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科对香港中学生国民身分认同的影响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赵永佳 阮筠宜
通识科对香港中学生国民身分认同的影响

[导读]特首林郑月娥女士于上任第一份施政报告中,表明了现届特区政府在推行国民教育和培养学生国家观念上的决心。其中一个重点,便是教育局落实将中国历史科列为初中必修科。

文/赵永佳 (香港教育大学社会学讲座教授)

阮筠宜(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特首林郑月娥女士于上任第一份施政报告中,表明了现届特区政府在推行国民教育和培养学生国家观念上的决心。其中一个重点,便是教育局落实将中国历史科列为初中必修科。此举不禁令人联想起早前部分立法会议员提出以中史科取代通识科作为高中必修科的提议。

通识科的推行备受质疑

通识科自2009年推行以来一直被卷入不同的政治风波中。由“反国教”至“占中”,通识科课程不断被指含有政治成分,使中学生的思想变得政治化。通识科所强调的“明辨性思考”(旧称“批判性思考”)亦被指教唆学生参与政治运动,“为反而反”。部分反对人士更认为通识科课程忽略了国民教育,令学生易受到狭隘、激进的民粹主义等极端政治思想的影响。是故有议员提出透过中史科增加学生对中国历史及文化的认识,加强国民教育以解决学生思维过于政治化的问题。

面对上述争议,可见中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是不容忽视的,但通识科是否影响着学生国民身分认同却仍是未知之数。当初公民教育科是港英政府为了回避“国民”的概念而推出,用以取代国民教育。当中难免令人误会为公民教育的通识科同样会淡化国民身分认同。但事实上,特区政府于回归后已渐渐将国民教育的元素加入公民教育科内。

2002年特区政府成立德育及公民教育专责委员会,将“国民身分认同培养”列为德育及公民教育科的工作之一,以循序渐进的形式培养他们对祖国的归属感。2009年开设的通识科同样亦包含国民教育的元素,六大单元中的“今日香港”提及了香港人身分认同的议题,而“当代中国”则让学生认识祖国的发展及中华文化。有部分反对通识科人士担忧部分教师或会偏重于香港和内地的负面问题而忽略了正面的发展成就,有损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

其实教育局的课程要求已列明教师须向学生展示正反两面的教材,因为通识科所强调的“明辨性思考”目的是要求学生考虑不同持分者的立场,避免学生于思考过程中过于偏颇或排斥任何一方。

通识科与学生身分认同的统计关系

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于2016年进行了一项《香港“九十后”的公民价值及参与研究》 的调查,透过全港性问卷、焦点小组访谈及深入访谈,访问了来自25所中学共2,896名中五学生。调查根据学生对通识科的喜恶,将学生分成两组,喜欢通识科学习方式和课程内容的学生归类为“喜欢通识科”,而其余的则归类为“不喜欢通识科”。通过分析学生对通识科的喜恶,以及他们的身分认同与政治取向之别,来厘清通识科对学生国民身分认同的影响。

首先,笔者直接询问受访中学生的自我身分认同,继而再对比他们对通识科的态度会否造成差异 。据表1显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群组中,有58.6%学生表示喜欢通识科,而不喜欢通识科的学生则占41.4%。乍看之下,似乎较多喜欢通识科的学生都认同自己的“本土”身分。

然而,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或“中国及香港人”的群组中,喜欢通识科的学生有59.8%。细看研究数据可发现两组学生之间的差异于统计学上并不显着 。换言之,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群组中有较多学生喜欢通识科,只是由于整体样本中喜欢通识科的学生亦占多数,而并非由对通识科的态度所造成。

表一:学生的身分认同。

表一:学生的身分认同。

研究结果说明,在最直接的意义上,通识科与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并无明显的直接关系。正如坊间的讨论指出,年青人的身分认同受多种不同因素影响,假若将其归因于某个学科的主导作用,恐怕是过分简化的结论。

笔者认为年青人身分认同的“本土化”是受到社会事件、政策及媒体所影响 。在与余健峰合着的《通识现场:通识科,“国民教育”的另类选择?》 中亦说明了年青人对中国的印象是年幼时经大众传媒耳濡目染所得,与通识科未有太大关系。所以香港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问题,并非三言两语便能梳理清楚。

喜欢通识课的学生在政治议题上较理性

除了自我评估的身分认同外,受访学生对一些内地与香港议题的取态亦能反映出他们的国民身分认同。普遍而言,研究数据指出喜欢通识科的学生在面对内地与香港相关议题上会比较包容。对于一些与内地、香港两地问题相关的社会平权议题,喜欢通识科的学生整体抗拒程度较低。

表二:对社会平权议题的看法。

表二:对社会平权议题的看法。

表2显示,当被问及对新移民及双非儿童的态度,喜欢通识科的学生较认同他们应享有与其他香港人同等的机遇和福利。然数据并未有显示学生因为通识科而变得“本地主义”,或是排斥内地移民。

表三:你是否认同以下命题。

表三:你是否认同以下命题。

据表3显示,对于“限制自由行旅客来港数量”,喜欢通识科与否并无造成显着的意见差异。同时,喜欢通识科的学生较同意“‘德育及国民教育课程’有需要独立成科”,证明通识科并没有令学生“本土化”或较多地参与激进“本土运动”;相反,当中的“明辨性思考”实际上令学生学会从多角度思考,充分考虑不同持分者的理据后才决定立场,而非随波逐流“为反而反”。

表四:“良好香港市民”的定义。

表四:“良好香港市民”的定义。

另外,表4显示,对于“良好香港市民”是否重要一问,喜欢通识科的学生不单较认同良好市民应关心社区和关注及参与政治,亦应重视环保和人权的议题。这正反映出通识科作为公民教育科的成功,而且学生对“负责任的公民”的理解并非只集中于政治方面,而是全面性的。值得留意的是,喜欢通识科的学生也较认同良好香港市民应“学习中国历史”和“尊重政府官员”。

通识和中史科应相互配合

是次调查证明通识科除了作为公民教育科外,同时具有国民教育的作用。德育及国民教育专责委员会于2012年的报告 中表明国民教育应全方面了解国情,而非只有单方面向好的内容。笔者认为2008年是年青人对中国人身分认同的转折点 ,若只向年青人进行简单片面的“宣传”、“说教”,反而会令他们产生期望落差及失望感。通识科正是透过列举正反两面的例子,令学生对中国国情有更全面的了解,从而更容易接纳祖国及建立其国民身分认同。

新一届特区政府于施政报告中未有提及通识科的未来发展,反而集中资源将中史科列为初中必修科,令社会部分人士担心通识科会被取代。推动国民教育固然重要,但同时寄望特区政府能明白通识科的必要性。调查证明通识科不仅未有损害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或令他们“本土化”,更能令学生变得较开放,甚至在面对两地矛盾的时候会相对包容,起到“慎思明辨”的作用。而当中史科成为初中必修科后,通识科有望可以与初中中史科衔接,加强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学生在对中国历史有初步了解后,继而可透过通识科的“当代中国”单元,进一步了解中国的文化及当代国情。

当然,作为一门新生学科,通识科于课程设计上仍有不少进步的空间。特区政府应在发展国民教育的同时增拨资源支持通识科,并为现有课程作出检讨。

参考文献

1赵永佳教授为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联席总监及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荣誉高级研究员。

2香港亚太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香港“九十后”的公民价值及参与研究》,香港:香港中文大学,2016年。链接:http://www.cpu.gov.hk/doc/tc/research_reports/CPU%20research%20report%20-%20civic_values_and_engagement_of_post90s_in_hong_kong.pdf

3虽然有人批评类似研究,指中国拥有香港主权,因此“香港人”与“中国人”之间不存在所谓选择。然而,基于身分认同同时有其客观性及主观性,相闦研究实有助我们了解部份香港青年人对中国无感、抗拒,甚至近年出现少数以争取所谓“港独”为纲领的政治派系的现实。

4是次研究将显著性水平定于0.05。即当P值 (P-Value) 小于0.05,两组数据的差异于统计学上是显著的,而P值愈小其数据差异愈显著。相反当P值大于0.05,两组数据的差异于统计学上是不显著的,数据上的差异只是来抽样误差。

5赵永佳,《解读港人“人心背离”之谜》,明报,2016年4月19日。链接: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419/s00012/1461002844165

6赵永佳、余健峰,《通识现场:通识科,“国民教育”的另类选择?》,端,2016年7月15日。链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715-opinion-yuchiu-ls/

7教育局,《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咨询及修订报告》第二章 课程咨询意见分析,2012年10月。链接: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moral-national-edu/MNE_consultation_Report_ch-1.pdf

8 赵永佳,《香港2008年,无关痛痒还是民心转折点?》,端,2016年5月17日。链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517-opinion-stephenchiu-2008/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11月号)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