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费厄泼赖应该善行——评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张庆波
论费厄泼赖应该善行——评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

[导读]鲁迅先生1925年大作《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发表至今已近百年了。当年先生咳唾成珠,将“痛打落水狗”的必要且紧要性说得透彻,让人难得“糊涂”。

文|香港     张庆波

鲁迅先生1925年大作《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发表至今已近百年了。当年先生咳唾成珠,将“痛打落水狗”的必要且紧要性说得透彻,让人难得“糊涂”。时过境迁,费厄泼赖(fairplay的音译,原为体育比赛和其他竞技所用的术语,意思是光明正大的比赛,不用不正当的手段——编注)早已大行其道,再谈缓行自是不妥,亦非本文所欲也。然鲁迅先生“痛打落水狗”的理念是否早已经过时,倒是可以商量。特别是在时下之香港、之立法会,这事更有得议论。

一 论议事规则不“费厄”

近些年,香港的立法会是有“魄力”的。它不迷信自己殿堂的神圣,不屑“家丑不可外扬”的世俗成见,一方面胸襟大开,把形形色色的人都招揽进来,一方面又容许他们中的一些人撒泼犯浑,宁愿自己被搞得鸡犬不宁。大概它是对日本国会和台湾“立法院”的乱象不以为然,甚至有所崇拜的。民主么,不乱何以体现,没有争吵和对抗如何彰显?于是,在“去神圣化”而“近街市化”的路上,它果然走得越来越远了。

假以身后选民及议员之特权和豁免权为盾,表现出点“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似乎也不难。所以我们看到,高喊口号是常有的,把文件撕毁作“天女散花状”亦不罕见,把立法会主席激怒了被驱逐离场, “志同道合者”立马组成“人链”和“围墙”,让保安近身不得,最后让出地盘的竟变成了立法会主席。不怕乌合之众就怕散沙一盘,兴风作浪者的道道和团结比我们想象得深了去了。

但既然自诩为“民主派”,视费厄泼赖为圭臬,且一直宣扬“高大上”的普世不二之价值,“全武行”那些不“费厄”的事便不能做得太多,“文明人”的形象就还得端着。这样,“文斗”的文章又大做特做了起来。你一开会,他就点名;你要投票,他就临时动议;你想理性辩论,他就“中止待续”。费厄泼赖!

规则写得清楚,人家用得顺手,观感再不好,也只能用道德谴责,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于是,上一届立法会又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会议开了2,174小时,点了1,478次名,消耗了220多个小时,流会了18次。这届他们再接再厉,一年又点了95次名,消耗了16个小时。就是人多欺负人少、泼赖驾驭“费厄”,你有本事搞我啊?

拉布成风,政府可苦了,市民自然也要跟着遭殃。会开不起来,议员的工资可都被领走了,不少经济民生的项目可都被拉垮了,政府的施政节奏可都被打乱了。你无工可开干我何事,反正我每月八九万一分不少,而且我这是“为民请命”懂么,你们知不知道如果我同意了你们那些柴米油盐的事,香港的前途未来可能就不保了?!

立法会的议事规则因循于港英政府,20年了,鲜有改变。在它圈定的游戏里,各路人马早已玩得从心所欲。纵是被指责为“滥用”、“乱用”,乃至“无所不用其极”,但人家终究还是在用。“有空子当然就是用来钻的”,谁叫它有空子呢。所以,尽管政府觉得不“费厄”、市民觉得不“费厄”,可我们必须承认,他们在法律上确实很“费厄”,且将它的“费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事实是,打倒这种“实不至”的“费厄”,除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已是别无他法。而即使你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也未必有这个能力。然而,“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机会还是出现了。

二 论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说来可笑,最早发现这一机会的,却未必是我们。自6名立法会“议员”因宣誓“做骚”最终被法庭取消资格,反对派的一帮人便警觉了起来。他们说,补选前不能修改议事规则,否则就是“偷袭”、“乘人之危”;人多欺负人少,“这不公平”;要“和解”,就得“拿出诚意”,等我们人马到位。他们可能忘了,他们一家掌控分组点票否决权的时候,可从来不曾给对方留半分情面。

而且,虽然如今他们已仿若“落水狗”,但习性不改,“我拉我拉我拉拉”的劲头还是很足,一个造福香港的“一地两检”方案硬是拉得政府心力交瘁。没爬上岸便是这种态度,可以预见“他日复来”,必定“仍旧先咬老实人开手,投石下井,无所不为”。

这不,林姓某传媒人已经开始公开给他们支招了,“不开战只等于投降”。他数学学得好,给反对派算了笔账,说只要拉垮10次大会、200个小时,让立法会瘫痪至明年3月,这事就成了。如此奇思妙想,简直“猴赛雷”!他或许不知,老实人吃过亏,但也读过史书,断不会再做“宋襄公”了。

看清了反对派,便不会觉得“疾恶太严”属“操之过急”。《东方日报》评论说,“香港有些人‘逢中必反’,为反而反,这是其本性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知其本性难移,便不能“犯而不校”施以恕道,“坐以待毙”错行枉道,便只有走“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条直道。

修改议事规则,关乎立法会的“脸面”、施政的局面,是“形象工程”,更是“基础建设”,缓不得,此其一。香港回归了,政体变了,时代发展了,主题转换了,议事规则当与时俱进,此其二。再有,就是今日之形势,如毛泽东同志1949年指出的那样,“全中国热气腾腾”。香港与国家一道都步入了新时代,通过调整立法会议事规则,养“和气”、祛“乖气”,方能营造新时代之新气象。

不必畏惧修改议事规则所必然引起的纷争,“或什么两派之争,使恶感更深,或相持更烈罢”。让立法会正常起来,“费厄泼赖”聚焦在经济民生上,比什么都重要。这场仗,必须打,值得打。

结末一个卑微的期愿而已

常令人可悲的是,立法会失序久矣,市民们的期望值已大幅下挫。就连“好斗”的香港媒体,面对它的问题,精神也已略显萎靡。《信报》11月13日社评说,“不妨寄予卑微的期许,倘使双方能够同意停止滥用拉布……”这种“卑微的期许”可以吗?估计有人还是不会答应。

林郑月娥似乎也很无奈,前几日她在一个电视节目上表示,“无论政府拿出多大诚意去改善行政立法关系,都难以即时扭转局面。”

好吧,就用这一场“战斗”来结束卑微和无奈吧。不管它是否彻底,起码它也是“费厄”的,是让“费厄”可以善行的,是人们所期愿的。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原文发表于2017年1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