可以鼓掌。

中国在西方音乐方面的教育普遍匮乏,因此很难向全体大众传播此类知识。

“30年前,我就在向观众传授音乐会的基本礼仪常识,30年后的今天,我还在教大众同样的东西。”郑小瑛说。

对此,北京音乐评论家科惠(音)表示赞同,并称改变需要时间和耐心。

“大众根本没有剧院礼仪常识,就像排队和出国旅行一样,对于很多大陆民众来说,去剧院听音乐会或歌剧仍是一种全新的体验。”科惠说,“这些民众需要其它观众、演奏者和剧院工作人员的帮助和指导。”

在某些地方,改变正在进行。自国家大剧院2007年落成开张之后,每场演唱会之前,剧院都要发布通告,以提醒观众遵守音乐会礼仪。

国家大剧院的管理部门也和北京的学校合作,开展了音乐教育和剧场礼仪相关教育。《中国文化报》报道称,仅去年一年,大剧院就向61.6万人教授了1090节相关课程。

先前所做出的一些努力已经开始收到回报,特别是在那些常听音乐会的人群中。

“2009年我在国家大剧院听音乐会的时候,观众席上有人吃橘子,现在我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情形了。”科惠说。

不过也有人表达了深深的担忧。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香港古典乐发烧友说,去年4月底她在国家大剧院欣赏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一场表演。之后她就思量,如果说“欣赏”到的仅仅是观众的粗鲁无理,那么这趟北京之旅到底值不值。

她观察到,观众席上一些人在乐章开始之后起身离开,还有人一直都在摆弄自己的手机。

拉动书包拉链、扇动节目目录小册子以及高声咳嗽等噪声也让她不堪其扰。

“表演者理应得到观众尊重,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很是羞耻。”她说道,“中国有上佳的音乐表演场所,政府也下了大力气来安排全球顶尖的音乐家来此举办音乐会。但如果观众的举止有失体面的话,就会拖后腿。”

责任编辑:H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