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一带一路”倡议对发展中经济体的影响及机遇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林毅夫
林毅夫:“一带一路”倡议对发展中经济体的影响及机遇

[导读]日前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以来,沿线国家和地区反响强烈、踊跃参与。

林毅夫认为,到2025年或2030年时,中国将会变成高收入经济体。

林毅夫认为,到2025年或2030年时,中国将会变成高收入经济体。

日前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以来,沿线国家和地区反响强烈、踊跃参与。笔者相信“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是中国新时代的来临,也会给全世界带来一个繁荣的新时代,更能为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文|国务院参事、世界银行前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林毅夫

众所周知,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富最强的国家之一。然而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却从一个富强的国家变成世界上最贫穷、国力最弱的国家之一。此后,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直都以家国天下为己任,希望以自身的努力,让中国重新富强起来。鸦片战争以后,经过几代知识分子不懈的拚搏,包括清朝末年的洋务运动,也包括由孙中山、黄兴以及梁启超等人带领的维新变法。还有五四运动,以胡适、陈独秀等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后来又经过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最终在毛泽东的带领下,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

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创奇迹

中国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动乱,1949年时终于迎来了国家的稳定,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业化与现代化的建设中。此后经过将近30年的努力,到了1978年,中国收入水平仍然非常低,按当时的汇率计算,1978年的中国人均GDP只有155美金,连当时非洲国家平均490美金的1/3都达不到。而且当时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内向型的国家,出口只占GDP的4.7%,进口占4.8%,加起来只有9.5%,这表示当时中国经济90%以上跟世界经济没有任何接触。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政策,从此中国逐渐富起来。从1978年到2016年,中国年均经济增长速度达到9.6%,中国对外贸易的增长速度达到年均14.8%。可以说在人类经济史上,还找不到一个起点如此低,如此落后,又有如此庞大人口数量的国家或地区其经济增长速度能如此之快,这可以说是人类经济史上的一个奇迹。

由于经济高速增长,中国的经济规模2009年时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中国的出口规模超过德国,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2013年,中国的贸易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014年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2016年,中国的人均GDP达到8,500美元,变成一个人均收入中等偏上的国家。在这段时间里,以世界贫困线每天1.25美元的生活标准来看,中国有7亿人摆脱了贫困,为世界减贫做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料2025年跃高收入经济体

不过中国的追求绝不仅仅于此,中国追求的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什么是伟大复兴?一个是中国应该富起来,另一个是中国要强起来。富起来的标准是什么,很多学者做过研究。到2025年前后,中国的人均GDP可以超过1.27万美元,这是迈进世界上高收入国家的门坎。低于这个,是中等收入国家或低收入国家。所以很可能在2025年前后,中国可以跨过这个门坎,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第三个从低收入进入到高收入的经济体。这样的经济体目前只有两个,一个是台湾,一个是韩国。中国如果成为第三个,对世界经济是有很大益处的。因为到目前为止,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口只占全球总人口的15%,而中国现在的人口占全世界的19%,如果中国能够成为高收入经济体,全世界的高收入人口将会达到34%,而且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重也会直线上升。通过历史学家的研究可以知道,1820年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占全球的33%。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工业革命如火如荼,中国就逐渐下滑。到1949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占全球的4.2%;1978年占4.9%,基本算是原地踏步。2015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占全球18.6%。那么到2025年或者2030年,中国变成一个高收入经济体的时候,中国的经济规模应该会占全球的25%或更多。

众所周知,经济是一个国家国际影响力的基础,中国的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国际影响力也就随之扩大。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以后,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30%。有理由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也会在30%左右。到那时,中国真的就像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指出的,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现在要强起来。中国人讲“己利利人,己达达人”,中国不仅是希望自己富强起来,也希望帮助其他曾跟中国有过同样遭遇,现在还生活在发展中低收入国家或地区的人民富强起来。怎么帮呢?二战结束以后,西方发达国家也给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的了不少援助。从资金援助来讲,发达国家投入的的确不少。根据笔者在《超越发展援助》一书中的研究,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援助总量超过3万亿美金。这些资金的用途听起来非常好,比如说人道主义援助,帮他们解决教育的问题,健康问题、饥饿问题。还有帮助他们推进民主,提升社会保障等等。这些内容都非常好,可是推行的结果并不理想。

二战结束以后全球有两百多个发展中经济体,其中能从低收入进入高收入目前仅两个,一个是台湾,一个是韩国,中国或将成为第三个。在1960年时,全球有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到2008年只有13个进入到高收入。这13个当中有8个是欧洲国家或石油输出国。比如西班牙、希腊、葡萄牙等,本来就跟西欧的发达国家差距不大,跨步进去很容易。至于石油生产国,由于石油价格不断上涨,成为高收入经济体也很好理解。另外五个,是日本跟包括香港在内的亚洲四小龙。可见绝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虽然自身努力,也有发达国家的援助,但效果有限。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经过了70余年的发展,到今天仍是低收入偏穷,或是中等收入偏穷。笔者近期提倡的新的发展经济学,新结构经济学,就在研究这个问题。经济发展当然是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收入水平要不断提高的话,劳动生产力水平也要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就需要技术不断创新,每个劳动者可以生产出来的东西越多越好。而且需要有新的附加价值,更高附加值的产业不断涌现。然后就可以把资源从附加价值比较低的产业重新配置到附加价值高的产业,来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在这个过程当中,还要不断地完善基础设施,包括电力的供应、道路、港口,因为现代化的生产必需要有这些基础设施才能进行,而且现代化的生产规模很大,必须要有这些基础设施,才能进入到比较大的国内市场,区域市场,全球市场。

忽视基础设施建设成经济发展瓶颈

现代经济增长过程当中,必须不断完善制度。一般来看,发展中国家在现代化的经济增长过程当中有一个优势,它在技术创新或产业升级等方面,可以从发达国家学习到很多经验,减少技术创新或产业升级的成本。正如前文所述,大部分的发展中国家的努力是不太成功的。笔者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认清发展中国家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真正的瓶颈是什么。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目前最大的发展瓶颈就是基础设施不完善,中国人有句俗语:“要致富,先修路”。修了路以后,基础设施改善了,市场范围扩大了,生产规模就能够进入现代化的生产。这是中国经验,这也是中国在过去将近40年的时间里,能够快速发展的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新自由主义的影响,国际上普遍认为基础设施建设是投资行为,应该由市场来解决,政府不该介入。导致的结果就是,除了中国之外的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落后均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而且不只是发展中国家,很多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近30年来基本也没投资过,也逐渐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访问哈萨克斯坦斯坦时,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访问印度尼西亚时,提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它们的主要内容,就是希望从基础设施的投资,来建立互联互通,让市场规模扩大,能利用现代化的生产手段,来建立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让所有的国家可以分享果实,共同实现现代化的梦想。

越来越多人现在已经认识到基础设施的投资对现代化发展的重要性,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最主要国家也认识到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所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1年时,就提出了建立印太经济走廊,从印度到太平洋的经济走廊,也是基础设施建设的互连互通;还提出“新丝绸之路”来帮助阿富汗跟中亚五国加强基础设施的连通,让它们在印度洋有个出口。这个概念跟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其实很接近。

推进“一带一路”中国具四大优势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建设以后,在国际上的反应非常的好,比如说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国就创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这个提议提出以后遭到美国公然反对,时任总统奥巴马怂恿很多国家不要参加。结果有包括英国在内的57个国家成为亚投行的创始会员国,现在已经有超过80个国家成为会员国。亚投行已成为除了世界银行之外,全球最大的国际发展机构。今年5月,中国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有29个国家首脑,以及160个国家跟国际机构的代表出席。为什么美国跟中国提出同样的倡议,而中国能得到这么大的反响?笔者认为,最主要的是中国有四方面的优势:

第一,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实力强。比如水泥是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的最基本的材料之一,中国水泥的生产能力占全球50%以上。基础设施建设还需要工程设计,施工力量。中国的工程设计和施工能力可以说是最强。至于美国,基本上已经过了基础设施发展的时代。

第二,中国拥有3.1万亿美元储备。过去这些外汇储备都得买美国政府债券,或是投资股票市场。现在美国政府债券的利率太低,那如果获得了基础设施建设主要项目,选择好,设计好,施工好,回报率相当可观,中国可以把钱用在这方面。中国目前每年外贸盈余有几千亿,也可以用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输出就业机会助低收入国家工业化

第三,工作机会输出数量庞大。中国经过30余年的高速发展,原来是靠劳动力执行的加工业,利用的是中国的比较优势。现在劳动力工资上涨,制造业的比较优势逐步下降,所以要转移到工资水平比较低的地方。那我们知道二战结束后,少数几个成功发展的经济体,多是抓住机遇进行加工业国际转移,然后实现前面讲的经济的转型,然后高速发展起来。日本、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皆是如此。中国未来将会有8,500万个工作机会转移出去,基本上可以让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收入水平较低的国家同时进入工业化时代。中国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转型中的国家,中国的经历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转型中国家比较接近,所以中国的经验比较有参考价值。如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能够抓住这个机遇,就能获得与中国过去30余年同样快速的发展机会。此外,发展基础设施需要大量原材料,所以对那些资源丰富的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也会给他们产业体提供一个巨大的外部市场。

香港金融服务机会增

如果“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经济体能快速发展起来的话,必将会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带来机遇。对香港这样的以专业的金融服务为主的经济体来讲也有很多的机会,因为沿线的建设需要很多金融服务,像会计、保险、融资等各个方面的服务。所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在富强的过程当中,对世界的一个很大的承诺,也是向世界宣告,中国强起来,也要让其他国家能够富起来。笔者相信“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是中国新时代的来临,也会给全世界带来一个繁荣的新时代。

(本文根据作者10月19日于岭南大学主办,紫荆杂志社、香港经济学会共同主办的“‘一带一路’香港论坛﹕中国与亚洲邻国对话与合作”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中国除了自身经济高速发展,还要带动其他发展中国家一同发展。图为某国产汽车品牌的海外工厂。

中国除了自身经济高速发展,还要带动其他发展中国家一同发展。图为某国产汽车品牌的海外工厂。

(原文发表于2017年11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