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戈平:人大释法对"一国两制"具有深远意义和影响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饶戈平
饶戈平:人大释法对

[导读]紫荆网12月5日香港报道: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饶戈平在《紫荆》杂志刊文称,人大释法,释疑止争,张扬法力,是中央行使自己对香港宪制性管治权的又一次具体体现,对“一国两制”的实施具有现实和深远的意义。

紫荆网12月5日香港报道:中共中央党校教务部主任、教授谢春涛在《紫荆》杂志刊文称,政治效忠,是各国对服务于国家和社会的重要公职人员通行的最基本、最重要的政治要求,而就职宣誓即是将这一原则转化为他们公开严肃的法律承诺。基本法专门用一个条款来规定宣誓,用意即在于强调行政长官和重要公职人员必须承担起政治效忠的责任,而人大释法更是强调了经由宣誓仪式表明政治效忠的必要。政治效忠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内涵,在中国香港就是集中体现为基本法所要求的“拥护”与“效忠”,归结为一句话,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爱国爱港。爱国爱港原则是香港特区政治效忠的本质内涵。

文章称,这次人大释法再次清晰地表达了一个重要信息,即中央和基本法愿意并且能够接受什么样的人来治理香港。中国收回香港、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难道会允许把香港交到那些反对国家、分裂国家的人手里吗?难道会坐视香港立法会成为鼓吹“港独”、侮辱国家的舞台吗?那是完全不可能的,那绝不是“一国两制”的初衷。“一国两制”下的“港人治港”是有界限和标准的,从一开始就被中央明确为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就是要求治港者必须具备起码的政治效忠。基本法有关行政长官以及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组成人员的规定,就贯穿着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的原则。只有坚持爱国爱港的前提和政治诚信,中央才有可能授权香港高度自治,“一国两制”才可能在香港得到顺利实施。可见爱国爱港者治港是一条不可逾越的政治红线,也是“一国两制”的一条政治底线。中央作为“一国两制”的主导者、基本法的制定者,既有宪制性权利和义务要求香港高级公职人员宣誓和践行他们的法律承诺,也有能力通过法律手段来坚守自己的政治底线,构筑起爱国爱港的法律屏障。

文章亦称,这次人大释法,释疑止争,张扬法力,是中央行使自己对香港宪制性管治权的又一次具体体现,对“一国两制”的实施具有现实和深远的意义。

人大释法所涵盖和释放的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法律效力,不单单是针对几个违反基本法及其宣誓条款的候任议员而言,而是对第一百零四条列出的所有相关公职人员就职宣誓时的法律要求和约束,其效力显然涵盖了整个管治团队。

人大释法也不单单是针对候任就职的当选者或提名者而言,而是针对所有有意参选或出任相关公职人员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从而把第一百零四条效力范围扩展到参选环节,因为参选和宣誓有着密不可分的法律逻辑联系。

人大释法不单单是针对当前立法会的特定形势而言,不是什么临时性措施,而是管今后、管长远的法律规范,其效力时限与基本法相同。

人大释法不单单是对香港宪制性法律——基本法的一种解释,也包括要求香港本地法律予以落实。香港现有本地法律的规定凡是与人大释法不一致的,应当作出相应修改,特区司法机构此后在审案过程中对基本法的解释,也应当以人大释法为准。

文章强调,从法律层面看,这次人大释法在关键时刻维护了基本法和香港法治的尊严,确立了宣誓的规范制度,筑起了一道坚守爱国爱港原则的法律屏障,不给“港独”分子违法言行在立法会留下可乘之机、容身之地,打了一次快捷的法律仗。从政治层面看,这次释法也体现了中央捍卫国家主权、坚守“一国两制”底线的坚定立场和意志,那就是决不容忍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违法行为存在,决不允许挑战和对抗基本法的权威与效力,对香港社会反对、遏制“港独”的主流民意是一个极大的鼓舞,打了一次漂亮的政治仗。

(原文刊载《紫荆》杂志2016年12月号)

责任编辑:徐 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