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宪法意识 推动港澳基本法正确实施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冷铁勋
树立宪法意识 推动港澳基本法正确实施

[导读]港澳要实现长治久安,从政治上而言就是坚持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从法律上则要坚决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地位,实行依法治港、依法治澳。其中树立宪法意识,对于正确实施基本法至关重要。

<p>港澳要实现长治久安,从政治上而言就是坚持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图为香港中环和平纪念碑</p>

港澳要实现长治久安,从政治上而言就是坚持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图为香港中环和平纪念碑

文/冷铁勋(澳门理工学院一国两制研究中心主任)

港澳要实现长治久安,从政治上而言就是坚持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从法律上则要坚决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地位,实行依法治港、依法治澳。其中树立宪法意识,对于正确实施基本法至关重要。

树立宪法意识 正确实施基本法工作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来看,依法治理对社会而言是最稳定和最可靠的治理方式。比如港澳要实现长治久安,就要依法治理,依据宪法和基本法来进行治理。宪法作为国家根本大法,在包括特别行政区在内的全国范围内具有最高法律地位和最高法律效力,不仅是基本法的立法依据,也是与基本法共同构成了特别行政区制度的宪制基础。

想要推动港澳基本法在香港和澳门这两个特别行政区正确实施,必须树立并增强宪法意识。所谓宪法意识指人们对于宪法的知识、观点、心理等统称,是人自觉运用宪法的理念思考、判断、处理各种问题的心理特征的生动写照。现代法治社会不仅要求民众有一般的法律意识,还要具备必要的宪法意识。

宪法意识作为一种特殊的法律意识,是人们对宪法在调整人们行为和社会关系过程中特殊作用的认识,是宪法权威在人们头脑中的直接体现,其核心要求在于人们无论是理解法律还是遵守、执行法律,都必须要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必须维护宪法的尊严。

澳门自回归以来,澳门基本法的宣传推广工作成效卓越,亦是回归祖国后所取得的一项重要成就。不过基本法假若没有结合宪法推广,便难以服众。近年来澳门特区政府开始意识到宪法推广的重要性,为了让社会更好地树立宪法意识,更好地推动基本法的正确实施,正大力地同步推广宪法与基本法。

为此,除了克服诸如“宪法少数条文适用论”“宪法与基本法脱钩论”等一些影响宪法意识发生作用的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外,还应重视并加强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加强宪法知识的推广和普及

要培养宪法意识,必须普及宪法知识,让港澳居民对宪法都有基本了解。一个人必须先对宪法知识有了解,经过思考后才能形成关于宪法的认知,最终形成宪法意识。宪法知识除了包括人们对宪法地位、功能、效力、作用等的基本知识和原理的理解外,还包括宪法的规定内容。因为宪法意识中的“宪法”不是一个单纯的抽象概念,它包含了一个国家宪法作为最高法律规范的具体内容。

港澳进行宪法知识的推广和普及时须注意与当地实际情况相结合。宪法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规定内容,虽然不在特别行政区内实施,但也不能因此认为特别行政区没有尊重并维护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义务和责任,因为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是宪法所规定的。

同样,特别行政区保留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是宪法所允许并规定的,因此内地也需要尊重并维护特别行政区所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所谓“一国”原则与尊重“两制”的差异,指的正是用宪法意识来对待“两制”差异,因为“一国”原则在法律上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宪法。

在宪法的框架内,两种制度虽存有差异,却又并存于“一国”之内。比如内地对特别行政区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包括意识形态方面的某些差异,要有足够的尊重和包容,不能按照内地的观念和标准去衡量和要求。从特别行政区来说,则要尊重国家主体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特别是尊重国家实行的政治体制,尊重内地的司法制度。无论是内地还是特别行政区,都要站在宪法的共同基础上,求“一国”之大同,存“两制”之大异,这也是内地与特别行政区长期和谐相处之道。

为了让社会更好地树立宪法意识,更好地推动基本法的正确实施,应大力地同步推广宪法与基本法。图为香港“发现基本法”展览活动

为了让社会更好地树立宪法意识,更好地推动基本法的正确实施,应大力地同步推广宪法与基本法。图为香港“发现基本法”展览活动

善用宪法思维分析解决问题

宪法知识只是形成宪法意识的一个基础。稳定的宪法意识是在社会实践中逐步形成的,它要求市民养成善用宪法思维分析解决问题的良好习惯。对于一个国家或地区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问题,除了适用相应的具体法律规范来处理外,还要运用宪法的思维方式来分析处理。

所谓运用宪法的思维方式,就是包括具体法律规范的适用,以及有关问题的解决方案、措施等,更要放在宪法的框架内来考虑,考察它们是否符合宪法的规定,是否有宪法的依据等。

港澳在实施基本法的过程中,无论是规范行政、立法、司法行为还是处理政制发展等重大问题,除了必须以基本法为依据外,还要善用宪法思维去分析解决,这也是正确贯彻基本法的应有之义。例如,按基本法规定,基本法的解释权在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宪法说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包括了解释法律,其中便包括了解释基本法在内。为了体现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全国人大常委会又授权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可依法对基本法的条文进行解释。

但是不能因为法院得到授权,在审理案件时可依法解释基本法,便排斥甚至抗拒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人大释法”既是基本法规定的权力,更是宪法赋予的权力。所以“人大释法”不止是在履行宪制责任,更是在行使包括宪法和基本法所赋予的法定职责。

在香港,有人以所谓英美法系法律解释制度为由,认为“人大释法”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等错误观点,表面上是不尊重中央依法享有的权力的表现,实质上则是不尊重宪法精神、缺乏基本宪法意识的表现。

重视宪法在特别行政区的司法适用

宪法意识的形成和发展还需要法院在其中发挥保障的作用。没有司法的有效保障,宪法意识很难充分发挥其功能。虽然对于宪法能否在司法中适用并作为裁判依据是一个重大的争议,但实践中可见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援引宪法的有关条款进行说理并作出判决的案例。

在香港刘港榕案中,香港特区法院引用宪法第31条、第57条、第58条和第67条第4项,对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性质和权限、香港法院是否有权审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行为以及“人大释法”的权力来源、释法方法和释法范围等特定问题上均适用了宪法;在澳门特区终审法院28/2006号案中,对于行政长官就某些事项制定规章性规范时,是否必须有立法会制定的法律给予职权,或者行政长官在制定行政法规并颁布执行的职权,除法律保留及已经由法律作出规定(法律优先)的事项外,是否可以就任何社会关系透过规章来订定创制性规条?澳门终审法院从中国宪法所规定的立法制度,并通过比对宪法与基本法相关条款的规定,裁定认为制定行政法规需要一项预先法律给予授权的要求是没有法律依据的,除在澳门基本法规定的保留以法律规定的事项以外,以及不违反法律优先原则(行政法规不得违反高位阶的法律规范,尤其是基本法和法律,也不得违反包括行政法一般原则在内的法律一般原则)的情况下,行政长官仅可以澳门基本法为依据核准行政法规。

虽然这种直接引用宪法作为特定案件或案件的特定问题的审判依据的情况在回归以来的司法实践中较为有限,其中更多的是特别行政区法院引用宪法加以说明某种事实或者作为解释法律的辅助材料,但对于法院以及法官以至社会上的一般人树立宪法意识是有积极意义的,非常值得重视。法官在审判活动中除了面对具体适用的法律,还要面对宪法,要善于运用宪法意识去发现法律问题中的宪法问题,并在宪法框架内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此外,在特别行政区倡导遵守宪法以及维护宪法尊严、重视港澳同胞既作为特别行政区主人翁同时也作为国家主人翁的作用,强化基本法规定的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或澳门特别行政区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制度等,也是在特别行政区牢固树立宪法意识,并发挥宪法意识在基本法实施中重要作用的有益方式和途径。

宪法意识的形成和发展还需要法院在其中发挥保障的作用。图为澳门终审及中级法院大楼

宪法意识的形成和发展还需要法院在其中发挥保障的作用。图为澳门终审及中级法院大楼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11月号)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