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风情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邓予立

[导读]我第一次到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缘于我青年时期一部爱不释手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

中国雪乡地标(邓予立 摄)

中国雪乡地标(邓予立 摄) 

文|香港 邓予立

我第一次到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缘于我青年时期一部爱不释手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这部小说讲述在1946年,一支东北民主联军小分队在参谋长少剑波的率领下,深入牡丹江一带的深山野林,为民除害剿灭土匪。小说里面塑造出多位智勇双全的英雄人物,如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伐木工人李勇奇等,内容高潮迭起,深深感染着我。而故事发生的地点就在牡丹江地区,因此我见到途中所行经的地标,都不觉得陌生。旅途中,同车的乘客和我不分年龄老幼,共同讨论起小说中的细节,互相交流阅读的心得。

“中国雪乡”原来叫做双峰林场,与东北众多普通的林场一样寂寂无名,因为被摄影爱好者发现,在此取景的作品频频在国际摄影赛中获奖,“中国雪乡”的名字由此不胫而走,遍及整个中国。

雪乡的位置就在牡丹江市内长汀镇秃顶子山侧的张广才岭,高1,500多米海拔的山坡上,占地约500多公顷,由于地理上的关系,这里同时受到大陆性气候和海洋性气候的双重影响,出现特别的山区小气候,夏季时雨水充沛,而冬季来得早而且很长,一般在十月仲秋时已是瑞雪纷飞了,降雪一直到翌年四月才结束,不单雪量多,雪质优良又具有较高的黏度,把雪乡的景色装扮得更加独特秀丽。

当我们抵达雪乡国家森林公园时,天色已晚,黑夜早就笼盖大地。为了保护园内的自然生态环境,市区过来的车辆一律不能内进,只能停泊山门前的车库,再转乘园内专用车,直驶进雪乡尽头唯一的度假酒店。东北热炕头的民宿旅馆一般都没有独立卫浴设备,所以特别安排住在星级酒店。可惜酒店里面暖气维持在三十度以上,房间内闷热得很,使我彻夜辗转难熬。

农家院摄影基地是雪乡最著名的场景(邓予立 摄)

农家院摄影基地是雪乡最著名的场景(邓予立 摄) 

为了感受雪乡日夜不同的景致,我们徒步走到雪乡唯一的主要干道──雪韵大街,我这才注意到雪乡原来不大,整个村落就围绕着长四百多米的大街,两旁旅馆、餐厅和商店林立,慕名而至的旅客愈多,使得许多原来是伐木工人的宿舍和民居纷纷改为旅馆和餐厅,当地人也热衷起追求经济效益,浓郁的商业气息代替了过去淳朴的风貌。

晚上六时多,每家每户都把挂在门前的大红灯笼点亮起来,灯光照在白雪地上,格外通红透亮。远处还另辟一隅让旅客燃放烟花鞭炮,整条村充满浓浓的幸福喜庆的气氛。

我们先就地解决晚饭,就在大街上的餐厅享用东北老乡的特色菜:杀猪菜、贴饼子、拉皮和鹿肉,我还破例喝了高粱烧酒,保持身子暖和。

雪韵大街上旅客熙熙攘攘,我也与其他人一样,无惧寒风如刀,在飘雪低温的环境下外出夜游雪乡。不过手机和相机都不争气,电池一下子就耗光了,原来户外温度太低,电池消耗特别快。后来我把相机捂在身上保暖,过了好一会,它又恢复状态,继续为我留下神奇梦幻的雪乡风情。

雪韵大街一景(邓予立 摄)

雪韵大街一景(邓予立 摄)

第二天一大早,我独自走出酒店外,见到对面群山层层的柏树林,与山上的白雪形成强烈的对比,犹如一幅美丽的水墨画。

我坐上当地老乡的狗拉雪橇,自酒店前往雪韵大街,雪橇主人嘹亮的吆喝声划破了雪乡宁静的清晨,我朝大街两旁望过去,民房屋檐铺盖着厚厚雪白的积雪,有压倒屋檐之势,有些积雪甚至还伸延到屋檐外约一米多长,悬着又不落地,洁白的程度使我想起生日蛋糕上的一层奶油,让人垂涎欲滴。此时家家户户炊烟裊裊,衬着门前一列挺拔整齐的柏树,勾勒出一幅美不胜收的画面。无论站在哪一个角度取景,拍下来的照片都达到最佳效果。

我坐在雪橇上,迎着刮面的北风,唯有围上围巾把面颊遮住,眼镜却因为呼吸而蒙上了一层白霜,遮住视线,只好摘下眼镜解冻,遇到这样的状况还是第一遭呢!

雪乡的最高峰是羊草山,我为了极目远眺乘上登山车,在山峰上才感受到“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的自然景象,“巍巍丛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的壮丽景色。一时忘形之下,我还不小心踏进齐腰深的雪堆里呢!

山上的积雪在风力作用下,随物具形,幻化成不同形态的造型,如蘑菇、雄鹰、熊和奔驰的马等,千姿百态、栩栩如生。树枝杈上结满了晶莹剔透的树挂,真是人生难得遇上的仙境。在登山车司机频频呼唤下,我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结束如梦的观雪旅程。

最后回到农家院摄影基地,听说这里曾是多部电影、电视的实景拍摄场地,可惜我未能找到明信片和介绍雪乡的书籍,将“仙境”寄回香港与我的同事一齐分享。

(作者系香港亨达集团创办人及名誉主席)

户外是天然的冷冻库,农产品直接放在室外保存(邓予立 摄)

户外是天然的冷冻库,农产品直接放在室外保存(邓予立 摄)

令人留連忘返返的雪景

令人留連忘返返的雪景

(原文发表于2017年1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