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决定为“一地两检”提供宪制保障

来源: 大公网  作者: 马 静
田飞龙:决定为“一地两检”提供宪制保障

[导读]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接受《大公报》访问时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做的批准“一地两检”决定在中国法律体系中具有最高法律效力。

(原标题:专家:决定为“一地两检”提供宪制保障)

【大公报讯】记者 马 静北京报道: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接受《大公报》访问时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做的批准“一地两检”决定在中国法律体系中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最高决定权的具体法律成果,成为符合宪法与基本法的中央法律文件。这份文件不是在香港全部区域实施,而是用于确认和批准香港与内地的口岸管理安排,确认内地口岸区设置与管辖的宪制合法性,因此不属于基本法第18条规定的在香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范畴,而属于对两地合作安排的合法性确认与宪制保障。

田飞龙认为,“一地两检”及相关合作安排的宪制合法性体现在五个方面。第一,合作安排属于香港特区依据基本法行使高度自治权的行为,不属于基本法第20条的“新授权”事项,也不属于第18条的“附件三”事项,全国人大决定对这一自治权行使的合法性予以审查和确认。

第二,合作安排的合法性基于这一安排对“一国两制”方针的符合以及对基本法之第7条(土地制度条款)及第118、119条(特区自治权之产业政策指导调控权)的遵循。

第三,“三步走”程序符合“一国两制”及基本法秩序,实现了中央全面管治和香港高度自治的有机结合,其中香港特区政府的自主决策与合作协商安排,也有中央的审查决定,最终是特区本地立法的制度转化。这一程序符合基本法秩序及香港法治要求,能够很好地与香港本地法治相衔接。

第四,全国人大决定基于宪法和基本法对人大宪制地位与权限的规定,属于国家立法意义上的宪制性文件,其具体法律意义在于为合作安排及未来的香港本地立法提供合法性确认和支持。

第五,全国人大决定及合作安排在法律上拟制出“内地口岸区”,实施内地法律与管辖,是内地法律效力的自然而完整的延伸。这一安排有“深圳湾模式”为先例,深圳湾的“香港口岸区”也是香港法律效力的自然而完整的延伸。“内地口岸区”在法律区域归属上归于内地,因此与“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法律体系没有重复调整的交叉关系,也无法律冲突。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