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港深合作 共谱科技新篇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汤复基
加强港深合作 共谱科技新篇

[导读]香港的人均GDP紧追美国,属于经济发达地区,但近年香港的经济增长已到瓶颈。多年来,香港经济一直倚仗服务行业;与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内地在创新和高科技产业方面正高速发展比较,香港处于起步阶段。

汤复基指出,港深合作在河套地区发展创科,港人应该发挥所长,拥抱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  王昊 摄。

汤复基指出,港深合作在河套地区发展创科,港人应该发挥所长,拥抱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 王昊 摄

香港的人均GDP紧追美国,属于经济发达地区,但近年香港的经济增长已到瓶颈。多年来,香港经济一直倚仗服务行业;与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内地在创新和高科技产业方面正高速发展比较,香港处于起步阶段。香港要维持在传统产业的竞争力和发展经济多元化,发展创新和科技迫在眉睫。毗邻香港的深圳,近年在科技创新产业方面发展迅猛,已发展成为中国甚至全球重要的高科技研发和原型发展基地。最近,香港特区政府和深圳市政府宣布达成共同发展落马洲河套地区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的协议,利用港深两地优势互补,加强合作,打造中国的硅谷。从国家整体利益而言,未来的“一带一路”策略,需要大量对国际有深度认知的香港专业人士和科技人才的配套。我们应该发挥港人所长,拥抱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

文/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行政总裁 汤复基

围绕“国家所需、香港所长”

开展合作

为了透过科技研发增强香港的竞争优势,特区政府于2000年成立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应科院﹚,是香港最大的应用研发机构,有500余名工作人员。应科院的技术研发主要应用在五项重点领域,包括:金融科技、智能制造、新一代通讯网络、健康科技和智慧城市。应科院在集成电路设计、光电子技术、云端软件、新一代网络、金融科技、智能制造等方面都取得过相当大的成功。

应科院亦很荣幸在2012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部批准成立国家专用集成电路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香港分中心,这是香港首家获国家科技部批准的研究中心,其主中心则位于南京的东南大学内。应科院希望透过这个平台开拓更广泛而尖端的科技研究,为国家作出贡献。我们有信心应科院在未来几年将以此为基石,全力以赴发展前瞻科研项目,为香港、国家乃至世界的科技发展作出贡献。

未来,港深科技融合应围绕“国家所需、香港所长”的方向,实现两地优势互补。香港拥有多方面优势,包括卓越的科技研发和科研管理能力,居世界前列的大学科研水平,良好的教育制度,能吸引全球人才聚首的国际化的大都会,高端仪器引入,智慧财产权保护等等。而深圳有多家全球顶级跨国企业科研进驻,高效率原型制造,邻近东莞的世界工厂,完整微电子、消费电子、通信等生态圈,以及能吸引海内外科技人才和各所大学的毕业生等。在可穿戴设备、无人机等方面更居于世界前列,整体创科发展水平不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都有很大优势。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之所以在香港设立创新中心,苹果电脑之所以在深圳设立研发中心,深圳高科原型创建能力是重要考虑之一。两地科技融合协同发展,不仅是大势所趋,也是香港的重要机遇,“一国两制”更赋予了香港科技发展很多新优势。

河套科技园 助吸科技人才

香港虽有强大研发能力等优势,但在多方面也存在明显的不足,比如缺乏科技人才、市场规模小、创科企业和创科平台少等等,这些都对科技发展构成制约。港深创新及科技园规模比现在的香港科学园大4倍,将成为香港最大的创科平台,是香港发展科创产业千载难逢的机会,务必牢牢抓住。

目前制约香港科技发展的因素之一是人才缺乏,香港各高校理工科专业每年毕业生总数大概是七八千人,其中工程技术相关专业约三四千人,比内地每年工程技术专业几十万毕业生少很多。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启动运营后,必将吸引大量“海归”和“港漂”科技人才来港从事科技工作,为香港科技发展贡献力量。

不论何种行业,如果仅依靠外来人才都非常不利行业可持续发展。香港青年若想投身科技行业,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进入高校和政府研发中心的研发团队,但能吸收的人才数量有限。二是进入本地中小型创科企业工作,目前全港约两千家创科企业,以每间聘请5个人计算,约能吸收1万人。然而初创企业风险很高,以美国为例,成功率仅5%,所以人才流失率高。三是大型跨国科技企业,能够吸纳的科技人才最多,美国创业者多曾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过。但这却是香港最薄弱的环节,目前跨国大型创科企业在港设立研发基地很少。正是由于毕业后出路狭窄,香港优秀的年轻人大多可能选读其他学科而未必首选工程技术相关专业并投身科技行业,令香港最缺乏的恰恰就是本地科技人才。港深创新及科技园未来如能吸引腾讯、阿里、华为等海内外大型跨国科技在港设立研发基地,不但能为有志投身科技行业的青年提供发展机遇,也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入读相关专业,为科技发展提供后备人才,打破本地人才匮乏的恶性循环。

加强港深两地科技融合,亦有助于扩大市场,产生更大的经济价值。深圳有千余万人口,加上香港七百多万人口,总共约两千万人,规模相当于上海、北京,乃至美国大洛杉几、硅谷等发达地区,如此巨大的人口规模,本身已经有利于经济及科技发展。如果再将眼光放长远,香港的研发成果经由深圳推广到全国各地;深圳企业通过香港“走出去”,将研发成果推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乃至全球市场,则前景更为广阔,不论是产生的经济价值,还是对科技行业发展的促进作用均相当可观。

发展金融科技最具优势

面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和全球市场,在金融科技、资讯技术、物流、贸易等领域,港深都有进一步加强科技合作的空间。香港一直是国际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拥有国际化的金融人才、资金自由流通,运作体制,成熟监管和法例,以及完整的金融生态链等等。“一带一路”倡议涉及60余个国家、44多亿人口,需要大量的资金和金融服务人才,对于香港金融业和金融科技发展都是重大机遇,毫无疑问应该发展金融科技。

纽约、伦敦、新加坡等全球主要金融中心目前都在大力发展金融科技,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如果金融科技成为短板,所有金融服务技术都使用外国的,不但对于金融业发展不利,也不符合国家利益。去年特区政府财政预算案重点提出发展金融科技,不少香港本地金融机构相继加大研发力度,争取推出不同类别的金融科技产品和服务。应科院近年坚持不懈,投入大量资源,力推金融科技研发,取得了显着的成绩,比如与香港金融管理局合作成立“金管局-应科院金融科技创新中心”,支持金融业界研究应用金融新科技,还推出金融科技人才培育计划,协助业界培育新一代金融科技专才。区块链是金融科技界最尖端的技术之一,应科院受金管局委托,在去年11月推出首份有关区块链的白皮书,其后又为中银香港研发物业估值区块链系统,能让各银行和测量师互相分享物业估值报告,大幅简化原本需要大量人力资源和耗时的物业估值步骤,从而降低营运成本。目前该系统已被应用于物业按揭贷款业务。最近应科院还与香港中文大学工程学院紧密合作,为其开办全港首个金融科技学士学位课程,在课程设计上提供意见和分享经验。

美国商务部去年发布的报告指出,以服务及产品为评分重点,显示内地位居全球金融科技最具潜力国家/地区的第2位。事实上,内地金融科技近年发展迅速,以互联网金融产品为代表的各种金融科技产品相继广泛投入应用。然而,内地金融业国际化程度、监管、法律等方面仍与香港有不小的差距,如果深港两地能够藉助“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加强金融科技合作,相信在“一带一路”市场中必大有可为。

“港深创新及科技园”规模比现在的香港科学园大4倍,将成为香港最大的创科平台。图为香港科学园。

“港深创新及科技园”规模比现在的香港科学园大4倍,将成为香港最大的创科平台。图为香港科学园。

(原文刊载《紫荆》杂志2017年2月号)

责任编辑:伊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