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法助维护国家尊严树立国家观念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顾敏康
国歌法助维护国家尊严树立国家观念

[导读]国歌与国旗和国徽一样,象征着国家的尊严和主权。放眼世界,尊重国旗、国徽和国歌乃是各国普遍之要求。美国有法例规定,当国歌响起同时国旗升起,所有在场人士必须注视国旗,右手放在心口之上,而穿着制服者更要行军礼。

01:国歌与国旗和国徽一样,象征着国家的尊严和主权。图为驻港部队海军正进行升旗仪式

国歌与国旗和国徽一样,象征着国家的尊严和主权。图为驻港部队海军正进行升旗仪式

文/顾敏康

国歌与国旗和国徽一样,象征着国家的尊严和主权。放眼世界,尊重国旗、国徽和国歌乃是各国普遍之要求。美国有法例规定,当国歌响起同时国旗升起,所有在场人士必须注视国旗,右手放在心口之上,而穿着制服者更要行军礼。印度甚至规定,亵渎或侮辱国家标志者,包括国旗、宪法和国歌,可被判监三年或罚款。在中国,国旗、国徽和国歌都是代表国家的重要标志,必须尊重。没有国家,就没有“两制”的存在,树立国家观念是正确实行“一国两制”方针的根本前提,而国歌法有助维护国家尊严,树立国家观念。

国歌法于2017年9月1日经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决议时通过,并于2017年10月1日起实施。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1月4日通过决定将国歌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之中。按照基本法第18条第二款之规定,香港特区政府可选择“在当地公布……实施”或者“立法实施”。显然,两者牵涉的是不同的程序,而前者推行要比后者简单得多。但是考虑到基本法的一些特别规定,国歌法部分条文或许通过立法变通才更为合理,所以特区政府就此展开本地立法程序亦是情有可原的。

国歌法不应以白纸草案咨询

反对派提出国歌法立法应该以白纸草案方式进行,美其名曰争取更多咨询公众的时间,其实不然。与白纸草案对应的还有蓝纸草案,两者均有咨询公众的成分,但实质却完全不同。

第一,白纸草案只是咨询文件,而蓝纸草案是正式立法文件;第二,白纸草案通常适用于一些无迫切性的立法,而蓝纸草案适用有迫切性的立法;第三,白纸草案没有立法期限的限制,所以咨询时间也没有限制;而蓝纸草案有立法期限,所以也可以透过立法会的辩论程序听取意见。

反对派不提蓝纸草案却提白纸草案,无非是想拖延立法进程。试想,国歌法经已在内地生效,而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后却可能在香港被无限拖延,试问国家的尊严何在?事实上,国歌法已经成为立法会反对派议员是否心中有国家观念的试金石。倘若反对派议员连国歌法本地立法也要阻拦和反对,只能说明他们根本不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就职时的宣誓只不过是阳奉阴违罢了。

02:从加强国家观念的角度而言,国歌法第十一条规定将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的安排是十分合理和必要的。图为香港小学生参观武警北京总队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并体验军事训练

从加强国家观念的角度而言,国歌法第十一条规定将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的安排是十分合理和必要的。图为香港小学生参观武警北京总队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并体验军事训练

国歌法不需设立追溯期

因此,特区政府理应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和本地的实际情况尽快开展本地立法,尤其在刑罚方面可以参考《国旗及国徽条例》第7条之规定:“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焚烧、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第5级罚款及监禁3年。”由于两者的性质相同,刑罚亦应基本相同。

至于将来的国歌条例是否具有追溯力的问题,目前香港存在不同的观点,主要是因为在国歌法正式立法之前会出现一段“真空期”,部分港人会借此机会故意做出冒犯国歌言行。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女士表示,如果国歌法本地立法前出现大规模侮辱国歌行为,立法会有权在立法时加入追溯期。

目前通行的刑法原理比较尊重罪刑法定和不溯及既往之原则,作为本地新立的国歌条例也应该面对未来发生之行为。虽然笔者倾向不立追溯期,但对于“真空期”内侮辱国歌的人,他们的言行或会被记录,若在国歌法本地立法后再出现冒犯国歌的行为,便能成为证明其故意及主观恶性的最好证据。

03:将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能强加学生的国家观念。图为香港某届全港学生中国国情大赛现场

将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能强加学生的国家观念。图为香港某届全港学生中国国情大赛现场

特区政府应加强教育和宣传工作

从加强国家观念的角度而言,国歌法第十一条规定将国歌纳入中小学教育的安排是十分合理和必要的。笔者同意陈弘毅教授建议,由教育局根据本地立法制定具体规则,且这种规则既符合“一国两制”方针,也不违反香港的教育原则。

至于国歌法第十二条“新闻媒体应当积极开展对国歌的宣传,普及国歌奏唱礼仪知识”的规定,香港有人认为可能会妨碍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笔者认为维护国歌尊严与维护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不是一种对立关系,而是一种利益平衡关系。国歌法旨在加强国人的国家观念,而不是压制市民对政府的反对声音。就“普及国歌奏唱礼仪知识”一点,新闻媒体应多考虑推广这一方面的工作,而不是做相反的事。

本地立法须考虑本地实际情况

根据“一国两制”的规定,国歌法在进行本地立法时可能会根据基本法与本地实际情况作出一些变更。对于国歌法第一条规定的“为了维护国歌的尊严,规范国歌的奏唱、播放和使用,增强公民的国家观念,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据宪法,制定本法。”部分人表示不能接受其中的“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为与基本法第五条“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相抵触。

其实,这种担心是没必要的。国歌象征着一国的主权,而“一国两制”代表着社会主义制度包容资本主义制度。香港既作为国家的一部分,香港市民自然要尊重国歌,并通过奏唱国歌增强公民的国家观念,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当然,待本地立法时,完全可以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对“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字句上的修改,以符合香港当前的实际情况。

有人建议,他日国歌法在港实行,市民听到国歌响起时,哪怕不跟随奏唱,亦必须站立,表现庄重。这个建议的确值得商榷,国歌法第四条规定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都是特定活动的场合。即使法例本身用了兜底条款,即“其他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但这些“其他场合”必须是与前八项的场合基本相似的,所以除非特定的马路被用于特殊的庆典和体育比赛,不然一般而言是不会被定义为“其他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为了避免香港市民在过马路时不知所措,笔者建议在本地立法时必须对“其他应当奏唱国歌的场合”进行必要的界定。

另外,国歌法在港实施后,将国歌作为手机铃声是否违法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国歌法第八条规定:“国歌不得用于或者变相用于商标、商业广告,不得在私人丧事活动等不适宜的场合使用,不得作为公共场所的背景音乐等。”该条文虽未列明下载国歌作为手机铃声是否违法,但下载国歌作为手机铃声本身已经属于在“不适宜的场合使用”。

严格执法才是重中之重

随着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将国歌法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本地国歌条例立法程序应该迅速展开,防止出现个别人士利用无追溯力规定恶意违反国歌法。

制定法律只是开始,关键是执法力度。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方面,香港并没有履行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宪制责任,即便有人辩称香港本地立法的内容已经包含第23条所涉及的内容,即禁止叛国、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煽动叛乱、禁止外国政治组织在港进行政治活动及禁止本地政治组织与外国政治组织建立联系。但是,对有关违法行为的检控却是从未听闻。非法“占中”至今已过去了三年多时间,其领头和主事者却仍逍遥法外。明朝张居正曾说,“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有法不依,执法力度不足,应该是香港法治目前最令人担忧的地方。

04:美国有法例规定,当国歌响起同时国旗升起,所有在场人士必须注视国旗,右手放在心口之上

美国有法例规定,当国歌响起同时国旗升起,所有在场人士必须注视国旗,右手放在心口之上

(作者系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教授)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2018年1~2月号)

责任编辑:刘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