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陷回归以来最大低潮 图谋“整合”欲反扑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韩成科
反对派陷回归以来最大低潮  图谋“整合”欲反扑

[导读]在反对派吹风点火煽动下,过去几年香港社会出现严重撕裂,这种紧绷的社会气氛随着习近平主席“七一”视察香港和新一届特区政府成立而出现逆转,民意对政治攻讦愈来愈反感,民情出现了急速的转变。

反对派碎片化严重,时有内讧发生,此次图谋“整合”意欲反扑。图为早前以辱华粗口骂内地学生的激进“本土”分子、香港中文大学前学生会会长周竖峰(左)与社民连人员(右)爆发冲突(数据图片)。

反对派碎片化严重,时有内讧发生,此次图谋“整合”意欲反扑。图为早前以辱华粗口骂内地学生的激进“本土”分子、香港中文大学前学生会会长周竖峰(左)与社民连人员(右)爆发冲突(数据图片)。

在反对派吹风点火煽动下,过去几年香港社会出现严重撕裂,这种紧绷的社会气氛随着习近平主席“七一”视察香港和新一届特区政府成立而出现逆转,民意对政治攻讦愈来愈反感,民情出现了急速的转变。在这种政治氛围下,反对派亦加紧“策略调整”,图谋进行反对势力的“大整合”,一方面传统“泛民”要与激进本土派“大和解”,重新搭建“大台”,纠集力量应付补选;另一方面,戴耀廷针对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抛出所谓“风云计划”,图在反对派中搞“攻守联盟”。与此同时,外国势力也密集出招,炒作议题,为反对派打气鼓劲。这些都不是偶然事件,反映幕后操盘人正在重新部署,让反对派积聚力量,为下一阶段的政治“反击”及补选作准备。可以预期,即将来临的补选,将会是一场硬仗,反对派未必会像上次新界东补选般再出现严重分裂。建制派要打好补选一仗,关键还是要做好自己,尤其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在关系港人利益的问题上,必须敢于亮剑。

文|香港   韩成科

不久前,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任内第一份施政报告,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就施政报告进行的实时跟进调查显示,评分达到62.4分,是回归以来第三高,主要原因是这份施政报告在市民关心的房屋、社福、发展等问题上提出了不少新建议、新方向,包括推出“港人首置上车盘”、新的交通补贴计划等,切实响应了市民的要求,不少建制派及反对派提出多时的建议,都有被采纳。所以,连反对派也认为要全盘否定这份施政报告十分困难,只能继续纠缠政改议题,指施政报告没有触及政改云云。

反对派陷入回归以来最大低潮

反对派的本质和定位是靠反政府而来。经过这几个月时间的“交锋”,反对派也知道林郑是一个极不容易对付的对手。首先,林郑尽管原则立场上坚守底线,但对于反对派却一直展现善意,尤其在补选安排上,反对派要“全面开战”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而且,林郑强于施政,首份施政报告针对经济发展、置业安居、交通费高昂等难题推出组合拳措施,展现了功架,也得到市民认同,反对派也难以公然反对。更重要的是,目前社会气氛趋向平稳,民意的钟摆求稳求发展,不希望见到社会对立,认为应该给予时间和空间让林郑施政,现时社会并不具备发动大型政治对抗的基础。再加上法庭将多名违法抗争者判处入狱,对反对派的支持者产生了较大的震慑力。反对派虽曾发动示威游行,但反应不佳,影响微弱,正暴露其民气不就、动员无力的困境。

目前反对派正处于回归20年来最大的低潮,这不但反映在立法会议席上,更体现在其不断流失的市民支持上。早前发动针对法庭及律政司司长的示威游行,完全未能引起市民共鸣;“盲反”“一地两检”,罔顾主流民意,以至死抱老黄历不放,继续其对人不对事、逢政府必反的思维等,都与主流民意背道而驰。反对派现正陷入“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的恶性循环之中。

反对派当然知道形势不利,所以近日亦开始调整策略,不敢再与政府硬拚,也不再轻言发动大型街头对抗,以免进一步消散民气。同时,为了应对之后“一地两检”、《国歌法》本地立法以至补选等连场“大仗”,反对派也开始进行大型串联捆绑。众所周知,2014年“占中”的其中一个后果,就是拆去了反对派的“大台”,令反对阵营出现碎片化。一班激进“本土”派人士拒绝听从传统反对派的指挥,拒绝与其合作,自立门派组建政治组织与传统反对派分庭抗礼。

“占中”失败后,反对派陷入内部互相攻讦之中,进一步分裂成不同阵营,除了传统反对派之外,还有社民连、人民力量等激进派,以及“本土”派、自决派、“港独”派等,令反对派的碎片化愈趋严重。然而,面对目前于其不利的政治环境,反对派形格势禁之下也开始出现“大和解”的呼声,尤其是在立法会宣誓一役元气大伤的激进“本土”派,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这为幕后操盘人提供了“重整”反对势力的机会。

反对派重建大台 搭建区选联盟

终于,在“占中”3周年的时间,梁天琦和黄台仰,这两个一直视传统反对派为敌的激进“本土”派头面人物,双双接受访问,提出要与传统反对派对话,化解纷争“重修旧好”。黄台仰更指,“本土”派于去年梁游宣誓一事中有所觉悟,“意识到一盘散沙”,难以守住阵地,所以开始与传统反对派及自决派沟通。为表“诚意”,他还透露明年立会补选,梁游、青年新政以至“本民前”都不会派人参选九龙西和港岛。言下之意,等于是让路予传统反对派,以换取他们在新界东支持他们属意的张秀贤。

事实上,激进“本土”派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打击之后,已江河日下,要生存唯有与传统反对派抱团取暖。至于传统反对派正陷入严重低潮期,虽然过去与激进“本土”派、自决派有不少恩怨,但在选举利益面前,也愿与他们重新合流,以应付明年的选战。

另一边厢,戴耀廷近日在大力宣传其所谓“风云计划”,这其实也是反对派谋划合流的其中一步。所谓“风云计划”实际上是一个针对2019年区议会选举的协调计划。现时反对派有意参选区议会选举者大约200人左右,连一半区议会议席也覆盖不了。“风云计划”就是要为反对派在区选“征兵”,招揽100至150名“政治素人”参选未有人有意向参选的选区,尤其是建制派自动当选的选区,图谋藉此在区选中“攻城掠寨”。而“风云计划”更会主动协调反对派参选人,在小区上进行资源分配,以配合原来“民主动力”的协调工作,加强反对派在区选的指挥能力,实现反对派的选举整合。当然有人会质疑戴耀廷是否有能力做到这个协调者角色。但如果幕后操盘人发力推动,再加上各反对派政党支持,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绝不能掉以轻心。

外国势力公然干预港事意为反对派打气

必须指出的是,反对派的“大整合”不可能单靠个别人士的意愿、梁天琦伸出橄榄枝就可以达到,其背后必定有强大的力量推动,藉此在反对派阵营重搭“大台”,积聚力量,剑指补选。

众所周知,近一段时间来,外国势力已毫无顾忌地干预香港,虽不着调但却高声对香港事务指手划脚。先有前港督彭定康来港为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等人的违法行为张目,并表示香港社会应该有讨论“港独”的自由。及后,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哲斯更拟来港,借探访被囚的黄、周、罗为名,炒作所谓“政治审判”,被拒之门外后更是吵闹不休。英国首相竟然还对此“开腔”称向中国及香港政府“提出交涉”。一些反对派人士也“急切切”地配合制造舆论声势。同时,12名来自英美等国家的“人权律师”又纠集到一起发表公开信,声称从黄、周、罗遭复核刑期后被判入狱一事,看到“一国两制”核心的法治精神及基本自由正受到严重威胁,诬称“双重定罪”亦有违香港的法律原则云云。

外国势力的连串行动绝非偶然,明显有意为陷入低潮的反对派打气,以显示所谓国际社会和舆论的支持,并企图将黄、周、罗等人塑造为“抗争英雄”,将他们变成“抗争的图腾”,与反对派一唱一和,企图提振其声势。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外国势力很可能会更加密集、更加赤裸地插手香港事务,与反对派互为表里扰乱香港,香港各界应该高度警惕。

对于当前香港形势,既要看清整体上出现了根本性好转,也要看到反对派正出现新动向、新策略,正在图谋整合反扑,外国势力也在虎视眈眈。对此,必须早作准备,在多场战线上早作部署。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言前定,则不跲;事前定,则不困;行前定,则不疚;道前定,则不穷。”对香港事务也应作如是观。

(作者系香港文化协进智库高级副总裁、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由左至右)因2014年冲击特区政府总部而于今年被判入狱。图为三人在狱中。

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由左至右)因2014年冲击特区政府总部而于今年被判入狱。图为三人在狱中。

(原文发表于2017年11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