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国家安全是香港的宪制责任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梁美芬
维护国家安全是香港的宪制责任

[导读]根据“一国两制”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制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制度,及具基本法的修改和解释权。

01:香港应正视保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珍惜第23条立法机会

香港应正视保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珍惜第23条立法机会

文/梁美芬

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重新强调了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而引起广泛关注。其实早在2014年6月10日国务院公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中,作为一份结合了香港回归17年以来中央政府就“一国两制”、香港基本法落实的系统性纪录,就已经吸引了民众的眼球。早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亦来到香港,讲解宪法与基本法的关系,以及香港在享有宪法的权利同时,应该履行宪法的责任。

中央一直拥有全面管治权

根据“一国两制”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制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制度,及具基本法的修改和解释权。基于这个原则,具有全国最高法律地位的中国宪法是基本法的母法。虽然部分原则不适用于香港,但所有与“一国两制”没有抵触的部分,对香港都是有效的。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主席重提,要“牢牢掌握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反映中央政府意识到部分港人对这个问题仍未有充分认识。坊间对基本法的讨论绝大部分只针对香港在“两制”下的权力延伸,而忽略了“一国”在整个行政架构中的角色以及基本法与宪法的关系。

国家对香港爱护有加

部分敌视国家的港人不断曲解基本法,而香港的教育又未能全面讲述“一国”在“两制”中的角色,使得公众包括行政、司法、立法机构的理解出现误差。

将“一国两制”的初心,向全世界、全中国及香港市民说清楚乃是国家当年颁布白皮书的用意。基本法保障“一国两制”,涵盖“一国”的主权角色和主权地位。熟悉基本法的人都知道,基本法的条文是互相约束的,比如像第2条、第5条等许多保障香港经济民生高度自治的同时,亦赋予香港维护国家主权完整的角色和责任的条文。

若将进行了违宪公投的加泰罗尼亚与香港比较,中央给予香港在基本法的保障可谓是相当牢固的。

西班牙宪法第2条及第143条赋予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地位,第2条提及“全体西班牙人民都不能做出分裂祖国的行为”,第143条提及“国家设置自治区的地区组织,各自治区根据宪法及自治区章程享有自治权,第三款自治区章程的修改须经西班牙总议会的批准方可生效。”第147条更提及“在任何情况下,国家权力均是自治区权利的补足。”而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公投违反了宪法最基本的原则,触碰宪法底线,其违宪的性质是毋容置疑的。西班牙宪法在第153条中明确赋予了国家收回自治权的法律依据:“自治区有法律效力的各项规定只是否合符宪法,由宪法法院负责监督。”第155条又写明了“第一款如一个自治区未履行宪法或其他法律为其规定之义务,或严重危害西班牙之总利益,政府可要求自治区主席改正;在自治区主席未予理会的情况下,经参议院绝对多数批准,政府可采取必要措施迫使自治区强制履行上述义务,或保护上述总利益。”若果自治政府严重威胁西班牙利益,西班牙政府可采取必要措施收回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

02:特区政府应正视保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珍惜第23条立法机会。图为某中学正在学习基本法

特区政府应正视保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珍惜第23条立法机会。图为某中学正在学习基本法

反观香港,中国宪法第31条赋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地位享有高度自治。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更强调“一国两制”在香港五十年不变,宪法亦没有写明什么情况下才会取消“一国两制”,可见国家高度信任香港。

此外,在经济方面,加泰罗尼亚每年要上缴西班牙政府20%的税项。而香港则根据基本法第7条,不需要向中央缴纳任何税款,所以,香港人实应珍惜国家对香港的爱护。

应珍惜第23条自行立法的机会

香港回归后,国家安全的立法问题在香港社会上一直引起不少争议,笔者认为维护国家安全是香港的宪制责任。

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应自行立法制定禁止叛国、分裂国家、泄露国家机密等行为,这一条款一直被反对派视为洪水猛兽。其实第23条立法一直没有在社会中得到充分讨论及了解,它最主要的规定是中央政府授权给香港特区政府就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根据更适合自己的方式去制定当地法律。这种授权予地方政府自行制定国家安全法律的做法在世界上实属罕见,即使西方民主国家如美国,其国家安全的法律也是由中央制定,不会授权任何一个州去处理国家安全的问题。

过去20年,曾有人提出要删除基本法第23条。这些来自反对派的论点,未必是经过对基本法的深入了解后提出。他们没有考虑到,若香港基本法没有第23条,那香港回归的时候,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中央政府必须将有关国家安全的全国性法律列入附件三,透过直接公布或于当地立法实施,情况就会如国旗条例、国徽条例及即将制定的国歌条例。

基本法附件三提及的全国性法律是指中国的全国性法律。基本法第18条第2款规定,全国性法律中,只有被列入附件三才适用于香港,而透过附件三适用于香港的法律必须涉及国防、外交、特区自治范围外的全国性法律。回归时,列在附件三的主要是涉及国籍法、外交权利以及驻军法等,并没有涉及国家安全的法律。笔者相信国家当时对香港充满了信心和信任,才给予香港自行立法的机会。

基本法第23条并没有列明什么时候要完成立法,相信亦是国家给予特区政府一个空间,让它在适合的时候完成立法。比较基本法第23条及附件三的法律适用问题,国家授权香港特区就国家安全自行立法乃是对香港高度信任的表现。从高度自治的角度来看,第23条自行立法对香港较为有利。回归二十载,由于政治原因,香港仍未就现行法律根据基本法第23条要求进行修订,亦未就香港法律中完全空白的部分如反分裂国家的行为进行立法,连有人到处派单张宣传“港独”的问题都无法处理。

笔者认为香港应正视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珍惜第23条立法机会。特区政府实应理直气壮、大方地与市民及各界讨论第23条的本意,汲取各界意见,为履行第23条的宪制责任再作准备。

03: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公投违反了宪法最基本的原则,触碰宪法底线,其违宪的性质是毋容置疑的

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公投违反了宪法最基本的原则,触碰宪法底线,其违宪的性质是毋容置疑的

(作者系香港基本法教育协会会长、立法会议员)

(原文发表于《紫荆论坛》2018年1~2月号)

责任编辑:刘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