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异乡变故乡 看香港如何营造外佣与雇主和谐关系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吴玉洁 郭晓桐
让异乡变故乡 看香港如何营造外佣与雇主和谐关系

[导读]除了在香港本地规管,特区政府也多次与外佣来源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部门沟通,希望从源头解决外佣来港前已负债的问题,提高当地中介和培训费用的透明度,加强其对中介公司的监管。

对于很多香港家庭来说,外佣(即“外籍家庭佣工”)可谓是家中“最熟悉的陌生人”,清洁、煮饭、照顾老人和孩子,种种琐事都离不开她们的帮忙。这些来自菲律宾、印尼、泰国等地的女性,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进入香港提供家政服务,为释放本地劳动力贡献良多。时至今日,香港的外佣总数已经超过343000人,占香港本地就业人口比重的近一成。据统计,每三个育有子女的香港家庭中就有一个外佣。

同在一个屋檐下,终日朝夕相对。如何保障外佣和雇主的权益,让外佣“服务得开心”,雇主“聘用得放心”?在四十年的不断摸索中,香港特区政府坚持“情法并重”,建立明确的行业规范,增强维权知识宣传,力争为外佣及雇主打造和谐的商业及法制环境。

和谐雇佣关系 法规保障和关怀并重

70多岁高龄的孙女士已聘用外佣长达13年之久。因丈夫年迈,且自己腿脚不便,打扫、烧饭等家务事全部需要依赖外佣。她说,在香港,想要聘请外佣,除了家庭每月需有15000港元以上的收入外,首先就要签订一份标准雇佣合约。

这是香港特区政府保护外佣权益的第一步。作为世界上少数为外佣提供与本地工人同样的法定雇佣保障及权益的地区,香港《雇佣条例》、《雇佣外籍家庭佣工实用指南》等文件就外佣的最低工资、食宿医疗、公众假期及服务内容等作出了明确规定。同时,特区政府劳工处还推出了多语言的专门网站,供外佣、雇主及公众获取与聘用外佣有关的政策法令和补充资讯。

对于雇主而言,“白纸黑字”的合同约定是“法理”。面对独在异乡的外佣,更多的还怀着一份“人情”。孙女士的外佣曾因父母生重病急需用钱,希望能提前拿到三个月的工资。“人在异乡,她们也很不容易,”孙女士理解外佣的境遇,便同意了她的要求。令她高兴的是,外佣并没有因预付工资而偷懒,而是更加用心地工作。

尊重与信任,让孙女士和外佣的相处十分融洽。虽然一开始在语言、习惯上无法完全匹配,但诚意地沟通让彼此的关系中“感动”远多于“摩擦”。“帮助是互相的,要有同情心、同理心,将心比心,”孙女士说,“我对待她们就像家人。”

绝大多数雇主都会善待家中外佣,然而不和谐的声音依旧存在。2014年初,有雇主涉嫌虐待外佣的事件曝出,震惊社会,最终香港法院裁判被告雇主入狱六年。严厉的判决彰显了香港对外佣权益的重视,也让僱主更加守法。在2009年至2013年间,香港特区劳工处每年平均处理逾3000宗涉及外佣的投诉;而到去年底,全年的申诉数字下降至1450宗。

为了进一步帮助外佣提高维权意识,特区劳工处还会主动参与各领事馆为新来港外佣举办的简介会,在外佣休息日通常聚集的地方设立信息站,或广泛派发以外佣母语制作的信息卡片,宣传关于权益维护及求助渠道等信息。

整饬中介乱象 巡查和宣传双管齐下

香港家庭对外佣的巨大需求,促使了外佣中介行业的兴起发展,也导致一些无良公司在其中“浑水摸鱼”。近三年来,部分中介公司向雇主隐瞒外佣不利信息的情况有所增加,据香港消费者委员会的最新数据,2015年该会共获234宗涉及外佣中介的投诉。

香港全职妈妈阿曼就曾遇到类似“烦心”的情况,五年中她已经连续更换了8位外佣。“中介刻意隐瞒外佣身体疾病的情况,”阿曼回忆起之前的一次经历时说。她最终发现,受雇外佣早已患上白内障,不仅无法及时处理家务,还得让当时正在“坐月子”的阿曼反过来照顾她。

“中介收着高昂的中介费,却不认真核查信息是否准确,甚至谎报资料以促成生意,”阿曼抱怨说,“中介服务差劣导致的损失,最终却要由消费者承担。”不仅如此,部分中介会与外国中介勾结,对雇主和外佣“两头骗”,滥收中介费甚至提供高利贷。

针对这一现状,香港特区政府从公众宣传和巡查监管等多个方面入手,以确保维护雇主与外佣各自的权益。近日,香港特区劳工处便推出了一份有关外佣、雇主和职业介绍所在涉及聘用外佣事宜上“应”做及“不应”做行为的宣传册,以有趣的漫画形式,介绍在雇佣过程中应避免的行为。

香港特区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介绍称,特区政府计划在香港《雇佣条例》规管之外,推出针对外佣中介公司的“实务守则”。若中介公司违反守则内的任何条文,有可能导致被拒绝续牌或撤销牌照的严重后果。据悉,特区劳工处在2014年成功检控了4家中介公司;在2015年,被特区劳工处成功检控的中介公司共12家,其中9家涉及滥收求职者佣金。

除了在香港本地规管,特区政府也多次与外佣来源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部门沟通,希望从源头解决外佣来港前已负债的问题,提高当地中介和培训费用的透明度,加强其对中介公司的监管。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