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粤港澳三地智库协同创新推动大湾区建设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袁 俊

[导读]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在深入推进,相关规划和政策安排正在加紧谋划。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在深入推进,相关规划和政策安排正在加紧谋划。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在深入推进,相关规划和政策安排正在加紧谋划。

文/袁 俊(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副院长)

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在深入推进,相关规划和政策安排正在加紧谋划。今年7月1日,习近平主席在香港见证了《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签署仪式,标志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这对于粤港澳三地来说,既是重大机遇也是重大挑战,亟需理论准备、战略谋划和协同创新。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粤港澳三地智库的主动参与尤为重要。只有凝聚共识,创新模式,整合资源,明确定位,才能打造国际一流的粤港澳大湾区智库平台,为深化粤港澳合作、引导湾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撑。

湾区建设智库先行 智库合作正当其时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香港、澳门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和作用将进一步提升,广东也将获得承接国家战略落地、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战略机遇。如何找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突破口和着力点,实现三地协同发展,合力建设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需要前瞻性、针对性、储备性的研究成果作为决策参考,这为三地智库发展提出了内在要求,也为智库合作提供了巨大空间。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粤港澳三地智库的共同实践课题。就目前来看,对大湾区的研究阐述主要侧重于政策宣传和基础性知识的解读,其主体以媒体和学术机构为主。也有一些专家学者参与,但总体上碎片化严重,还不成系统、不成规模,原则性的宏观阐述多,深入具体的政策性研究少,智库在谋划大湾区发展中的作用和影响力还不够,远不能满足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脑力”需要。

粤港澳三地智库运作模式、发展状态存在差异,但各具所长,互补性强,具备协同创新的现实基础。在内地,智库已经成为国家和地方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了以党政军智库、社科院智库、高校智库及民间智库为主的板块格局,呈现出体制内智库与体制外智库互相补充、共同发展的特色和态势。香港是亚太地区重要的资讯、咨询中心,是世界信息网络的重要节点,近年来各类智库发展迅猛,政策影响力大大加强。澳门的智库发展也开始步入快车道,在促进自身发展和三地合作中发挥积极作用。港澳智库天生具有国际化基因,自带“开放”属性,正是内地智库所缺和不足之处,三地智库的合作具有强耦合性。

在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广东的做法就是智库先行,把思想和政策准备做足,进而推动实践前进。今年6月29日,在广东省委省政府的推动下,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广东省港澳办、广东省社科院和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共同发起成立了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研究院将联合粤港澳地区及世界知名高校、科研机构、专家团队,以政府、企业、机构、投资者和社会等为主要服务对象,打造国际知名、国内一流的高端智库,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供决策咨询服务和智力支持,并通过构建高端论坛和发布平台,着力提升大湾区的话语权和国际影响力。我们注意到,近期港澳地区相继举办了一些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主题的论坛,在海内外产生了积极影响。这表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已经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智库先行、智库合作业已成为三地专家学者的共识。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粤港澳三地智库的共同实践课题。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粤港澳三地智库的共同实践课题。

认清使命明确湾区智库发展定位

构建具有国际水平大湾区智库,是三地面临的重要议题。在此,湾区智库的发展必须立足时代,着眼长远,明确好发展方向和功能定位。

一是坚持家国情怀与国际思维相结合。中央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表明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不仅仅是为了谋三地人民之幸福,更重要的是要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伟业。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创新的新高地,相对更有能力参与全球最高端竞争,更有基础代表中华文明圈走向世界。这就要求湾区智库必须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高度,以全球化的视野、国际化的思维去开展大湾区研究,而不能眼光狭小、目光短视,只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看到当下,不积极从全球竞争态势出发去看待大湾区的使命担当,不善于从全球配置资源的角度去谋划大湾区发展之道。

二是坚持共同问题意识和自身问题意识相结合。相比于世界上的其他湾区,粤港澳大湾区“特”在“一国两制”,也必“胜”在“一国两制”。“一国两制”是粤港澳大湾区研究的核心命题,也是最需要三地智库携手研究的命题。实际上,即使是粤港澳三地各自事务和问题,也往往与其他方有密切关联。因而,湾区智库要更加鲜明地强化共同问题意识,围绕开拓“一国两制”实践更加广阔前景这个核心命题,深化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的研究。

三是坚持官方智库和民间智库相结合。粤港澳大湾区研究既要有官方智库的研究,以提升权威性、引导性和决策影响力,同时也要有广泛的民间智库的参与,让研究更加具有多样性。相对来说,内地以官方智库为主,具有较大决策影响力、学术影响力和社会影响力的智库大都具有官方色彩;港澳的民间智库则相对发达。因而,湾区智库要善于学习其他智库的优势,推动不同类型智库共同发展。

四是坚持应用决策导向与基础理论导向相结合。应用决策研究与基础理论研究是思想理论研究的两大方面。相对来说,高校偏向基础理论研究,智库偏向于应用决策研究。但这绝不是说,智库可以抛开基础理论研究而不顾。世界智库的发展历程表明,一个智库一旦缺乏足够基础理论研究的支撑,必定走不远,行无力。对于粤港澳大湾区智库来说,坚持应用决策导向与基础理论导向并重尤为重要,因为“一国两制”下的湾区建设,本身蕴含比其他区域更多的基础理论问题,亟待我们去深化认识。

五是研究属性和行动属性相结合。随着时代的发展,智库的功能属性开始更加多元化,从研究层面向社会引导、政策实践甚至产业化层面不断拓展。对于粤港澳三地智库来说,特别要探索从研究层面向政策实践层面拓展。目前,大湾区建设面临诸多政策和体制层面的障碍,政府层面的协同面临不少掣肘。在这种情况下,智库作为连接政府与民间、理论与实践的第三方机构,既不失政策谋划的权威性,又不失实践操作的便利性,在特定领域、特定环节、特定项目上,可以先于政府或替代政府,推动政策措施或项目落地。所以,在大湾区建设中,湾区智库要敢于“行动”起来,实质性打通政策研究与政策操作之间的“通道”,推动智库发展与湾区建设“同步”。

打造“联盟” 共建世界级湾区智库平台

在大湾区建设的实践驱动下,粤港澳三地智库的交流与合作正在向纵深发展。当前,三地智库之间的人员往来、交流研讨、课题合作趋于频繁。但要看到,目前的交流合作还处在零散、浅层状态,缺乏深度合作机制,协同创新效益不明显,与大湾区建设的要求差距较远。在此,建议打造融汇粤港澳三地智库研究资源的“粤港澳大湾区智库联盟”,作为大湾区研究领域的组织、协同、发布和转化平台,在机制上实现三地智库深度协同。

在此需特别指出,繁荣成熟的大湾区,需要有湾区民众共有的“湾区意识”作支撑,而这是目前粤港澳三地所缺乏的。智库作为思想生产传播机构,在民众意识形成上具有极大的导向性影响力。所以,打造大湾区智库联盟,是推动三地民众形成“湾区意识”的重要一步,必须加快推进。

广东省委省政府的推动下,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广东省港澳办、广东省社科院和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共同发起成立了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

广东省委省政府的推动下,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广东省港澳办、广东省社科院和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共同发起成立了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11月号)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