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第六届澳门特区立法会选举特点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连信森 邱志桦
简评第六届澳门特区立法会选举特点

[导读]2017年第六届澳门特区立法会选举已尘埃落定,33个议席均已确定。

2017年第六届澳门特区立法会选举已尘埃落定,33个议席均已确定。图为选举投票站

2017年第六届澳门特区立法会选举已尘埃落定,33个议席均已确定。图为选举投票站

文/连信森(澳门学者同盟监事)

邱志桦(中华新青年协会理事)

2017年第六届澳门特区立法会选举已尘埃落定,33个议席均已确定。总体上,立法会议席布局没有显著变化,爱国爱澳阵营始终在在立法会占据主导地位,显示出澳门在“一国两制”的良好实践下,继续维持特区既有的政治稳定。然而,在政治稳定的大形势下,各阵营的议席分布已产生一定改变,反映澳门政治生态已出现变化,亦为特区政府施政管治带来新的思考。

澳门选举法律制度简介

澳门立法会选举依循《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选举法》进行。第六届立法会选举通过直接选举产生14名议员,间接选举产生12名议员,以及行政长官委任7名议员,合计33名议员,共组新一届的立法会。

直接选举方面,澳门立法会是采用“改良汉狄比例法”计算各组候选人的得票,基本规则是将每一参选组别所取得票数除以一、二、四、八及如此类推,然后将得出的票数依次分配予参选名单上的各位候选人。最后,选举中的得票首14位的候选人胜出。间接选举方面,五个界别分别是工商金融界、劳工界、专业界、社会服务及教育界、文化及体育界,由符合选举资格的法人代表,在相应选举组别的候选名单中,投票选出议员12人。

现行选举法的设计上,原则是冀望在各个层面推动选举的公平性,体现立法会内部组成的多元性,能够尽量使社会上不同界别、不同群体、不同派别均在立法会中能够发声。事实上,相比其他邻近地区的立法会或立法会选举,澳门的立法会选举制度具有以下两个重要特点:

第一,在“改良汉狄比例法”下,单一参选组别获得三个议席或以上的机率相对较低,从而间接使得小组别的胜算相应提高,有助促使立法会中的议席分布更加广泛,议员背景更趋多元化。

第二,澳门立法会选举在为时两星期的宣传期中,在开始和结束时均设有冷静期,有助避免团体资源较多的组别利用资源优势长期进行大型宣传,鼓励参选组别更应长期在社会上深耕细作,以争取选票支持。

在政治稳定的大形势下,各阵营的议席分布已产生一定改变,反映澳门政治生态已出现变化。图为工作人员准备点票

在政治稳定的大形势下,各阵营的议席分布已产生一定改变,反映澳门政治生态已出现变化。图为工作人员准备点票

竞争激烈程度历届之最

第六届澳门立法会直接选举共有24个参选组别,较上一届的20组增加4组,共计188人参选,角逐14个议席。分析参选政纲,候选组别关注最多的是民生议题,包括房屋、交通、就业等,其次则是公共行政和经济发展等议题。以下为本届立法会选举的特点:

第一,本届澳门立法会选举的竞争程度为历届之最。由于新增参选组别数量增加,以及部分固有阵营进行团队分拆,致使第六届立法会选举共有25组候选人参选,数目为历届之最。事实上,近年社会出现众多不同的议题关注和民生诉求,不少群体盼望藉进入立法机关,为自己代表的利益群体争取进一步的权益。一方面,这显示出澳门经济发展的同时,社会结构相应出现变化,实属正常现象;另一方面,这却一定程度上暗示社会的利益碎片化逐渐涌现,有机会导致社会进一步分化。

第二,不可控的突发事件未有显著影响选举形势。在本届立法会选举打响旗号之前,不少预测均指总体形势基本不变,各阵营的得票基本盘稳固。然而,“8.23”风灾的发生,社会上有意见指特区政府在通报预警工作不足,防灾减灾与应急管理的体制不够健全等问题,令选举形势有机会偏向反对派。可幸的是,在风灾的救援及善后工作中,社会各界团结参与灾后清理,不少阵营均展现各自的服务社会理念。故此,纵然部份社会群众对政府的救灾工作感到不满,然而不少市民却对传统建制阵营重新有了正面、良性的新认识。

第三,民主派内部形成碎片化格局。吴国昌和区锦新两位资历较深的立法会议员,近两年开始脱离新澳门学社,使得“泛学社”今届拆分为三张候选名单。“泛学社”之间,既存在吴区合并竞选的良性互动,亦存在学社内部的矛盾内讧,以及学社与吴区之间的暗中指责,使得三张名单的得票形势并不明朗。此外,高天赐的“新希望”代表公务员团体及土生葡人社群,一直票源稳定,然而他在年前参选葡萄牙国会议员引发“双重效忠”的风波,以及选举前爆出其两子涉嫌贩毒一事,使得大家对该组别的竞选形势不感乐观。

新一届立法会中,爱国爱澳阵营仍占主导定位。图为选举前候选人在街时探访

新一届立法会中,爱国爱澳阵营仍占主导定位。图为选举前候选人在街时探访

中间派候选人受选民青睐

第四,中间派在澳门政治的崛起。本次选举中,部份参选组别旗帜鲜明地开辟中间路线,受到不少选民的青睐,尤其是澳门的中产阶层、青年人及文艺界人士等。中间派标榜以专业、理性的方式议政,既以不同于传统社团的批判角度监督政府施政,同时亦主张以理性方式为政府建言献策。未来,可以预期的是,澳门居民将更着重政治人物的专业议政参政能力,中间派作为非建制光谱的一大阵营,可望在澳门政治格局中继续占有一席之地。

第五,青年人渴望表达声音的诉求更趋明显。由于澳门的人口结构和社会结构使然,中老年一辈往往对传统社团、乡族社团产生强烈归属感。然而,回归后澳门社会经济急速发展,青年一代普遍受过良好教育,对大型社团的传统、保守的活动并未有太大好感。此外,近年来,在部分媒体的过度渲染下,传统社团及乡族社团皆被指责在具争议性的议题上偏帮政府。这些因素,均不利于建制派吸纳青年票源。

第六,间接选举首次出现竞争。包括香港及澳门在内,间选制度一直被坊间非议,认为各个界别毋须经过选举洗礼,便能晋身立法会。今届澳门立法会选举,间选的专业界别首次出现差额选举,出现两张竞选名单争夺三个议席,出乎社会的预料,实乃澳门间接选举的一大突破。间选制度的竞争性提高,改善了总体社会对间选制度的总体观感,有助提高间选议员的论政议政质素。

特区政府未来应积极改善立法与行政关系,维持特区政治稳定。图为澳门特区政府

特区政府未来应积极改善立法与行政关系,维持特区政治稳定。图为澳门特区政府

爱国爱澳阵营续占主导地位

今届立法会选举投票人数为17.5万人,投票率为57.2%,较上届上升约2.2个百分点。投票率上升与众多因素具有密切关系,但普遍相信在“8.23”风灾下,吸引了不少新增选民参加投票。同时,由于本次选举较往届诉求更多、竞争更加激烈,因此各组别动员较早、拜票更下功夫,以致让更多比例的选民出来投票。

第六届立法会选举是去年特区修改《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选举制度》后,举行的首次立法会选举。在新法框架下举行的本届选举,运作更加顺畅规范。选举结果反映出爱国爱澳力量基本盘未发生本质变化,且传统建制派表现较为出色。直接选举中,麦瑞权、李静仪(间选转直选)、施家伦、高天赐、何润生、区锦新、梁安琪、宋碧琪、吴国昌、黄洁贞及郑安庭这11位议员成功连任,而林玉凤、苏嘉豪及梁孙旭则首次晋身立法会。间接选举方面,12名当选议员中,有9人为现任议员。以下为本次立法会选举的结果评价。

第一,爱国爱澳阵营始终在立法会占据主导地位。爱国爱澳阵营在14个第六届立法会直选议席中占有10席,而对于全体33个立法会议席中,爱国爱澳阵营更占有当中的29个。在得票率方面,对比近几届立法会选举,爱国爱澳阵营的得票率均稳中有增,反映“一国两制”优越制度在澳门得到良好实践,爱国爱澳的主流价值观深入民心。

第二,传统社团选情全面告捷。“工联”、“街总”及“妇联”在本次选举中可圈可点,整体得票上升近四成,在直选中重夺4席。从得票来看,“工联”、“街总”及“妇联”的得票升幅均相近,说明“街总”及“妇联”分拆的选举策略取得成功。传统社团得票上升,主要由于其在过去四年为基层市民做了不少的工作,而“工联”、“街总”及“妇联”亦各自在雇员权益、家庭建设及妇幼权益方面持续为社会发声,得到社会的认同。

第三,乡族派表现个别发展。上届首次在“改良汉狄比例法”下获得3席的福建乡族派,今届分拆“民联”和“民众”两张名单出选,剑指4席。然而,受到其他福建乡亲的出选团体,以及族群领袖陈明金急流勇退等因素影响,总体得票有所下滑,最终更未能保住3席,只能获得两席。另一边厢,代表江门派的“澳粤同盟”则表现平稳,团体上下未有受不利消息影响,结果两位现任议员均成功连任。

第四,博彩工商整体选情未如理想。今届“澳发新连盟”的梁安琪,与上届得五千多票的“关爱澳门”合组一张选举名单,然而得票没有增长之余,反而大幅下挫超过四成,最终仅仅保住1席。“改革创新联盟”的陈美仪,则以100多票之差,未能成功争取连任。近年来,博彩员工权利意识抬头,今届立法会亦出现博彩员工领衔的独立参选团体,使得以员工为主要票源的博彩工商团体选举形势出现动摇。未来四年,博彩工商若不扩大自身的社会服务范围和受众,下届选情料将更见艰巨。

第五,民主派保住现有议席数目。因为在风灾中有关驻澳门部队的言论不当,以及电视辩论表现逊色,区锦新在选情中一度告急,在最后关头与吴国昌动用悲情牌,公开宣称本届为最后一届参选,最后两人均成功连任,得票不跌反升。“新澳门学社”的苏嘉豪则成功争取较多青年选民的支持,机身立法会,成为澳门历来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究其原因,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出身的苏嘉豪,曾投身台湾学生运动和香港非法“占中”,获得了政治运动的实际经验。他的言行举止较能打动和感染新一代的年轻人。在选举宣传中,他努力寻找能引起社会共鸣的话题,并成功地将抹黑危机,转化为博票契机,其选举策略较预期中成功。新希望的高天赐选情并未见太大影响,得票亦录得增加,继续保住现有席位。民主派的基本盘未有太大改变,然而苏嘉豪的当选,有机会令立法会生态带来一定改变。

第六,中间派表现超出社会预期。社会求变的呼声日趋高涨,中间派作为民主派的过渡选择,亦获得不少澳门选民的支持。“公民监察”的林玉凤是澳大助理教授,形象偏向独立、专业和理性,今届选举伙拍澳门青年团体新青协,最终在其第三次参与选举之下,首次当选立法会议员。作为传统社团“工联”的前成员,“传新力量”的林宇滔独立参选,以贴近中产、专业的议题为招徕,配以良好的议政论政技巧,成功开拓新票源,最终以七千多票的高票落选。中间派的顺利当选代表专业、理性的声音正在立法会中崛起,反映出选民希望更多专业、中产背景的人进入立法会为他们发声。

未来澳门立法会工作展望

本次立法会选举已经尘埃落定,新的一届会议筹备工作亦正密锣紧鼓进行。虽然爱国爱澳阵营始终占澳门立法会的多数议席,然而,各政治阵营的子版块已出现一些细微变化,为未来立法会工作的展望带来端倪。笔者认为,来届立法会工作展望如下:

第一,议员议政论政质素将有所提升。在最近行政长官公布委任的七位议员名单中,有六位是高校任教和专业界别的专家学者,一改社会以往对官委议员的负面形象。另外,新当选的直选和间选议员大多具备良好议政论政技巧。因此,可以期望的是,科学论政、理性讨论的风气将带入立法会,势必改变澳门的立法会文化。

第二,提防立法会文化受到冲击。鉴于个别较为激进的民主派人士成功当选,新一届立法会需严加提防抗争型立法会文化登陆澳门,以免立法会对政府的合理监督功能受到阻碍。早前,立法会主席贺一诚亦特意提醒,当选议员需要遵守《议事规则》。为此,建议立法会要严格执行《议事规则》,对不合规的立法会行为零容忍,确保立法会的顺利运作。

第三,巩固公众对立法会的信心。以往,一些人对立法会的感觉是橡皮图章,实质监管政府成效不佳。为重拾社会对立法会的信心,新一届议员必须加强与选民沟通,更理性、全面、有效地把所代表选民的声音带到立法会中,营造各种声音在立法会理性有效表达的氛围,让社会的各种意见能够在立法会中得到更充分的讨论。同时,行政当局在此过程中也应配合参与,各方积极携手达至更全面的共识。

未来澳门特区政府工作建议

与此同时,特区政府亦要做好有关工作,在焦点议题上的施政需符合公众期望;另外,应改善立法与行政关系,维持特区政治稳定。笔者认为,特区政府可做好以下三点工作:

第一,做好经济民生的工作。从本届立法会选民诉求作出分析,大众比较关注经济民生的相关议题,例如经济发展、就业、房屋、交通、医疗、家庭等。故此,在往后的施政工作上,特区政府需多加关注这些范畴的发展,设定政策时既要有长远目光,亦应考虑居民的当下需求,重视社会的总体获得感。此外,在制定政策上需要通盘考虑,以澳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为重要前提,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避免政策偏向某些特定利益团体,同时亦需尽量避免发生重大错误。

第二,重视建制派与非建制派的工作。澳门的特殊政治环境下,建制派在部份社会民生领域上,成为了公共服务的实质提供者,因此建制派与政府的关系颇为紧密。然而,建制派内部亦存在不少较为对立的利益团体,例如劳工代表及工商代表等。政府需要处理好此类的利益协调和平衡工作,消除分歧、寻求妥协和建立共识。在非建制派的工作上,政府亦应考虑改善政府与民主派关系,着力寻求对话空间;在提出重大决策或提案前,政府应主动听取非建制派的意见,全方位把握社会民意,务求令施政更加畅顺。

第三,加深社会对立法会工作的认识。立法会是监督政府施政运作的重要实体。然而,部分市民认为议员工作是优差,立法会并未能起到实质约束政府的功能。这种错误的观念,源于公众对立法会工作不熟悉,有必要尽快纠正。议员在立法会的短暂发言及质询,其实背后需要进行大量资料梳理和发言准备。故此,为了减少社会对立法会的偏见,特区政府应当加强对立法会的公关宣传,令公众对立法会得到正确认识。

“8.23”风灾的发生令不少市民对传统建制阵营重新有了正面、良性的新认识。图为驻澳门部队正在协助灾后救援

“8.23”风灾的发生令不少市民对传统建制阵营重新有了正面、良性的新认识。图为驻澳门部队正在协助灾后救援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11月号)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