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沛诗指最低工资不宜引入计算方程式或与通胀挂钩

来源: 大公网  作者: 朱乐怡
王沛诗指最低工资不宜引入计算方程式或与通胀挂钩

[导读]新任最低工资委员会主席王沛诗昨日首次见记者时表示,若最低工资调整与通胀挂钩,或会造成薪金与通胀互相追逐的恶性循环,又认为若引入方程式以调整最低工资无难度,但会失去弹性。

(原标题:王沛诗反对设方程式调整最低工资)

【大公报讯】记者朱乐怡报道:新任最低工资委员会主席王沛诗昨日首次见记者时表示,若最低工资调整与通胀挂钩,或会造成薪金与通胀互相追逐的恶性循环,又认为若引入方程式以调整最低工资无难度,但会失去弹性。另外,对于外界担心她会向商界倾斜,她强调自己的背景不重要,无既定立场。

本身是大律师的王沛诗过往不是最低工资委员会的成员,王为立法会商界议员廖长江的妻子,有外界担心她会向商界倾斜,在劳工界资历亦较浅。王沛诗昨日强调,作为主席无既定立场,工作亦会以法例为依归,自己现时亦是劳工处辖下雇员补偿援助基金管理局的主席。

法定最低工资至今实施六年,今年五月调升至34.5元,王沛诗引述最新数据(2017年6至8月)指,对比起2011年首次实施最低工资时,低收入人士平均收入上升52.9%,扣除通胀后升22.8%,有“跑赢通胀少少。”

每次调整最低工资时,劳资双方均吵至面红耳热,坊间有建议引入类似港铁可加可减机制的方程式,减少劳资争拗及增加委员会透明度。王沛诗认为会失去弹性,因为最低工资需考虑社会不同因素,包括平衡低薪工种工资不会过低、低薪工种亦不能流失,以及本港竞争力等,现行委员寻求共识是最好方法。

至于劳工界提出由两年检视一次最低工资,缩短至一年一检,王沛诗说法例规定两年内起码要有一检,但外国都未必是一年一检,要视乎经济体的情况。

委员会上月初已开始咨询97位低薪行业代表,下次开会将制定来年工作,最迟明年十月会提交最新的最低工资水平建议。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