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银行国际化开启新征程 香港应有全新定位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鄂志寰

[导读]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中国将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基础上,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全面开放新格局。

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水平已达发展中国家领先水平。走出去的中国金融企业积极融入当地。例如,中国银行(加拿大)与当地政府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其总部大楼附近的一条路被当地政府命名为“中国银行路”。

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水平已达发展中国家领先水平。走出去的中国金融企业积极融入当地。例如,中国银行(加拿大)与当地政府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其总部大楼附近的一条路被当地政府命名为“中国银行路”。

文|香港     鄂志寰

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中国将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基础上,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银行业作为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实体经济发展转型,提升增长质量、品质和效益,并持续不断地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提升贸易和投资的发展水平,从而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及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方面发挥主力军的积极作用。因此,中资银行国际化也将开启一段崭新的征程。

近年来,中资银行跟随中国企业走出去,国际化程度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目前,中资银行在64个国家设立了约1,400家经营性机构。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与浙江大学共同发布的《中资银行国际化报告》所计算的银行国际化指数﹙BII﹚,中国10家银行BII均值为14.5,远远低于欧洲的44.63和美国的28.00,亦低于全球银行业的均值25.36,但超过发展中国家银行业的均值10.38。

由此可见,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水平已达到发展中国家的领先水平。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中资银行业仍然存在海外机构设置数量少、覆盖地域化拓展程度有限、客户基础薄弱、业务产品种类少等突出的问题,在资产和利润方面则表现为境外资产占比和境外利润占比平均水平远低于西方主流国际性银行。中国银行业国际化仍然需要稳步推进。

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将进一步推动中资银行的国际化发展

中资银行业国际化的驱动因素包括中国经济实力、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数量与结构的变化。

从经济实力上看,中国经济已发展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逐步收窄与美国经济的差距。2016年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占比升至14.9%,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2.6%。随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进程的持续推进,中国经济未来几年仍将是全球经济最大的增长动力来源。同时,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主动承担国际责任,制定“中国标准”,发出“中国声音”。中资银行中的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主动担当,积极发挥专业优势,积极参与制定国际金融市场规则,增加在各种国际金融组织中的话语权,维护中资银行和企业的权益,提升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力。

从贸易和投资角度看,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和第二大吸引外商投资国,与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均有贸易往来,在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直接投资。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ODI﹚首次超过同期吸引外资水平﹙FDI﹚,开始步入资本净输出国行列。2016年中国国际投资净资产达到1.8万亿美元, 成为全球第二大债权国,但净资产/GDP比率仅为15%,远低于美国的130%,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金融资产占比也仅为2%,表明我国居民走出去配置资产与把境外投资者引进来投资境内市场的空间非常广阔。未来一个时期,中国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将不断提高,迫切需要中资银行在全球市场提供各种类型的综合性金融服务。

人民币国际化深化发展,为中资银行国际化提供新的动力源泉。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后,国际储备货币多元化程度有所提高,国际经济金融秩序朝着平等公平、合作共赢的方向调整,中国在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和国际影响力亦将得以提升,长远有利于中国金融机构在全球金融市场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客观上推动更多国家与中国加强和深化国际合作。中国将与更多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和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议,有利于中国金融机构获得更多的合作伙伴,改善中国银行业在国际化经营过程中长期存在的客户基础薄弱问题。

中国银行业为抓住人民币加入SDR带来的战略机遇,不断加快业务创新和转型,提升金融产品的多元化程度,在国际结算、外汇买卖、国际信贷、债务发行、国际清算等传统国际业务的基础上,根据新的市场需求,及时设计并提供多元化的人民币产品体系,为银行业的国际化发展提供新的内涵。

目前,中国大型商业银行的境外机构积极充当区域性人民币清算平台,连接境外主要金融中心,形成人民币全球性的清算网络,提供 高效便捷的清算服务。因而中国银行业通过提供人民币清算服务,加强和海外其他银行之间的联系,形成促进互补的作用。此外,随着清算渠道的扩张和清算账户链条的延长,中国商业银行体系内不断积累境外银行账户和非居民账户,并随之产生大量境外的渠道和客户资源,为中国商业银行的国际化经营提供更多便利。

“一带一路”稳步推进,为中资银行业国际化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大量落地配套的金融服务,需要加快推进中资银行在沿线区域的机构布局,在支持国家战略的同时,拓宽自身的发展空间。

“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了沿线经济贸易发展,为中资银行进一步扩大和完善海外机构布局,完善清算体系,加强与外汇市场资金清算平台的合作,构建本外币全球清算网络提供了条件。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向纵深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出国门,进行海外市场开拓和战略布局。伴随着企业走出去,中资银行积极提升自身的国际化水平,凭藉产品种类和服务经验方面的优势,与政策性金融形成互补,丰富及创新产品,强化实力,提高服务水平,打造“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

由于中资银行业在国内有庞大的客户基础,可以更便捷地为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提供企业并购、资金融通和国际结算等专业金融服务, 帮助企业打造区域发展优势,实现内外联动,并获得拓展新的资源和扩大国际业务的机会;同时还可以满足企业的汇率避险需求,提供相应汇率产品,可以为企业提供财务谘询、风险管理、投资银行等创新业务,以发展供应链金融的方式助力更多企业走出去,进一步扩充海外战略布局。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

推进中资银行国际化应注重风险控制,打造重点区域的核心竞争优势

随着海外业务资产及收入占比的上升,中国银行业国际化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市场环境和监管要求,其风险暴露在数量和结构方面都将出现巨大的调整,要求其不断强化风险管控机制,防范各种风险事件可能带来的冲击。

首先,银行业国际化经营目标市场的交易机制、监管要求、合规控制等因素与国内市场迥然不同,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逐步建立自身参与海外投资的专业能力和技术水平,无形中提升了运营和交易成本。

其次,银行业国际化面临的市场风险、操作风险、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等四大类别风险相互交织,需要加以识别和管理。发达国家对于反洗钱和合规监管的要求非常严格,监管主体繁多,监管法规庞杂。海外经营触及监管红线的可能性不容忽视。有效管理政治风险、法律风险、操作风险以及涵盖了汇率和利率波动的市场风险,是中资银行国际化进程中实现风险与收益的动态平衡的关键所在。

除加强风险防控外,中资银行还要注重打造重点区域的核心竞争优势,明晰中资银行国际化发展路径选择。长期以来,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经营基本延续母行在国内市场的业务模式,海外业务仍以传统对公业务为主,把贷款业务、银团贷款业务、国际贸易融资业务、国际结算和清算业务等作为核心业务,同时一些银行的内部绩效考核仍以规模指标为主,各行的海外业务增长大多体现在信贷资产规模连年迅速增长上,贷款业务占总资产比例和利息收入占总收入比例均远高于西方同业水平。

考察国际一流跨国银行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其海外区域覆盖程度较高,但并不是全面铺开的全球性布局,而是选择特定区域进行重点布局,有针对性地提升海外市场份额。因此,中资银行国际化经营应以企业走出去和对外投资聚焦的区域、国际金融中心等为重心, 加大资源投入,形成重点区域的核心竞争优势。

因此,中国银行业应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优势,从金融产品多元化和客户基础国际化两个角度着手,积极筹集资金、寻找客户、扩大业务范围,有效地优化资源配置,降低资产组合的风险,提升资产负债表及总体收益的国际化程度,提升全球竞争力;强化国际化经营的风险预警机制,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监管标准,控制风险资产的结构和规模,提高自身的损失吸收能力,防范兑付危机和流动性危机,避免系统性危机的发生;充分利用互联网及金融科技的新发展,与银行国际化拓展相结合,通过互联网推动标准化产品和服务的跨区域交付,这方面中资银行业可以加强与互联网企业的强强联合,充分结合各自的优势,在更加广泛的区域以互联网金融渗透当地市场。

“一带一路”稳步推进,为中资银行业国际化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图为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两名工作人员在肯尼亚国家银行新分行开业仪式上分别展示肯尼亚先令(右)和人民币钞票

“一带一路”稳步推进,为中资银行业国际化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图为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两名工作人员在肯尼亚国家银行新分行开业仪式上分别展示肯尼亚先令(右)和人民币钞票。

从“开启点”到新“平台”,香港在中资银行国际化新征程中可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银行业国际化百年历程的开启点是1917年中国银行在香港开设分号。1978年中国开始推进改革开放进程,中资银行采取了金融中心引领国际化的重点布局方式,亦率先在香港布局,站稳脚跟后才转向卢森堡、东京、巴黎、纽约、悉尼、法兰克福等世界主要金融中心。

因此,香港一直是中资银行走向国际舞台的大本营和出发点。

中资银行普遍把香港作为其国际化发展的第一站,积极在港扩张资产规模,大力提升市场份额,体现出较强的发展能力。2016年底, 香港有195家认可机构,包括持牌银行、有限制牌照银行及接受存款公司。其中,中资银行有26家,超过美资银行的16家、日资银行的14 家、英资及法资银行的各10家,以及德资银行的4家。中资银行的资产总额由1996年的8,700亿港元上升到72,600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达11.2%,市场份额由1996年的11%,上升到2016年的35.2%,反映中资银行市场影响力不断增强,已成为香港银行业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经济新时代所推动的中资银行国际化新征程中,香港应从原来的大本营和出发点的定位,进一步拓展为中资银行国际化经营的新“平台”,发挥更大作用。

首先,香港作为全球资金自由港,具备辐射其他主要金融市场的先天条件。过去20年,香港金融业整体规模和结构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实现了由区域性金融中心向全球领先国际金融中心的跨越。香港通过多种类型的跨区域金融合作,不断提升其金融市场与全球主要金融市场的联系,从而具有较强的辐射能力。中资银行可以充分利用香港金融市场整体优势,打造区域经营管理平台,全面加快境外资产积累和境外经营成果的显现,加快提升全球化投融资和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国际化管理和营运能力。

其次,香港市场具有与国际接轨的司法制度和完善的金融监管体系,保障银行体系的稳定。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金管局曾推出非常时期流动性便利措施和存款保障计划,有效控制了银行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此外,自2010年起,针对香港楼市的持续攀升,金管局连续推出多轮按揭贷款审慎监管措施,包括降低借贷成数、供款年期、供款人的贷款入息比率上限,以及假设利率上升3个百分点作压力测试,增加供款人的偿还能力,提前防范楼市逆转导致信贷质素恶化的风险。中资银行可以把香港作为国际化进程各类风险管理的首选平台,打造全球全面风险管理的能力,提升合规经营的意识和水平。

第三,香港具备良好的营商环境、简单低税制以及最自由经济体等制度优势,使之成为全球银行最集中的地方之一,香港银行体系的总资产超过21万亿港元,约为香港GDP的8.5倍。香港为银行业提供完全竞争的市场运行环境,规范金融机构的经营发展和风险管理机制建设,有效防范和化解单一银行所面临的经营风险。近年来,中资银行在继续侧重存贷款等基础性业务发展的同时,发挥母行资金雄厚、人员和中后台营运支持能力强、享有成本收入比低的优势,加大投入资源,在港打造私人银行、托管、资产管理等多元化业务发展平台。

第四,香港市场的主流银行积极开拓多元化收入来源,着力提升客户体验。香港较早完成了利率市场化,推动银行业大力拓展中间业务收入,弥补净息差收窄造成利息收入的减少。在净息差收窄的情况下,产品的价格竞争已趋白热化。故此,银行紧贴市场的发展需求,加强了金融产品创新能力;同时加大信息技术资源投入,为客户提供更多便利的服务渠道,提升客户体验。中资银行可以充分发挥香港作为亚太区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离岸金融中心和境内企业“走出去” 及跨国公司“走进去”主要跳板的区位优势,把香港打造成为全球产品开发平台,捕捉新的业务需求,加快产品创新,提升服务能力。

第五,香港在离岸市场人民币业务方面具有突出的先发优势和规模优势,拥有全球第一家离岸人民币清算体系、全球最大的人民币资金池和活跃的人民币交易市场以及较为多元的人民币产品体系。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离岸市场逐渐从香港扩展到东南亚,形成横跨亚洲、美洲和欧洲的离岸中心网络。中资银行应立足香港离岸市场, 打造人民币产品开发及推广平台,不断提升人民币产品优势及服务水平,满足全球不同类别客户的需求。

总之,香港具备与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密切的经济贸易联系和良好的营商环境及市场效率的独特优势,是香港保持经济长期繁荣稳定、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持续提升的扎实基础,亦是香港为中资银行国际化提供发展新“平台”的有力保障。

(作者系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银行业国际化百年历程的开启点是1917年中国银行在香港开设分号。9月25日,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发行“中国银行(香港)百年华诞纪念钞票”,以庆祝中国银行在香港服务100周年(图:新华社)

中国银行业国际化百年历程的开启点是1917年中国银行在香港开设分号。9月25日,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发行“中国银行(香港)百年华诞纪念钞票”,以庆祝中国银行在香港服务100周年。(图:新华社)

(原文发表于2017年1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