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修志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刘智鹏 刘蜀永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修志

[导读]香港位处南海之滨,既远离朝廷,亦非国防重镇,因此在古代中国历史上极少引起史官的注意,而《新唐书》关于屯门的记载是个例外。

落实港澳修志是中国地方志走向世界的组成部分,也是保障“一国两制”顺利实施的基础性的文化工程。图为香港历史博物馆

落实港澳修志是中国地方志走向世界的组成部分,也是保障“一国两制”顺利实施的基础性的文化工程。图为香港历史博物馆

文/刘智鹏(香港地方志办公室主任)

刘蜀永(香港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

香港位处南海之滨,既远离朝廷,亦非国防重镇,因此在古代中国历史上极少引起史官的注意,而《新唐书》关于屯门的记载是个例外。随着中国国际地位越来越高,中国地方志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意义重大。笔者认为,落实港澳修志是中国地方志走向世界的组成部分,香港修志也是保障“一国两制”顺利实施的基础性的文化工程。

香港修志缘起

要了解香港的古代面貌,主要依赖地方志。香港一地自秦朝到晚清,先后属于番禺县、博罗县、宝安县、东莞县和新安县管辖范围。历史上与香港有关的地方志有《粤大记》、《广州府志》、《广东通志》、《东莞县志》、《新安县志》等。若论与今日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最为密切的方志,则非《新安县志》莫属。

香港本来是东莞县的属土。为方便管理,万历元年(1573),明朝政府将东莞县南部沿海地区设为一个新县,命名为“新安县”。新安县管辖范围大致相当今天的深圳和香港。直至英国占领香港后为止,香港一直属广州府新安县管辖。

新安县独立于东莞之后,《新安县志》的编修工作亦随即展开。《新安县志》的第一次纂修于万历十四年(1586)已经完成,距离建县不过14年的时间,可见当时任知县的邱体干对修志的重视。自此至民国初年,《新安县志》经历过不少重修增补,前后共有7次之多。然而,目前硕果仅存的《新安县志》只有康熙二十七年和嘉庆二十四年两种。

《新安县志》就是一本关于古代新安县的百科全书。这本百科全书包含了大量历史沿革、疆域、经济、军事、人物、文物、古迹、艺文等方面的资料,是研究新安县古代面貌的基本史料来源。从地理上看,明清时期的新安县超过一半的土地属于今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范围。另外,香港位处新安县南部,县地大部分的海岸线和领海范围都划归香港境内。从这种意义来看,《新安县志》实际上就是一本古代的《香港志》,可以作为现代香港地方志的文化源头。事实上《新安县志》包含大量香港古代史的资料,是揭开香港本来面貌的最主要的历史文献。因此,过去不少研究古代香港史的学者都将《新安县志》直接视为香港的旧志。

香港地方志办公室近十年编写了不少香港地方史志书籍。

香港地方志办公室近十年编写了不少香港地方史志书籍。

全国仅港澳未编修地方志

内地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政府十分重视新编地方志的工作。现在各省、市、自治区已基本完成第一轮新编地方志的编修,有些地方已完成第二轮续修。台湾在过去几十年来也编修出多种省、市、县志。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只有香港和澳门尚未编修地方志。现存康熙和嘉庆两种《新安县志》虽然是研究古代香港的主要文献,但香港开埠以来的发展则未记录于任何方志之中。

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社会一些有识之士已开始关注和呼吁香港修志。2003年3月,香港文化委员会在《文化委员会政策建议报告书》中提出:“我们必须先了解自己的历史,才能向别人介绍香港的文化遗产。我们建议政府编纂《香港地方志》,让更多人更有系统地认识香港的人文和风土历史。”但特区政府并未采取措施落实报告书的建议。

2002年年底,陈坤耀校长和刘智鹏博士在岭南大学会见刘蜀永教授,达成推动香港修志的共识,合作做了大量工作,并得到香港社会许多有识之士支持,香港地方志工程的宣传推广才有了实际的进展。

2004年6月9日,岭南大学主办“香港地方志座谈会”,这是香港学术文化界关于编修地方志的第一次会议,盛况空前。2005年12月,谭广濂先生赞助港币一百万元,支持建立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部,以推动香港地方志与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陈坤耀校长委任刘智鹏博士出任研究部主任。2006年5月26日,“香港地方风物志座谈会”于岭南大学举行。会议期间,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与岭南大学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部联合举办了“广东省新编地方志展览”。

2007年2月14日,香港地方志工程启动典礼以”文化回归缔造和谐」为口号,在铜锣湾世界贸易中心举行。国务院下属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派出领导日常工作的最高级别负责人常务副组长朱佳木出席典礼。他在致词时指出,香港地方志工程宣布启动是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体现,是促进香港繁荣发展的善举。对于这样利港利国的好事,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和祖国内地方志界同仁无疑会给予全力支持。当时,几乎香港所有的中文报纸都以重要篇幅报道此次典礼,体现出香港社会对本土历史文化的关注。

2007年4月3日香港地方志筹备委员会通过成立香港地方志办公室,并推举刘智鹏博士为主任兼《香港通志》主编,丁新豹博士与刘蜀永教授出任副主任兼《香港通志》副主编。2009年6月1日,香港地方志基金会在特区政府注册为有限公司,并成为税务局确认的“获豁免缴税的慈善机构”。社会知名人士陈智思、马豪辉先后担任基金会主席,简永桢、李銮辉、马逢国、伍步谦任基金会副主席。

资政存史教化服务行政管理

地方志是中国独有的文化产品,并不见于世界其他文化体系。中国地方志的发展源远流长,“方志”一词最早见于《周礼》,而地方志的出现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现存战国时代的《吴越春秋》与汉代的《华阳国志》可以说是中国较早成书的地方志。近年出土的汉初长沙国地形图、驻军图和城邑图,都可以归入地方志一类。秦汉以后地方志日趋发展,到宋元时期蔚为大观,出现大量地方志或专志的制作。到了明清两代,地方志的编纂进入成熟时期,发展出传统地方志的典型。章学诚主张“方志为国史羽翼”,奠定了清代地方志的发展方向,地方志自此成为国史以外的另一个修史系统。国史与地方志两者并行,充分体现了传统史志学中“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的实用精神。

传统地方志的作用在于“资政、存史、教化”,主要是为地方行政管理服务。这些保留到现代的旧志在应用上更能发挥章学诚方志学的精神。地方志以当地人记述当地的人、事、地、物,保留了大量不载于国史的地方资料,对今天的地方史的研究提供很大的帮助。

香港地方志对推动香港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有极大的借鉴作用,也是向内地和国际社会推介香港的最佳书籍。

香港地方志是政府制订施政良策的基本依据,编修香港地方志有助于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更准确地掌握香港的社情民意,对于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对于维持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和谐,有重大的正面作用。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编修香港地方志是一项意义重大的文化回归工程。近年在世界范围出现反建制、反精英、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思潮。在此大背景下,香港的本土分裂思潮有所抬头,部分人否认香港人是中国人,甚至把中央与香港的关系说成是宗主国与殖民地的关系。香港地方志有助于香港市民探索自己的历史文化根源,了解香港与内地的紧密联系,加强对国家的认同感,抵消本土分裂思潮的错误影响。

香港宜采学者修志模式

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传统。内地与香港都承袭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进行修志,这实际是“一国”精神的体现。但由于“一国两制”,香港修志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可以有自己的特点,可以进行更多新的尝试,使我国的修志文化呈现多元化,更加丰富多彩。

内地地方志的编修,沿用传统的官方修志的做法,《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规定:“以县级以上行政区功能变数名称称冠名的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分别由本级人民政府负责地方志工作的机构组织编纂,其他组织和个人不得编纂。”官方修志有助于资源整合,较容易落实修志的资金、资料和人才问题。

战后台湾修志原来也是官方修志模式,但目前已从完全的官修,变为官民合修,即各地政府提供经费和资料方便,用招标的方式委托学者主修。

因应香港的具体情况,香港地方志工程采用“政府支持,社会参与,学者主修”的学者修志模式,或称民间修志模式。这种模式比较符合香港社会较普遍的价值取向,也使编修者享有更多的学术自由,有可能编修出更加客观和更具有科学性的志书,但在落实修志的资金、资料和人才方面将会遇到较多困难,其运作必须有政府大力支持才能实现。

香港修志需要认真地借鉴前人和今人的修志经验,才能有所前进,有所创新。基于这种想法,香港地方志办公室在参考新旧地方志的基础上草拟出《香港通志》的篇目,并走访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以及广东省、北京、天津、上海、郑州、秦皇岛、威海、苏州、宁波等地方志机关,吸取了内地省市地方志专家的经验,完善了《香港通志》的篇目。笔者又赴台访问中兴大学和台湾文献馆,听取当地专家介绍台湾修志经验。

大小篇目结合全书约千万字

在篇目设计方面,内地新编地方志一般是采用小篇的结构。《上海通志》、《苏州市志》、《秦皇岛市志》等等,都是如此。《香港通志》的篇目设计,最初是采用小篇结构,在征求海峡两岸专家意见之后,最后是采用大小篇结合的结构。暂定55卷,分为地理志、政治志、经济志、社会志、文化志、人物志、大事记、专记等八个部分,共约250个课题单元。全书预计分为10册,约1,000万字。编修范围自远古至1997年6月30日。《香港通志》完成后将缩编普及本及英文本,以照顾普罗大众的阅读兴趣。编修工作预计十年完成。经费主要向社会募集。

香港修志需要突出香港的地方特色。例如,在经济方面,财团对香港经济的发展影响巨大,我们就设计了“财团”一卷,分别介绍香港的华资财团、中资财团、英资财团和其他外资财团。又如,在政治方面,一些全国性政党对香港有很大影响,因而,我们设计了“全国性政党在港机构与活动”一卷,分别介绍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和民主党派在香港的活动。

编修香港志消息一度获得各大媒体争相转载。

编修香港志消息一度获得各大媒体争相转载。

香港修志的现状

由于香港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对修志问题意见不统一,有的支持,有的犹豫不决,未能给予实际的支持,导致《香港通志》的编修至今未能启动。尽管如此,香港地方志工程仍然取得了较大进展。

首先是使香港市民对修志从一无所知到有所了解,使香港学术界和传媒普遍支持香港修志。其次,是建立了修志的工作机构、核心团队和支持网络。

此外,团队编写出版了香港地方史志书籍30余种。在旧志整理方面,有《〈新安县志〉香港史料选》。作为《香港通志》的补充,团队编辑出版了“香港地方志系列”丛书,对香港地方史志的专门课题深入发掘,陆续单独出书。现已出版《香港问题谈判始末》、《展拓界址:英治新界早期历史探索》、《香港达德学院:中国知识份子的追求与命运》等三本专著。其中《香港问题谈判始末》一书,得到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的好评。

团队还出版了《吞声忍语:日治时期香港人的集体回忆》、《侯宝璋家族史》《潮起潮落:中英街记忆》、《我们都在苏屋邨长大》等口述历史书籍。此外,还出版了《屯门历史与文化》、《人物与历史:跑马地香港坟场初探》、《香港历史散步》、《简明香港史》、新版《刘蜀永香港史文集》、《善与人同:与香港同步成长的东华三院 (1970-1997)》、《香港国家地质公园人文散步》、《香江有幸埋忠骨》、《香港早期华人菁英》、《香港地区史研究之四:屯门》、《侨通天下:陈有庆传》等著作。团队为特区政府民航局、消防处和海事处等部门编写了他们的历史,现已出版《天空下的传奇:从启德到赤鱲角》、《香港消防处发展史1868—2015》。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团队利用英国陆军部档案编写的《日军在港战争罪行》荣获香港电台举办的“第九届香港书奖”评为2015年度十本获奖好书之一。香港地方志办公室与深圳市史志办公室联合出版了图文并茂的历史书籍《中英街与沙头角禁区》,这是香港与内地方志界的首个合作项目。

在《香港通志》编修暂时无法启动的情况之下,团队着手小型志书的编修工作,积累修志经验。选择深港边境香港一侧的一个客家村庄作为试点,从2013年启动《莲麻坑村志》的编修,并在2015年由香港中华书局出版。该书现已列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的中国名村志系列。

最近十余年,香港地方志基金会下属香港地方志办公室,在财政资源极为匮乏的情况下,为香港修志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编制了详尽的《香港通志》篇目和参考书目,为《香港通志‧人物志》的编写,收集整理了大量人物资料。目前香港修志的最大困难是财政困难,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香港通志》的编修工作即可全面启动。

关于设立香港地方志资源中心的构想

为了推动香港地方志工程,团队提出了设立香港地方志资源中心的构想。资源中心采用“前店后厂”的模式。拟将现在的香港地方志办公室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设在大学的研究部,负责《香港通志》的研究和编修工作。另一部分是设立在市区的活动中心,负责资料收集和推广工作。这实际是将内地的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和方志馆的功能合二为一。资源中心为香港修志提供一个更好的工作平台,更有利于香港社会各界了解和支持地方志工程。

资源中心的首要任务是研究香港历史,编纂覆盖香港全方位发展的《香港通志》。全书预计分为10册,约1,000万字。以平均每年一册(100万字)的速度,分阶段推出编修成果,用10年时间完成全部编修工作。

资源中心的核心业务是以“纪录”的方式全方位收集、整理香港历史文献,包括机构、团体、家族及个人资料。资源中心亦计划有系统地建立口述历史资料库和香港历史图片库。这既为修志奠定良好的资料基础,又为香港市民了解和研究香港历史提供便利。

资源中心的另一重要任务是推广香港历史,组织香港历史研讨会、讲座、工作坊、考察、交流。包括定期组织本土历史考察活动及香港与内地关系的交流活动。利用遍布全国各地的地方志网络,协助特区政府卓有成效地推动国情教育。与香港的文教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包括学校、文博机关、地区及专业学会等,并定期合作举办香港历史专题展览。为政府部门、企业、家族及个人提供专业顾问服务及培训。成立“香港地方志之友”兴趣小组,促进香港市民认识及探索香港历史。

2013年香港地方志办公室提出建立香港地方志资源中心的建议后,立即得到时任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的支持,她还提出具体的落实建议。可惜由于特区政府内部意见不统一,计划未能落实。期望在新一届特区政府的支持下,能够将香港地方志资源中心尽快建立起来,将延误多年的香港地方志编修尽快全面启动。

中国地方志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意义重大。笔者认为,落实港澳修志是中国地方志走向世界的组成部分。香港修志是保障一国两制顺利实施的基础性的文化工程。香港地方志办公室愿在香港市民的配合下,在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支持下,为落实香港修志继续贡献力量。

香港地方志对推动香港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有极大的借鉴作用,也是向内地和国际社会推介香港的最佳途径。图为旧赤柱警署

香港地方志对推动香港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有极大的借鉴作用,也是向内地和国际社会推介香港的最佳途径。图为旧赤柱警署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11月号)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