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香港律师如何为“一国两制”贡献力量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黄国恩
浅论香港律师如何为“一国两制”贡献力量

[导读]香港已回归祖国20年,繁荣稳定得以保持,严格来说「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在香港特区的落实是成功的。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保障下,特区法律制度不变,司法独立得以保持,法治仍然良好。

香港能够维持良好的法治,很大程度上也因为香港拥有优秀的律师队伍。图为2017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资深大律师正在致辞。

香港能够维持良好的法治,很大程度上也因为香港拥有优秀的律师队伍。图为2017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资深大律师正在致辞。

文|黄国恩(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副会长)

香港已回归祖国20年,繁荣稳定得以保持,严格来说「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在香港特区的落实是成功的。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保障下,特区法律制度不变,司法独立得以保持,法治仍然良好。另一方面,香港能够维持良好法治,也因为香港拥有优秀的律师队伍。然而香港律师队伍中,不少反对派人士却曲解「一国两制」与基本法,抗拒中央政府。本文希望能探讨个中原因,分析法律界尤其是建制派及中间派律师如何能帮助发挥好基本法的作用,支持更好更有效的在特区落实「一国两制」。

部分法律界人士对国家信心不足

香港律师有国际视野和经验,良好的语言能力,优秀的专业素养和良好的职业操守,在国际上有很好的口碑。遗憾的是,香港虽然回归祖国20年,但有不少的法律界人士的人心尚未回归。法律界的立法会议席多年来为反对派所把持,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中法律界选委也多为反对派或亲反对派人士。这些人都是经法律界登记选民选举出来的法律界代表,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有相当数量的香港律师特别是青年律师是支持他们的政治主张的。

内地实行的是大陆法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则实行普通法和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制度,因此「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在落实的过程中,必然会有不顺畅的地方。比如全国人大的释法权、23条立法等问题,自回归以来,香港社会一直争论不休。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部分港人尤其是部分法律界人士对国家信心不足所引致,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关于内地的一些负面评论时,就对内地的制度及法治产生了怀疑及不信任,甚至感到恐惧,随即产生了心理抗拒。

事事政治化是香港致命伤

事实上,中央政府对在港落实「一国两制」有坚定的决心,国家领导人在多个场合上多次清晰表明了这种坚定立场。回归后,中央政府亦出台很多惠港政策,出发点都是为香港好,只要港人对国家有信心,很多问题并不难解决。香港人不能对中央政府抱持怀疑的态度,更不能只注重「两制」,忽视「一国」,要有国家观、大局观。反对派政客的「逢中必反」的心态,将事事政治化是近年香港的致命伤,严重阻碍特区政府施政,影响经济民生,导致香港经济停滞不前,甚至开始落后于其他亚洲邻近地区。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根据宪法第六十七条第四款和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对香港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在宪制上,人大释法权力不需建基于任何案件,不受任何限制,并可解释基本法任何条款。1999年刘港榕案,香港终审法院确认人大释法的权力,包括可主动提出释法的权力;1999年的吴恭劭案,香港终审法院确认香港任何政治行为都必须符合基本法,引证香港进入全新的宪政秩序时代。这些都是香港最高级法院的案例,对香港具有绝对法律的约束力。

人大释法合乎「一国两制」原则,它是香港法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切释法程序依法进行,公开透明,绝对无损香港的司法独立与法治精神,也不会干涉法院的具体审判情况,审判裁决权仍在特区法院手上,独立而不受干预。此外,每次人大释法都解决了特区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不仅没有打击香港法治,还成功化解了数次危机,确保了香港社会的总体稳定发展。香港回归已经20年,全国人大只作出5次释法,可以看出人大作出释法决定是相当谨慎及克制的,非不得已也不为之。但是每次释法后,反对派及部分法律界人士均会抹黑人大释法破坏法治、损害司法独立。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了,香港法治仍然运作良好,司法仍然独立,香港法治程度仍居于世界前列,相信这是对恶意批评人大释法最好的回应。

部分香港法律界人士对人大释法的批评带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尤其是一些资深大律师的所谓法律意见更对香港社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香港必须要有另一种的声音,以澄清反对派的恶意抹黑,否则香港市民会被严重误导,也有损香港的国际形象。因此,包括立法会内的法律界议员,建制派和中间路线的法律界人士应多发声,给予客观及正确的法律意见,以减轻或消除反对派错误言论的负面影响。

「两制」有别责任一致

香港在享有「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同时,也应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虽然「两制」有别,但是维护国家安全与稳定繁荣的责任则一致。在非法「占中」事件发生后,香港的法治受到反对派破坏,一些有法律背景的人提倡以「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等歪理煽惑青年人上街,不惜犯法以争取他们口中的所谓「公义」,这些倡议得到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部分青年学生,甚至是部分法律界人士的支持,变相鼓吹以违法甚至暴力手段挑战法治。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了,香港必定永无宁日,更恶劣的是,反对派的煽动衍生出「港独」思潮,企图把香港从祖国分裂出去,直接危害到国家安全及领土完整,情况实在令人担忧!

无论根据宪法或基本法,香港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香港律师应清楚了解基本法,熟悉基本法,并负有教育市民正确认识基本法和维护基本法的责任。根据香港基本法第23条,香港有宪制责任就国家安全自行立法。这是权利也是责任,可是由于反对派及部分法律界人士把23条立法妖魔化,令23条立法在社会上引发了极大争议,导致到今天为止,特区政府仍未就23条作出立法以保障国家安全。在23条立法问题上,香港律师也应配合特区政府宣传,让市民认识其立法目的及香港的宪制责任,亦应指出23条立法其实不会减损香港人的权利与自由,以消除港人不必要的担忧和疑虑,让23条立法能顺利进行。

总的来说,市民特别是反对派阵营的律师,不应抗拒人大释法及23条立法。每次人大释法都是为香港好,23条立法更是关乎国家安全及领土完整。香港律师应多提意见,并帮忙市民大众正确理解基本法,为「一国两制」作出贡献,这绝对符合国家和香港利益,达至双赢。

年轻律师应多了解内地

与此同时,两地沟通至为重要,香港律师特别是年轻律师应多到内地走走看看,了解国家的发展情况。多了解多交流就会减少误会,减少矛盾,如果愿意亲身到内地观察及交流就会明白到国家发展的真实面貌,就会拆穿反对派对国家恶毒无理的攻击和谎言。

内地的法治多年来取得了不小的进步,特别是在司法改革方面有很大的进展。港人包括香港律师应对国家有信心而作出支持与配合,绝不应作出无谓的批评以致对抗,极少数极端分子衍生出的分离思想,只会损害「一国两制」以致国家及香港的整体利益,法律界更应清楚了解形势,帮助教育市民正确理解基本法,为「一国两制」在港落实出一分力,支持更好落实基本法。

法律界人士更应清楚了解形势,帮助市民正确理解基本法,支持更好落实基本法。图为观塘裁判法院。

法律界人士更应清楚了解形势,帮助市民正确理解基本法,支持更好落实基本法。图为观塘裁判法院。

人大释法不仅没有破坏香港法治,还成功化解了数次危机,确保了香港社会的总体稳定发展。图为香港高等法院。

人大释法不仅没有破坏香港法治,还成功化解了数次危机,确保了香港社会的总体稳定发展。图为香港高等法院。

(本文发表于《紫荆论坛》杂志2017年9-10月号)

责任编辑:庄 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