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学人合力构思 打造高阶国民教育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赵雨乐
与学人合力构思 打造高阶国民教育

[导读]教育是新一届特区政府的施政重点之一,新增教育拨款也在几经艰难终获立法会通过,可以预期教育政策取得的成效,必将成为新一届特区政府的试金石。

新的教育政策下,新一届特区政府应主动与学人合力构思,同时打造出高阶的国民教育,为年轻人找回家国情怀,建立国家与民族认同。图为中学生在教室内合作讨论完成题目。

新的教育政策下,新一届特区政府应主动与学人合力构思,同时打造出高阶的国民教育,为年轻人找回家国情怀,建立国家与民族认同。图为中学生在教室内合作讨论完成题目。

文|赵雨乐(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教授)

教育是新一届特区政府的施政重点之一,新增教育拨款也在几经艰难终获立法会通过,可以预期教育政策取得的成效,必将成为新一届特区政府的试金石。笔者认为,要为未来教育谋出路,在必须考虑非教育的政治性议题干扰的同时,也不得不还原基本步,多着墨于本来与政治无关的教育建议。新的教育政策下,新一届特区政府应主动与学人合力构思,强化历史教学,同时打造出高阶的国民教育,为年轻人找回家国情怀,建立国家与民族认同。

多年以来,香港的民意之所以被反对派骑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特区政府内部未有在教育政策方面制定全盘的「组合拳」,导致一些本来微不足道、可以讨论的教学观点,一下子被绝对化。「国教事件」最严重的破坏力表现在对历史教育、公民教育的一概否定,至今教局仍然对此处于被动的位置。

「民主」「自由」演绎过度  挑战国家主权

物先腐而后虫生。国民思想枯竭的结果,必然是不正常的价值观取代了国家民族的核心价值观。「民主」和「自由」受到了过度的演绎,被别有用心者当成挑战国家主权的工具,把一切自上而下应有的社会教化与规范说成是「专制」行为。事实上,国民教育的争论不应也没必要被提升到这种高度,校本的策略、教材的优化、教育者的灌输、课程的配套、家教的辅助,理论上均可提供适切的支援。新一届特区政府,主要仍是以过往的技术官员为班底,又加入了一些非建制阵营中相对可以沟通的学人。因此,新政府的强项必然是政策的制订与执行,在基建、房屋、运输、劳工福利方面实现规划,并积极开展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相对而言,弱项就是较抽象的文教领域,如何系统建立长远而稳定的蓝图,又让市民具同一憧憬,可以说是一大挑战。

过去,特区政府投放在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的教育资源并不算少,然而总被认为是杯水车薪,难以满足庞大学习人囗的需要。例如常设大学资助学额,把资助范围从八大院校伸延至自资学府,并设优质教育基金供学校申请。「学券制」以外,新设的指定专业/界别课程资助计划(SSSDP)更于2018/19学年起扩大及恒常化,连同新增的计算机科学、金融科技、保险、运动及康乐等范畴,涉及37个课程逾2,700个学额,扶助力度之大,是非常罕见的。新一届特区政府对于教育开支50亿港元的额外拨款,重点当然不是立时见效的「标靶药」,而在于告诉市民,政府解决问题立下的决心,让学习者感受到希望。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上任后不久,已告诉社会新一届特区政府愿意听取民意,希望与「泛民」谋求合作的空间。行政会议成员中,陈智思、叶刘淑仪都有较大的民间认受,愿意在履行行政保密制的同时,向各界人士主动解释政策的理性所在。立法会的建制派议员,相信也会更加强调内部的团结,以呼应林郑月娥的新决策。比如他们常集体参观两地政府基建,内地供水系统,组织参与两地教育交流等,这些都是好的开始。此类活动符合国策与民心,某程度上也应起示范作用,以引导各政团逐渐加入。至于反对派该如何自处,对教育政策是乐意配合,还是停留在「逢中必反」的地步,便要看他们的政治成熟程度了。

立场必须坚定 身段适当柔软

反对派阵营素来以为人大「8,31」决定落闸,政改已无商讨的余地。随后年轻「本土派」蜂涌而出,认为冲击政府,才是争取香港前途的「硬道理」。殊不知,香港还有众多冷静的学人,于必要时挺身而出,捍卫整个国家历史和香港历史的真相。这些学人形成的客观、温和、理性路线,是社会内部的真实声音,新一届特区政府宜加以究察善用,实有益于教育政策的扩大施行。

50亿港元额外教育拨款并非天马行空之举,林郑月娥上任前已就未来教育政策,听取包括教协、教评和高教联等不同团体意见,取得了相当的共识。原以为第一阶段的36亿港元款项,能轻松获得立法会通过,于学校开课前解燃眉之急,却几因反对派议员「拉布」而无法如愿。事件反映出,反对派于政治事件所持立场,仍然随时綑绑教育议题,其行为出尔反尔。此类非政治的争议,实际由政治争拗掀动,相信在往后仍然是特区政府需面对的持续阵痛。为解决当前困局,新一届特区政府立场必须坚定,身段却可以柔软。反对派在这场拉力赛中,仍会不断探底,挑战特区政府的底线。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反对派对蔡若莲校长出任教育局副局长的攻击。倘若当时特区政府畏难,改变原本的委任意愿,结果必然会助长反对派的气焰。举棋不定是特区政府施政大忌,可喜的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斩钉截铁,明言目前教育方案没有「Plan B」,其立埸果敢坚定。事实上,特区政府在委任其他副局长及政治助理时,也显示出了择善固执的原则,展示了应有的人事主导权。

那么在哪些方面身段可以较为放软呢?答案是在亲民的形象上努力。育人是长远事业,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任何教育改革方案,都必须经历时间的考验。反对派用了20年时间,营造了一种偏颇却为年轻人所接受的历史观,我们亦应该用双倍的教育诚意,改变此类偏见。专业的历史判断,加上翔实的史料证明,不但可直斥反对派史观的荒谬,更可重构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心中国家与民族的感情联系。成熟的学人同仁皆认识到,国民教育并非旨于说教,它是包含着志情意的全方位学习,令学生懂得关怀香港,关心祖国,放眼世界。这是林郑月娥上任前已经看到的历史教育价值所在,在扬帆施政以前,船舵的重心已摆置得很好,凡有志于弘扬中华文化,开拓教育新视野的前线教育者,都会拥护上述的立场,乐见政策的遂行。

另一方面,反对派建构的历史观是否成立,也是笔者感到好奇的地方。笔者与反对派人士经常在电视节目、研讨会同场碰头,发现他们对各种历史评论,皆犯上同一毛病。明明讨论的是近代历史问题,好像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邓小平等人物活动,反对派人士却永远三句不离本行,总要穿凿附会到香港民主政治议题上,于是就出现了时空错配,出现了很多张冠李戴、不伦不类的解说。例如他们连上世纪20年代孙中山联俄联共的历史也不知道,却一口咬定他一直借助西方民主势力进行革命。

历史教育缺乏 年轻人演闹剧

反对派人士所谈的民主绝对抽离历史的现实,陷于个人的想象,年轻人对他们则有样学样,结果便出现了不少荒谬的闹剧。比如梁颂恒、游蕙祯对「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曲解。还有「本土派」组织,去年圣诞节在闹市穿军装,模仿「香港义勇防卫军」抗日时的模样,宣扬「守护本土」。事实上,香港从未出现过此类抗日力量,年轻一代无视东江纵队浴血抗日,反而自困于妄想之中,这正是历史教育的重大缺失。

不懂历史的可以不讲历史,遗憾的是反对派自从占据了所谓「民主」的历史道德「高地」之后,便自命为民主历史的代言人。而真正了解历史的学人,或醉心于学术研究,或忙碌于日常行政,亦或耕耘于课堂教学,面对部分政客与青年歪曲历史,均持姑息容忍态度,一次又一次错过了宣讲正确历史教育的机会。其实,香港历史学人凭借地缘优势,承继着个半世纪以来的国学优势。从城寨官员创置文教以移风易俗,到晚清遗老来港的抚今追昔,以至抗战以来南来文人撒下的文化种子,香港的历史知识根深叶茂,既关注香港社会的发展,也顾念祖国的未来前途。

大力投放资金 建国教支援体系

香港强大的文史力量,应当由良心学人予以重建,通过聚会、演讲、论文发表、政策咨询、公众访问,发挥历史专业的高度。通过学人的意见参详,新政府应主动演绎各项政策,尤其重中之重历史教育,更是话语权重建的镇地。及早施行长远的历史教育策略,将大大有利于国家与社会关系的维持,不再由少数反对派所骑劫。其学校、教师、课程、教材、家长均可视为重要的施教资源,值得政府大力投放资金,建成完备的国教支援体系。

国民教育并非洪水猛兽,不论东西方的教育体制中,均有相适应的科目,教导国民关切国家,并尽力做好公民的义务。而最能令学生认同国家民族,莫过于有序的历史教育。上述教育,要学生对中国历史具基础掌握,正确认识史实,自然而然地产生国族的反思。故此,要点是重质不重量,清晰的中华民族发展脉络,要比繁复的史料钩沉更为重要。不少引人入胜的传统民族发明,可歌可泣的爱国故事,国家久历艰辛的抗战历史,都可以用不同主题构成单元讲学。由专家学人循此道理,编成精要的教具,在老师熟练的教法下,必产生如期的学习效果。不但如此,学生身处的社区,必须具备这种历史文化的氛围,让学生感受到民族历史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各种主题式的博物馆及资料馆,例如香港故宫、香港回归、香港抗战等话题均可由学人倡议,不但缔造历史的现实场景,并在丰富藏品、资料配合下,形成活泼互动的历史。林郑月娥早前出访新加坡、泰国,镜头所见正是从唐代阿拉伯商船「黑石号」打捞的中国金银器及陶瓷古物,以此联想到习近平主席所述中国古代「一带一路」如何走出去,是多么精彩的民族交往。中国历史绝不沉闷,它存在着深厚的中华民族情怀,视乎表述的方式是否得宜而已。在新特区政府的教育政策率领下,主动与学人合力构思,打造出高阶的国民教育,似乎是目前至关键的事项。

反对派释放不正确的历史观,令年轻人收到误导,亟需纠正。图为香港历史博物馆。

反对派释放不正确的历史观,令年轻人收到误导,亟需纠正。图为香港历史博物馆。

香港原本拥有强大的文史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由良心学人予以重建。图为中学生正在博物馆观看中国历史相关展览。

香港原本拥有强大的文史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由良心学人予以重建。图为中学生正在博物馆观看中国历史相关展览。

国民教育并非旨于说教,它是包含着志情意的全方位学习,令学生懂得关怀香港,关心祖国,放眼世界。

国民教育并非旨于说教,它是包含着志情意的全方位学习,令学生懂得关怀香港,关心祖国,放眼世界。

(本文发表于《紫荆论坛》杂志2017年9-10月号)

责任编辑:庄 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