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4年香港面对的挑战将更严峻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卢伟国
未来4年香港面对的挑战将更严峻

[导读]从这次选举的结果来看,非常感谢选民用他们的选票,表达了对我4年来工作的支持。4年来,立法会与香港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有部分对工程专业的发展是不利的。

卢伟国

卢伟国

文/卢伟国(立法会议员)

工程界这一届的选民是9,406人,这一界别的选民要求比较严格,都是真正的专业工程师,主要是香港工程师学会的会员。他们在学校取得相关学位,经过培训取得专业资格,成为工程师学会会员,登记后成为工程界的选民,所以这一界别选民的增加比较稳定,也体现出工程师理性务实的特点。

从这次选举的结果来看,非常感谢选民用他们的选票,表达了对我4年来工作的支持。4年来,立法会与香港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有部分对工程专业的发展是不利的。在今次选举中,“拉布”是工程界比较关心的一个话题,因为“拉布”直接影响了工务工程拨款的进度。过去4年,出现了工程建设拨款的断层,一度出现这样的低谷:一整年通过新工务工程的款额,竟然不够当年政府需要申请总额的十分之一。

这种情况专业工程师看在眼里,非常担心。也正因如此,工程界其中的建造业界空前的团结起来,十多个相关专业团体联合起来在2014年11月底成立一个建造业大联盟,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大联盟成立之后游行反对“拉布”,最终,在刚刚过去这个年度,政府提出的公共工程的拨款大部分还是得以通过。但是,这4年间出现的工务工程批拨的低谷,已经对业界造成了非常明显的坏的影响,有些工程公司业务难以维持。所以,在工程界的选举论坛中,这一话题成为大家关心的焦点。

公共工程的建设,影响面非常广泛。一方面,从业界来看,建造业界有专业的工程师、测量师、建筑师,前线的建造业员工,以及与之配套的相关行业的员工,不完全统计大概有40万人左右,连家眷算起来有100多万人,这些人都会直接受到建造工程进度的影响。反对派对这一点也非常清楚,正如刚才所说,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年度,政府希望通过的工务工程大部分还是可以通过,也是由于反对派议员顾忌这次选举,不敢再持续“拉布”,因为如果把人家的饭碗打破,他们的选票肯定会受到损害。

另一方面,我们这一界别也不只代表业界自身的利益,因为工程业界的利益跟全港市民的利益是一致的,经济民生问题的解决始终离不开工程师的工作。供水供电、修路修桥、航空海运、陆路运输、房屋建筑都离不开工程界工作的顺利开展。

从这次选举最终结果看,一方面工程界对于能保住这一席位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因为看到很多主张“香港自决”的年轻人进入立法会,而感到担忧,不论是工务工程项目,还是其他法案的推动,以至香港的全面发展规划等都面临严峻挑战。所以,在我当选后谢票时,他们恭喜我保住这一席位,接下来的一句就是:接着的4年更辛苦。

这种担心并非多余,问题已经开始出现。元朗横洲的发展,反对派还说要用权力及特权法来调查。调查什么呢?原来的可行性研究,去掉敏感材料后完全可以拿出来让公众讨论,也应该讨论。面积达34公顷的横洲发展落实下来肯定要分期,不可能一次搞掂。现在分期发展是按照程序合法合理推动的,但反对派把这个反而说成是“官商乡黑”勾结,完全是政治化了,毫无逻辑可言。这就是新一届立法会运作面临挑战的一个很好的例子,立法会正式会议还没开始,反对派已经利用这个议题来打击香港政府了。

遗憾的是,还是有市民接受他们的说法,受到他们的蒙骗。所以,建制派议员应该向市民解说正面的信息,让市民能够了解这些发展的重要性。尤其是当前的情况越来越严峻,建制派议员更应该团结起来,向社会传递积极的声音,为香港的发展发挥重要作用。(原文刊载于2016年10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