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琼:以决心、团结和智慧争取成功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慧琼
李慧琼:以决心、团结和智慧争取成功

[导读]为限制反对派“拉布”、滥用程序阻挠立法会履行职责,建制派议员经过艰苦努力,终于成功修改议事规则。在这个过程中,建制派议员展现了决心、团结和智慧。

议事规则修订通过后,建制派议员在会场内举手庆贺。

议事规则修订通过后,建制派议员在会场内举手庆贺。

——回顾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的过程

文|香港民建联主席、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  李慧琼

为限制反对派“拉布”、滥用程序阻挠立法会履行职责,建制派议员经过艰苦努力,终于成功修改议事规则。在这个过程中,建制派议员展现了决心、团结和智慧。 

建制派议员在2017年暑假休会期间,开始密锣紧鼓地准备修改议事规则的方案。不同党派的议员和独立议员根据议会工作中与反对派交锋的经验,不断进行商讨,最终平衡各种考虑因素,达成共识,整理出一套全面和审慎的修改方案。扼要而言,这套方案的目标是尽量堵塞各种易被滥用作“拉布”的程序漏洞,同时顾及议员正常发言的需要,维护立法会辩论公共政策、监察政府施政的职能。

我们知道,修改议事规则是一项重要工作,在传统上也有一套既定步骤,须经议事规则委员会、内务委员会,让不同背景与倾向的议员有机会讨论,然后才提交立法会大会进行辩论和表决。因此我们坚持按既定步骤行事,而不是抄捷径。此举令民意不但认同我们的目的,也认同我们的手段。与此相反,反对派在知道我们启动修改议事规则工作后,即不顾程序,直接向立法会大会提出大批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意图堵塞议程,阻挠我们提出的议案。这个做法与他们过去的“拉布”伎俩如出一辙,就是毫不尊重程序背后的精神,结果他们的议案理所当然地被立法会主席退回,转交议事规则委员会讨论。

在议事规则委员会和内务委员会讨论修改议事规则的过程中,反对派采取大吵大闹的手段,阻挠会议进行,意图将建制派的修改议案堵死在这个阶段。在议事规则委员会上,他们无视程序,自行直播会议,一些不属于委员会成员的反对派议员则尝试冲入会议室。在内务委员会上,他们不断以“程序问题”为名,就会议安排等事宜进行刁难,又故意在席上站立、横越会场、叫嚣及尝试冲向主席台。当议事规则委员会主席谢伟俊向内务委员会作报告时,反对派议员大声起哄,有人更企图抢夺谢的麦克风。面对挑衅,建制派议员沉住气,顶住压力,并有效运用发言时间,作出有理有节的反击发言,稳步推动会议进程,最终完成了两个委员会的审议工作。

反对派为了阻挠立法会大会审议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对提交立法会审议的大量附属法例提出“察悉议案”。这些议案的目的是在没有修订有关附属法例的情况下对其进行辩论,让议员就一些重要问题发表意见。然而,反对派为了“拉布”,对一些毫无争议、只涉及法例生效日期的附属法例也提出察悉议案。按照程序,这些察悉议案在议程上排列在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之前,必须处理完毕,立法会才能进入修改议事规则的讨论。我们预计,反对派利用察悉议案进行“拉布”的其中一个手法,是在有关议案辩论进入尾声的时候突然提出一项中止辩论的程序议案,这样反对派就可以利用该程序议案的辩论,将整个察悉议案的处理时间拖长一半。建制派决定先发制人,在察悉议案一开始就提出中止辩论的程序议案,并确保投票通过,有效地将反对派利用察悉议案“拉布”的时间压缩了一半。

建制派修改议事规则的其中一个建议,是将立法会全体委员会的法定人数降低。由于基本法只是就立法会会议的法定人数作出规定,并不影响立法会通过议事规则就包括全体委员会在内的不同委员会的法定人数作出规定,我们深信此建议合宪合法,但仍然向外间寻求独立和权威的法律意见,作为我们建议的一个依据。此举为立法会主席批准、议员辩论以及舆论讨论有关建议发挥了积极作用。

我们知道,推动议事规则修改,除了要在议会内与反对派斗智斗勇,也需要争取社会支持。我们通过传统媒体和网络,广泛向市民宣传多年来反对派“拉布”对议会运作、民生改善及社会发展所造成的破坏,以及我们修改建议的内容。由于议会程序复杂,我们以生动活泼方式进行宣传,务求深入浅出,让公众明白。此举是有成效的,当立法会处理议事规则修改进入最后阶段,民意显示建制派站在了主动的一方,反对派扭尽六壬,也无法改变多数市民对他们“拉布”恶行的唾弃。

在立法会大会的辩论过程中,所有建制派议员紧守岗位,沉着面对反对派的恶毒辱骂和捣乱,最终成功通过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建制派议员以决心、团结和智慧,履行了对选民的承诺。这个过程也显示,“拉布”不得人心,社会期望立法会能重回正轨,认真踏实地为市民做正事。

(原文发表于2018年1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