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警部队进入现代化建设新阶段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夜雨
中国武警部队进入现代化建设新阶段

[导读]2018年1月10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永载史册的历史性时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武警部队授旗仪式,向武警部队授旗、致训词并接见武警部队正师级以上单位主要领导。

1月10日,中央军委向武警部队授旗仪式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这是习近平向武警部队授旗。(图:新华社)

1月10日,中央军委向武警部队授旗仪式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这是习近平向武警部队授旗。(图:新华社)

文|北京 李夜雨

2018年1月10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永载史册的历史性时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武警部队授旗仪式,向武警部队授旗、致训词并接见武警部队正师级以上单位主要领导。党中央决定,自2018年1月1日零时起,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

武警部队与人民军队相伴相生

武警部队孕育在“八一”军旗下,在漫长的民主革命岁月里,这支部队一直是人民军队的一个组成部分。新中国成立后,成立了中国人民公安部队,就是成建制的武警部队的前身。1958年,总参警备部所属公安部队和公安部所属武装警察合并,第一次正式整编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由公安部领导,1961年重新划归中央军委直接领导。经历几次序列变更,1982年中央决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担负内卫执勤任务的部队同义务兵役制的武装、边防、消防警察统一组建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作为国家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受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

其后,原属基建工程兵的水电(成立于1966年)、交通(成立于1966年)、黄金(成立于1979年)部队列入武警部队序列。1988年,武装森林警察也列入武警部队序列。

2018年1月1日零时起,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不再列国务院序列。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政治决定,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的重大创新举措,是加强党对人民解放军和其他人民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政治设计和制度安排。

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武警特警方队。

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武警特警方队。

建设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

武警部队是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保卫人民美好生活的重大职责,在维护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2015年中国政府发表的《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白皮书中,对于武警部队的建设与发展作出如下阐述:武警部队平时主要担负执勤、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参加和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等任务,战时配合人民解放军进行防卫作战。武警部队依托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立完善从总部至基层中队的三级综合信息网络系统,发展部队遂行任务急需的武器装备,开展针对性训练,提高执勤、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能力。武警部队由内卫部队和警种部队组成,内卫部队包括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队和机动师,警种部队包括黄金、森林、水电、交通部队,公安边防、消防、警卫部队列入武警序列。

中共十八大以来,武警部队始终牢记习近平主席“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的殷切嘱托,坚持以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核心需求为导向,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上奋力开创武警部队现代化建设跨越发展新局面,完成了各项重要任务,向党和人民交出了合格答卷。

新武警将在光荣历史上谱写新篇章

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实施集中统一领导,这是党中央从全面落实党对全国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思想出发作出的重大政治决定,对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为建设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按照“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对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进行调整是必然要求。从此次授予武警部队旗帜我们就可以看出其深长的寓意:武警部队旗上半部保持八一军旗样式,寓意武警部队诞生于人民军队的摇篮,传承着红色基因,表示武警部队是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下半部镶嵌三个深橄榄绿条,代表武警部队担负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海上维权执法、防卫作战三类主要任务及力量构成。

调整后武警部队根本职能属性没有发生变化,不列入人民解放军序列。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武警部队高度重视,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从政治和全域的高度统筹谋划、部署推进武警部队建设改革。党的十九大明确作出“深化武警部队改革,建设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重大战略部署,为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指明了正确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当前,国防和军队建设进入了新时代,建设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开启了新征程。

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关键和核心,是加强党中央、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的集中统一领导,是落实宪法关于中央军委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的规定。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治军,强化党管武装的根本要求,是有效解决武警部队体制性障碍和突出矛盾问题、全面加强武警部队建设的关键之举。这次领导指挥体制调整,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建制,建设按照中央军委规定的建制关系组织领导,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与武警部队各级相应建立任务需求和工作协调机制。

经历这次领导指挥体制调整改革的武警部队将在党的绝对领导下,全面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加快融入全军联合作战体系;聚力练兵备战,全面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大抓实战化军事训练;坚持依法从严,全面贯彻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要求,狠抓正风肃纪、反腐惩恶,坚决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

2018年1月10日,安徽合肥普降大雪,武警合肥支队特战中队开展“战严寒 练精兵”活动,提升部队恶劣环境下的实战化训练水平。

2018年1月10日,安徽合肥普降大雪,武警合肥支队特战中队开展“战严寒 练精兵”活动,提升部队恶劣环境下的实战化训练水平。

(作者系解放军大校)

(原文发表于2018年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