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地两检”合宪合法 五驳反对派靠吓谬论

来源: 大公网  作者: 甘 瑜
香港“一地两检”合宪合法 五驳反对派靠吓谬论

[导读]广深港高铁香港段预期于今年第三季通车,为便利市民出行、最大化高铁的经济效益,特区政府提出“三步走”的计划,积极落实“一地两检”。

(原标题:“一地两检”合法理 五驳反对派靠吓谬论)

大公网1月3日讯(记者 甘 瑜)广深港高铁香港段预期于今年第三季通车,为便利市民出行、最大化高铁的经济效益,特区政府提出“三步走”的计划,积极落实“一地两检”。特区政府先与广东省政府沟通,两地政府协商下于去年11月底签署《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踏出第一步;再将有关合作安排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人大日前作出决定,确认合作安排符合“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完成第二步,为香港社会处理第三步的本地立法提供法理基础。

反对派在“一地两检”屡次炒作,企图煽动市民加入反对,但市民反应冷淡。全国人大常委会早前通过批准“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反对派随即又搬出过往危言耸听的字句,倒果为因称全国人大常委会是“话点就点”、破坏“一国两制”云云。

面对反对派抱谎言说一百次亦可成真的态度、反覆以口号式说法去误导市民,香港文汇报就整理出反对派五大靠吓言论,为大家剖析为何他们的说法不可能成立。

法理基础坚实绝非“建于空气之上”

靠吓言论1: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一地两检”安排“欠缺法理基础”?

大公正解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其常设机关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宪制地位和权力崇高,行使国家立法权,可解释和监督法律等,在处理“一国两制”下所出现的法律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必然是最权威的。正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所言,是次的决定有宪制性地位,具有最高法律效力,一言九鼎,不容质疑。

有人质疑,是次决定并无指明依据香港基本法哪一条条文,故是“建筑在空气之上”,事实上,被香港社会视为金科玉律的基本法,其通过方式亦是如此。

1990年,全国人大是以决定的方法确认了香港基本法符合国家的宪法,与是次确认“一地两检”合作安排符合基本法,同样产生了宪制性法律效力,完全符合“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根本宗旨。

因此,如果有人质疑这样审议通过而作出的决定,是“建筑在空气之上”,其说法无异于自废基本法,是完全不符常识、亦不可能是香港社会认同的说法。

再者,由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有解释法律的权力,最有资格从立法原意去作出审视,而不是只从法律条文作字面理解,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一地两检”合作安排,确认它并无违反基本法和“一国两制”,本身就是最强的法理基础。

深圳湾已实施多年绝非“史无前例”

靠吓言论2:是次“一地两检”合作安排是“史无前例”,将指定地方划出去实行其他法律,显示特区政府或中央不重视规矩?

大公正解

相信有使用过深圳湾口岸出入境的市民,一眼就能看穿这只是谎话。深圳湾所採用的出入境模式,正正就是“一地两检”。当时为纾缓两地关口的压力,故设立了深圳湾口岸,深圳湾口岸联检大楼位于蛇口,属于深圳境内,香港特区政府就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下,可以租赁深圳湾口岸的“香港口岸区”,并派执法人员在该处实施香港法律,而香港立法会其后也为此“一地两检”作本地立法,通过了《深圳湾口岸港方口岸区条例》。

是次在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则是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两地的合作安排,授权予内地执法人员在香港西九站的“内地口岸区”去执法,与深圳湾口岸的“一地两检”原理相同,而香港现时亦正在就有关事宜推进本地立法的工作。

就有人将内地法律可在西九站执行形容为“洪水猛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就指出,“一地两检”不改变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区域范围;不改变内地与香港的出入境管制制度;不减损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不减损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辖权。

同时,将内地的出入境查验放在西九站进行,其适用的查验法律法规没有变、查验的程序和流程没有变、查验的机构没有变。这不仅没有对出入境人员和物品施加新的限制,而且将极大方便高铁乘客的出入境。

整体而言,对高铁乘客来说,“一地两检”只是更高效便捷,与过往的出入境方式没有任何区别。

合宪合法严依程序绝非“话点就点”

靠吓言论3:全国人大常委会“话点就点”?香港会因此变成“一国一制”?

大公正解

反对派将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批准特区政府与广东省政府就“一地两检”所签署的合作安排,简化为人大“话点就点”,似乎想为香港市民营造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随口”也成为法律的印象。事实上,虽然全国人大常委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人大的常设机关,但在“一地两检”这个已有先例可援的事件上,其审议亦是非常严谨,做足程序。

当特区政府在去年7月底已公佈“一地两检”“三步走”的计划时,全国人大常委会亦无就此立即表示认同,亦是待香港特区充分发挥其自治权,先与广东省政府协商出一套方案、签订合作安排后,然后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最后经分组讨论后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通过作出决定,完全符合国家宪制程序,绝非反对派所形容的“话点就点”。

此外,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不同法律界人士均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的决定,是“一地两检”的第二步,还有第三步的本地立法才能真正成事,若香港未能进行本地立法,踏出了第一、二步亦是徒劳。上述步骤均显示出,“一地两检”绝非单方面就可完成的事,更须有香港社会的共识、立法会对相关立法条文的审议和通过。

充分尊重高度自治绝非“削弱”

靠吓言论4:中央透过是次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去“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

大公正解

反对派利用部分港人不熟悉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角色和作用、不清楚是次特区政府推动“一地两检”的始末,想将事件演绎为“问题”,再嫁祸予人大。理清是次需要实行“一地两检”的原因,并非中央方面的要求,而是香港在大量投入建好高铁香港段之后,希望可最大化其效益,便利市民和旅客出入境,才要求内地有关部门以至中央作出协助。事实上,多个民意调查都显示,落实“一地两检”,让高铁顺利通车,亦是香港社会主流的期望。

经本地立法实施 体现港自主权

特区政府早前回应传媒查询时就指出,“一地两检”是两地在尊重国家宪法、基本法,及“一国两制”的基础上进行︰“‘三步走’的第一步既体现特区享有高度自治权,亦反映‘一地两检’并非特区或内地能单独落实的安排。第二步除尊重国家《宪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制地位外,亦能确保‘一地两检’最终符合基本法。第三步则透过特区本地立法的程序充分体现特区在处理‘一地两检’安排上的自主权。”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日亦严正表示︰“任何揣测说是中央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去兴建香港段,也为此做一个决定,要求香港实行‘一地两检’,这个说法是完全不正确,而且有点‘屈’中央。”她并说,自己上两届起已是政府的主要官员,可以证实高铁香港段是特区政府争取的,“这本身也是一个自治的体现,否则中央是可以叫停的。”

不过,中央并无因为法律上可能出现的挑战叫停项目,反而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帮助香港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不适用基本法第十八条绝非“违反”

靠吓言论5:在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违反基本法第十八条?

大公正解

即使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有最权威的解释权,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开会审议,确认“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符合基本法和“一国两制”,让香港特区可按此原则进行本地立法,但反对派有理无理自行演绎为“一地两检”违反基本法第十八条。

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全国性法律除列于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故反对派声称不能在西九站内让内地执法人员执行内地法律。

限“内地口岸区”行内地法律

对此,特区政府日前已作出详尽解说。简单而言,由于内地执法人员是在西九站的“内地口岸区”执法,该处由于租赁予内地作为“内地口岸区”,会被视为“处于内地”,而非香港特区,因此在基本法第十八条不再适用。特区政府更指出,深圳湾的港方口岸亦是採取类似的条文,“而性质类似的‘视为条款’亦不时在其他法律范畴有出现。”

按法律语言去谈论,基本法第十八条规范的是全国性法律延伸适用至整个香港特区的情况,其实施范围是整个香港特区、实施主体是香港特区本身、适用对象是香港特区的所有人。但“一地两检”的情况明显与基本法第十八条所规范的情况截然不同。

在落实“一地两检”时,全国性法律的实施范围只限于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实施主体是内地有关机构、适用对象主要是处于“内地口岸区”的高铁乘客。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