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阅读:“一地两检”的法律观点

来源: 紫荆网 

[导读]“一地两检”方案并无影响香港的高度自治,且方案没有违背“一国两制”。内地口岸区只是租借,并非“割地”,内地执法人员在西九龙高铁站内的内地口岸区执法,是引用了以往也曾使用过的“被视为”的法律概念。

谭惠珠(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

内地执法人员必须有全面执法权

“一地两检”方案并无影响香港的高度自治,且方案没有违背“一国两制”。内地口岸区只是租借,并非“割地”,内地执法人员在西九龙高铁站内的内地口岸区执法,是引用了以往也曾使用过的“被视为”(deemed)的法律概念,口岸区只是“被视为”内地的管辖范围,香港的边界并未改变。内地执法人员在内地口岸区不只处理CIQ事务(税务、人民入境及检疫隔离),因为口岸是面向全世界开放的,要考虑国家安全问题,所以内地执法人员必须有全面执法权。

梁美芬(香港基本法教育协会会长、立法会议员):

“一地两检”不违反基本法

“一地两检”在国际上并不是新事物,在“一国两制”下,亦有深圳湾口岸行之有效的经验。当时内地政府亦只是将深圳湾口岸租赁给香港政府管理。反对派将“一地两检”政治化,先有“公安跨境执法”之说,后来更发展到了所谓“香港割地论”。有一点必须指出,搭乘高铁与否是市民自己的选择,有人认为若进入车厢范围内便属于内地的司法管辖权,担心如果在车厢内大拉横幅、喧哗或喧嚷政治口号等行为会使自己违法。其实,上述的这些行为,即使是在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也是不容许的。

有人喧闹“一地两检”违反了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条,亦即“全国性法律除列于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这个认知在本质上是错误的,第十八条提及附件三的全国性法律是适用于香港所有地区,而“一地两检”并不涉及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管辖区内的适用问题,而是特区与内地政府就高铁通车边检工作达成的安排下,设有内地管辖专区,两地边检人员只可各自根据自己的法律执法,内地边检人员不可在香港管辖区内执法,亦不可以参与香港的边检工作。基本法从来没有禁止两地政府就行政、民生或交通及司法上的便利进行合作;所谓“割让”土地予内地的指责是不符合基本法的,因为基本法第七条清楚阐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境内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以“割地论”形容“一地两检”反映对“一国两制”的认知不足。

陈曼琪(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会长):

“一地两检”的法律基础

高铁对香港有极大的发展战略意义。高铁面对的经济市场,正是香港发展所需要的市场。高铁“一地两检”是香港民生及持续发展所需,对港人的便利性、技术上的可操作性有目共睹。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与内地就高铁“一地两检”的合作协议的审视,是因应国家的新发展及香港的新需要而对香港的扶持,最终受惠者亦是香港人。

基本法第二条、第七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及第一百五十四条,共同构成了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的法律基础。再者,基本法是一部授权法,其一切权力源自国家宪法第三十一条。因此,香港的宪制性文件不能单看基本法或其中的一条,而忽视国家宪法及中央全面管治权的凌驾性的宪政及法律地位。基本法第二十条所指香港所享的权力范围亦须在这个大原则下理解。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香港与内地就高铁“一地两检”达成的协议安排,香港这方面的宪制及法律基础便能一锤定音,一切对高铁“一地两检”的挑战便会变得毫无法律基础及意义。

顾敏康(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割地论”匪夷所思

“一地两检”既有国际上的先例,也有深圳湾的参考,实际上就是便民利民的特别措施,目的是要让两地市民及外国旅客在使用高铁时,均能享受快捷良好的服务。欧盟为了实施一体化,都可以撤销边境,内地、香港两地仍然保留边境,充分说明中央对香港高度自治的重视。

内地执法人员在特定的、封闭的区域内执行内地法律,只是口岸的特殊延伸(如同在罗湖口岸执法),并不会破坏香港司法管辖权的整体性。香港土地属于国家所有,授予香港政府使用(包括出租权)等权利。现在将香港有限的特定区域出租给内地执法部门,完全合情合理,所谓“一地两检”是“割地”根本是匪夷所思。

(本刊记者根据采访及公开报道整理)

(原文发表于2017年1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庄 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