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整个社会都应该遵守和尊重法治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吕英杰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整个社会都应该遵守和尊重法治

[导读]紫荆网 1月9日讯 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8日在2018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上致辞。郑若骅指出:法律制度是香港社会的支柱,而法治则是法律制度赖以成功的基石。

紫荆网(记者 吕英杰)1月9日讯 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8日在2018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上致辞。郑若骅指出:法律制度是香港社会的支柱,而法治则是法律制度赖以成功的基石。实行法治见诸于众多方面。法律是通过实践而得以彰显,但是不应该只由律师、法官和政府实践。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都应该遵守和尊重法治。我们的日常生活和一举一动,都是法治的明证。我们各人须共同承担责任,尊重、提倡和推动法治,作为本港社会的基础。

在2018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上,郑若骅谈了三个方面的问题:律政司为政府和行政长官提供法律意见的角色、律政司履行刑事检控职责时不受任何干涉,以及司法独立。

郑若骅说,律政司有职责就政府的作为是否合法及符合法例规定,向政府提供坦诚独立的专业意见。政府的角色在于为整个社会的福祉制订政策,部分政策可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实施,而有些或需透过日后订立的新法例推行。

《基本法》是实践“一国两制”这总体政策的宪制性文件,载有制订新法例时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然而,《基本法》的草拟者,即使包括被有些人视为深谙普通法传统的法律专家,均无法预料日后可能出现的种种具体情况。可以说,《基本法》拟就方式的智慧,在于其内在的灵活通变:既保留须予恪守的基本原则,又能与时并进。《基本法》是在我们的单一体制国家跨越两个法律制度的法律,由行使大陆法的立法机关颁布,在实施普通法的司法管辖区内应用。正如其他法律,不同人对《基本法》可以有不同诠释方法;而两个法律制度传统的差异,如何理解和诠释法律的分别,更令有关差别扩大。尽管如此,这种分歧就像其他法律问题,必须正确了解冲突法规则和比较法研究的概念可如何应用,方可解决。大家须真诚交换意见,更重要的是互相理解意见分歧的原因,方能做到客观分析法律问题。寻求对法律的正确诠释,殊非易事,即使对法律界的顶尖人才也不无考验;但只要同心同德,矢志落实政策,定能找到一个符合法律的解决方案。

郑若骅说,《基本法》第六十三条保障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检控与否的决定,必须就所获得的证据和相关法律进行客观和专业的分析,并按照已公布的《检控守则》行事。在作出该等决定时,不得有任何政治考虑。律政司内一贯坚守专业精神,进行法律讨论时,不作政治考虑,并且以保密尤为至要。有些决定不易作出,但不论如何艰巨,甚或不受欢迎,律政司亦责无旁贷,必须作出法律上正确的决定而不受任何干涉。

任何人追求目标,不论目标有多高尚和值得尊崇,行事都必须遵守法律。公众可透过不同途径各抒己见,社会上也设有机制,藉以推行改变。这些都是既合法亦具庄严地追求目标的正确方法。 终审法院署理首席法官陈兆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 诉 周诺恒(终院刑事上诉2012年第12号)一案中所说的话,现引述如下(原文为英文):“任何人在行使这权利时使用暴力或威胁使用暴力,又或破坏社会安宁,均无助于推展其目标。”“要达到正当目标,采取的手段不但必须和平,更要合法。无论目标有多崇高,也不能成为使用暴力或非法手段的理由,而最终更可能招致刑事责任。”

郑若骅指出,司法独立重要之处,在于提供各人都可以诉诸法院的审裁制度,确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且奉行程序公义,其重要性不可以低估。以往颁布的判决书已证明,法院秉行公义,全然以法律及可接纳的证据为本,判词亦阐述作出裁决的理据。或许有人不满判决的结果,但这并不代表司法独立受到蚕食。我们有强大的法律专业团体,司法机构稳健独立,我们都以此为荣。我有责任确保《基本法》明订的司法独立受到尊重,不会遭任意攻击或批评。我吁请社会各界秉持同一立场。

由国际组织进行的各项客观研究,均支持我们拥有独立司法机构。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香港的司法独立情况在亚洲连续三年位列第一。世界银行所进行的“世界管治指标”研究,不仅提供按年变动,更提供长期趋势。根据该研究,香港在法治方面的百分值,由1996年的69.9%上升至2016年的93.3%,在20年间由首70名之内跃升为首15名之内。这些统计数字显示香港的法治水平持续提升。

郑若骅表示,我们一方面必须继续坚决捍卫和维护法治,另一方面也要以负责任的态度行事,切勿任意发表贬低法治,并可能对其造成损害的武断言论。人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有根据和具建设性的批评和意见,有助推动正向发展,但不负责任和明显没有事实基础的不专业言论,对香港发展毫无助益。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