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戈平:准确理解并把握“一国”与“两制”的关系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刘 林
饶戈平:准确理解并把握“一国”与“两制”的关系

[导读]紫荆网8月16日西安电:饶戈平表示,习近平在港系列讲话深刻阐述了“一国两制”的核心问题在于准确理解和把握“一国”同“两制”的关系,这一重要思想大大丰富和发展了“一国两制”理论宝库。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饶戈平作主旨演讲。(记者刘林 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饶戈平作主旨演讲。(记者刘林 摄)

紫荆网(记者 刘 林)8月16日西安电:由中国法学会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西安交通大学主办,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丝绸之路国际法与比较法研究所承办的“学习习近平主席视察香港系列重要讲话,探索'一国两制'理论与实践专题研讨会”8月14日在陕西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召开。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长王振民、陕西省法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建军、西安交通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处长贺长中、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书记王保民及来自内地与香港的20余位法学专家学者和法律实务工作者出席研讨会。研讨会由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林来梵主持。

在研讨会上,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饶戈平作主旨演讲时表示,作为现代国家治国理政实践的一种创新模式,“一国两制”实施中的核心问题在于准确理解和把握“一国”同“两制”的关系。习近平主席7月1日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深刻阐述了这一重要思想,大大丰富和发展了“一国两制”理论宝库。

饶戈平分别从对立统一、不同而和的“一国两制”结构体系,准确把握“一国”与“两制”、中央与特区的关系,坚守中央主导权,牢牢把握“一国两制”正确方向三个方面谈了自己的体会。

饶戈平表示,“一国”同“两制”的关系只会产生在“一国两制”这种特定的环境中。当今世界197个国家,196个都是一国一制,只有中国在管治模式上实行“一国两制”。毋庸讳言,“一国两制”本身就是一个对立统一、不同而和的矛盾体,与生俱来伴随着某种结构性矛盾。其实施过程中始终存在着“一国”同“两制”、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中央管治与地方高度自治之间的博弈。虽然这些矛盾在一国之下不具有对抗性质,完全能够运用国家力量得到妥善解决。用习主席的话讲,就是“在‘一国’的基础之上,‘两制’的关系应该也完全可以做到和谐相处、相互促进”。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在这种既定的特殊环境中,坚持一国之本,善用两制之利,驾驭和化解这些矛盾。中国为什么要实施“一国两制”、为什么能够处理好“一国”同“两制”的关系,源自于中国的国家利益需求、源自于中国领导人的政治包容、制度自信和治国理政能力。“一国”之下“两制”并存,这一根本宗旨充分“凝结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国智慧”,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对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高度自信,坚信社会主义能够带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信心、有能力“既要把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地建设好,也要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建设好”。

饶戈平认为,“一国”同“两制”的关系、两种制度间的差异,集中表现为中央与特区、主权与治权之间的权力关系。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是全面准确实施“一国两制”的关键所在。“一国两制”是一个有机整体。“一国”与“两制”固然缺一不可,但二者之间并非平起平坐、等量齐观的关系,而有明显的主次之分、源流之分:“一国”构成“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是整个“一国两制”方针的核心。没有“一国”,何来“两制”?习主席的话讲得非常经典,“一国是根,根深才能叶茂;一国是本,本固才能枝荣”。倘若脱离了对初衷的准确把握,离开“一国”谈“两制”,或者只要两制忽略一国,“一国两制”就难免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国原则构成“一国两制”的初衷与原动力,贯穿于“一国两制”从构想到实践的全过程。习近平主席在谈到准确把握“一国”同“两制”的关系时特别指出,“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这里所指的一国意识,就是国家意识、宪法意识。强调一个统一的中国,强调香港属于中国领土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是直辖于中央政府的特别行政区,承担着服膺和维护国家宪法体制的义务。这里所指的一国原则,就是国家主权原则,强调中央代表国家对香港行使主权,拥有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香港特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对于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中央具有监督权力。坚守一国原则,对中央而言,就是坚守对实施“一国两制”的主导权,牢牢把握“一国两制”发展方向;对香港而言,就是履行宪法和基本法下的义务,依法保持资本主义、实行高度自治。习近平主席为香港特区正确处理和中央的关系,画出了三条底线,“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决不能允许的”。习主席指明的这三条既是政治底线,也是法律底线。与此同时,习主席再次强调了正确处理国家同香港关系中的三个不可偏废。即“要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只有这样,‘“一国两制”’这艘航船才能劈波斩浪、行稳致远”。不妨说,这是20年来在香港成功实施“一国两制”的经验之谈,抓住了具体处理一国同两制关系中三对最重要的关系,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弥足珍贵。

饶戈平指出,“一国两制”任重道远。香港回归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回归后的治理任务更复杂、更艰巨,在此过程中清醒意识和把握好“一国两制”实施中的中央主导权至关重要。实践表明,“一国两制”方针在香港不会自然而然落地、风平浪静推进、中规中矩发展。单靠香港自身的力量,单靠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远不足以驾驭全局、把握方向。“一国两制”犹如一艘在大海航行的巨轮,承载着国家利益和香港利益,驶向祖国和香港更加美好的彼岸,必须有一个坚强舵手,这个舵手非中央莫属。中央代表国家行使主权,是“一国两制”的制定者、实施的主导者和监督者,责无旁贷肩负着掌控“一国两制”正确方向的使命。倘若忽略或发挥不好中央的主导作用,不作为或无所作为,就难免陷入软弱、被动局面,贻误战机、积重难返。“一国两制”提出30多年了,我们要以习近平主席重要讲话为指南,解放思想、总结经验,不断探索,在实践中、在理论上丰富发展这一方针,进一步明确对港工作的指导思想和战略部署。

饶戈平最后强调,确保中央对实施“一国两制”的主导权,关键在于维护中央对香港拥有的宪制性权力,全面落实中央管治权,坚持依法治港,依法保障“一国两制”实践。当前尤其要重视完善同基本法实施配套的制度机制。香港回归20年来,中央已经确立起一系列制度机制,有效行使着管治权,保障了“一国两制”的成功实施,总体情况是好的。同时实践中也存在基本法某些条款落实不够到位、不够得力的现象,有必要逐一完善同基本法实施相配套的各种制度和机制,以保障中央管治权的全面落实。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