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稳固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许上福
回归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稳固

[导读]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香港行政会议成员、金融发展局主席史美伦接受专访时说,回归后香港抵御亚洲金融风暴和美国次按金融危机,背靠祖国发展壮大金融市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更加稳固,金融业发展生机勃勃。

史美伦。

史美伦

回归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稳固——访香港行政会议成员、金融发展局主席史美伦

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香港行政会议成员、金融发展局主席史美伦接受专访时说,回归后香港抵御亚洲金融风暴和美国次按金融危机,背靠祖国发展壮大金融市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更加稳固,金融业发展生机勃勃,未来更有望发挥香港比“超级联系人”更大的作用。

文|紫荆杂志记者 许上福

成功抵御金融大鳄冲击

基本法规定,香港要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特区政府自行制定货币金融政策,保障金融企业和金融市场的经营自由。香港回归后金融中心地位一度受到严重挑战。1997年7月至1998年8月间,国际金融大鳄狙击港元,企图利用汇率、股市和期市把香港变为“超级提款机”,香港股市蒸发近两万亿港元。关键时刻,时任总理朱镕基公开表示维护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特区政府毅然投入逾百亿美元储备,将恒指成功保持在7,800点以上,金融大鳄最终被击败。

史美伦说,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金融风暴,波及全球,形成严重金融危机。这次中国政府又是果断决策,向市场投入大量资金,振兴基建等建设,稳定了内地经济。香港也是中央政府果断决策应对和抵御全球金融危机的受益者,股市没过很久便从低谷回升,金融和经济重上升轨。

回看历史,金融业每过几年都会受到一次挑战,下一次挑战不知会是何时,需要严阵以待。目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加强防范的是网络安全的挑战,全世界都在加强这方面防卫,香港也在全力戒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香港评价高

对于前不久有评级机构降低对中国和香港的信贷评级,史美伦说,商业机构的评级不一定准确。2008年的次贷风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商业评级机构的评级不正确 ,误导市场,致使次按危机由小变大。这次对中国和香港降低评级,表现出评级机构对“一国两制”之下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情况并不了解,评定并不合理。

史美伦说,香港金融业和实体经济过去每年都保持2-3%的增长,这对一个全球成熟的经济体来说,是不容易的。而香港的金融系统监管相当健全,每年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来评估香港的金融经济体系,为香港做一次“体检”,每年的评价都是相当高的。与商业评级相比,更值得大家参考。

中资参与令香港金融市场“大饼”成倍增大

回归后香港金融业持续发展,内地资金涌入对香港的贡献功不可没。史美伦回顾说,1997年的时候,虽然香港交易市场已有一些大型国企上市,但中资企业市值在香港的占有率相对较少。但现在内地资金不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占香港上市公司市值已超过一半,接近差不多60%。每日的股票交投量也占总交投量超过一半。

回归后香港积极引入中资企业上市,中资企业不只是利用香港这个融资平台融资,也成为香港金融市场建设的积极参与者、持份者。中资企业在香港这个国际金融市场上市的过程中,为达到国际金融标准,自身也不断改善,加强规范,迈出内地企业实现国际化的一步。

史美伦很高兴看到,在参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中,中资证券机构迅速发展壮大,已非1997年刚回归时同日可比。中资证券机构现在很多,从业人员比1997时也多很多,大有融合香港非外资券商市场的趋势。

史美伦说,香港本地券商由于历史的原因,规模很小,特区政府曾经希望小型券商可以重组,增强竞争力。2000年时她曾牵头将股票和期货交易所以及三家结算公司股份化,然后上市,给本地券商额外多一些股票资源,就是希望他们重组发展,但业界始终进展不大。在这个空档的时候,中资企业参与到香港金融市场是好事,令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不断发展,金融“大饼”愈做愈大。史美伦欢迎包括中资在内的所有资金来香港发展,她说,香港金融市场不论是中资、外资、华资,还是本地,一视同仁,规则透明公开、公平公正,不会偏帮,也不会有歧视。

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先行者和领先者

香港在回归后迎来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机遇。香港是人民币早期唯一的离岸结算中心,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香港金融业是最大的受益者。

史美伦回忆说,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央的英明部署,当年人们关注人民币什么时候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但中央更关注人民币的国际化,让世界更多的地方使用人民币,更多国家用人民币结算,使得人民币终有一日可以实现自由兑换。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当中,香港早得先机,成为最大的人民币离岸资金池,存款总量一度突破1.1万亿元,大大丰富了香港的资金流。

继香港之后,全球人民币离岸中心又多了伦敦、卢森堡、法兰克福、巴黎、新加坡、东京等。对此,史美伦说,香港不可能指望永远都做唯一,这也不符合中央的政策和期望。国际化必须是一个网络式的,需要更多人和更多国家参与,核心是要将人民币全球市场的饼做大。饼做大了,香港跟着受益。

在人民币国际化和离岸中心方面,香港虽然不再是唯一,但可以发挥先行者优势,持续第一,做领先者。香港作为金融业领先者,是绝对有条件的。全球没有第二个市场比香港更了解内地经济和人民币产品。不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散户,只要有新的人民币产品出来,大家都能很快了解掌握,而其他金融市场如伦敦或法兰克福,就算有人民币产品,受距离的影响,投资者对产品的感受、热情和了解都不及香港。这是香港的优势。

香港可发挥“超级联系人+”的作用

回归以来,国家金融惠港政策不断,先后有人民币离岸中心、沪港通、深港通等开放举措出台,内地资金滚滚涌入香港。同时,香港金融业也发挥桥梁的作用,本港及国际资金通过香港源源不绝流入内地,在内地吸引的外资中名列前茅。

史美伦认为,香港金融业除了在内地不断出台的开发区、自贸区中,继续保持积极投入的态势,更可以在国家层面大力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和大湾区建设中突显重要角色。

她分析说,“一带一路”里沿带沿路的国家,相当一部分是发展中国家,对基建投资和城市建设管理需求殷切。香港不仅可以成为一个融资的平台,也可以成为帮助很多内地企业走出去的平台。

香港这两个平台都备受肯定。首先,香港一直都是一个国际公认、投资者信任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二三十年来,亚洲各个邻近国家开始建很多基建项目,都到香港找资金,香港成为项目融资中心。其次,香港是一个高度开放、自由和有活力、比较独立的经济体,有专业的建设和管理人才,可以很好地整合投资方和建设方,将金融和基建完美组合,例如地铁的建设和管理项目。

去年史美伦参加丝绸之路沿线考察,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和伊朗,这两个国家都表示很想发展地铁项目,但资金不足,更缺乏管理经验。不过,发展潜力大,前景很好。史美伦认为,香港在财力、技术等方面,能力绰绰有余,经验丰富,正好大派用场。

除了地铁项目,香港在城市管理的其他方面,还有很多可以输出的经验。史美伦说,香港不单是可以做超级联系人,还可以有自我发挥的地方,做“超级联系人+”,把香港自己的优势推介出去,发挥作用,这是至关重要的。

在国家新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构想里,香港就可以很好担当“超级联系人”角色之上的直接参与者,整合资源,突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在大湾区建设中起到金融业发展的引领作用。

位于香港中环的国际金融大厦。

位于香港中环的国际金融大厦。

香港金融服务界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

香港金融服务界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

(原文刊载于《紫荆》杂志2017年7月号)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