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 自“做”网上民意多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周天慧
香港反对派 自“做”网上民意多

[导读]不得不承认这十年,反对派在网上舆论方面比建制派遥遥领先。建制派网上力量如“港人讲地”、“帮港出声”、HKG报及“时闻香港”也只是这二至四年才开始冒起。

自制民意。

自制民意。

文|香港 周天慧

3月14日,在七大电子传媒合办的2017行政长官选举论坛上有候选人遭选举对手指:“今晚Facebook有Live,你知唔知啲嬲嬲(low,差评)上到你个鼻个度?”把嬲嬲当成了民望的判断依据。问题是,网民反应嬲嬲或like真反映真实民望吗?网上民意可以怎样“做”出来?

审慎看待网上民意表现

林郑月娥公开宣布参选今届行政长官选举当日,高登和连登等讨论区即时出现贴文,鼓动网民如在任何网络平台看到林郑月娥的报导,不管该报导的内容如何,都“嬲咗先”,以“嬲嬲洗版”,并以恶评“侍候”。如此号召网民蜂拥针对一位政治官员进行恶评的做法,犹如当日特首梁振英推出Facebook专页时所遇到的情况一样,亦是反对派惯常的做法。

林郑月娥于2017年2月6日在Facebook开设竞选专页“林郑办公室”,六星期内共出了49个贴文。根据Facebook的公开数字,“林郑办公室”首3个贴文取得的反应,近90%嬲嬲 (最高嬲嬲数目约有38,000个)。换句话说,以反对派年轻支持者每人平均控制三个面书(facebook)户口来计算,大概动员人数最少有万多人,但实际数目也可更高。

到了选前两星期的贴文,嬲嬲回应比例明显下降,回落到65%,少则三千左右,多则七八千。从嬲嬲数目的减退,可发现网民的兴趣转移了,再不能保持。究竟是由于他们认为已成功制造林郑月娥民望低的现象而收手不干了?还是网民在寻找第二个攻击目标?笔者不得为知。但无论如何,整体“反对”数字急剧下降是现实。

假若细心研究“林郑办公室”的贴文,不难发现给予嬲嬲的用户,极大部分都是同一组群。换言之,当中有几百人甚至几千人,在“林郑办公室”的每一个贴文都以“嬲嬲洗版”,从而制造民望低的现象。只要有一堆人全力合作,在所有不同的文章给予嬲嬲,怎能不会形成民望网上一面倒的现象?

网上民意不能等同香港民意

回说Facebook Live(面书直播)的情况,它是现时网上平台较流行的一个直播功能,只要你有一部智能手机便可即时直播视像。竞选对手指“嬲嬲上到个鼻个度”的意思是,当Facebook直播时网上反应全是嬲嬲,数量极多彷彿涌至鼻梁的位置,意思是暗指林郑网上民望低,才会在Facebook直播时得到大量网民的嬲嬲。

轻率地将网上反应概括为整个香港民意,未免太武断,是在误导。民意指标一般来自认可机构的民意调查,通常是用问卷调查、数据分析、特定的公式及严谨程序,以较客观角度反映公众对某些政治、社会问题的意见和态度。至于网上民意其实没有什么严谨方法去量度观感,流于一刻的情绪表现,基本上任何人随意按下赞好或嬲嬲等表情符号,都可作为网上民意。

网上民意或是自制民意

网上民意较一般机构做的民调容易有“水份”,原因有几个。

第一,由于网上发表意见不像传统媒体机构,不需接受任何逻辑验证或考证。意见在网络即时刊出,不经任何编辑或查证。网上意见只需按一按,便能随意发布。愈是煽动情绪,愈能得到网民赞好,所以,有一些人便容易哗众取宠,言论极端,“语不惊人誓不休”,网上民意犹如调味料。

第二,今时今日,网民在网上平台有一个甚至多个帐户是十分平常的事,留言不用负责,轻松转另一帐户便可发表夸张失实言论,最重要能短时期引起哄动,博取网民赞好。发表言论没有反应,转个帐号,给自己一个赞好亦可,改写另一留言也行。

第三,不少研究网络的学者也指出,网民有自我选取的倾向,喜欢聚集在同声同气的平台,避免或减低一言不逊便备受围攻,或方便对目标言论群起而攻之。倘若某平台的受众旨在攻击该平台的版主,平台自然吸引同一倾向的网民。然而,这些人驱逐了支持者,看似平台只得单一声音,其实只是聚集了同一声音而已。

第四,反对派一向擅长利用网络平台攻势,利用羊群心理,在网上同一阵营的平台号召一万几千人,一同发布一些有利自己阵营的言论,然后齐心攻击某一个对象或议题,俗称“洗版”,假像便会产生。

反对派的网络攻势是有迹可寻。早于2014年“占中”期间,建制派各平台,除了每个帖文在短时间内被反对派严重“洗版”外,稍为热门贴文会在平台突然消失,甚至平台管理帐户也被封锁。出现这些情况一般也是被大量用户一窝蜂举报,以收打压异己之效。

更重要的是需要黄色传统媒体大力推广及报导,甚至引发电视及电台等报导,把这些自制民意再推得更高,就可以做成因小得大,造成假网上民意假像。

反对派和建制派的网上力量

不得不承认这十年,反对派在网上舆论方面比建制派遥遥领先。建制派网上力量如“港人讲地”、“帮港出声”、HKG报及“时闻香港”也只是这二至四年才开始冒起。

以反对派阵营为例,现在约有二十个较成熟的面书政治媒体专页;建制阵营则约有十个,而中立网媒平台就约七个。反对派专页对建制专页的比例是二比一。以2017年3月3日至3月9日Facebook的公开数据每周互动情况看,香港各阵营网媒专页第一是“苹果日报” ,第二是“100毛”, 第三是“港人讲地”, 第四是“帮港出声”和第五是“HKG报”。整体来看, 网络媒体的占有率是反对派六建制派四。

媒体绝对能够引导民意,网上民意需要时间去培养及累积,不是一时三刻能够做到。所以建制阵营必须加强媒体力量,虽然相比五年前已经大有进步,但以网络进步速度看,还须急起直追,勇于超越。

(作者系HKG报总经理、“帮港出声”成员)

(原文刊载于《紫荆》杂志2017年4月号)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