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浚生与香港的不解之缘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毛 铁
张浚生与香港的不解之缘

[导读]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2月19日不幸病逝,消息传来,令人痛惜。张浚生与紫荆杂志社有特殊的感情。

香港回归前夕,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接受记者采访

香港回归前夕,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接受记者采访

文|北京 毛 铁

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2月19日不幸病逝,消息传来,令人痛惜。张浚生与紫荆杂志社有特殊的感情。2015年10月,已经离港多年的他还给紫荆杂志社来信,信中写道:“可能是因为我与《紫荆》有特殊的感情,所以每期都会仔细拜读。”如他所言,他长期关心《紫荆》杂志发展,从杂志创刊起,就一直给予宝贵意见,令杂志社同仁受益匪浅。他的逝世带给杂志社同仁无尽的缅怀,本文就是本社原副总编辑对他的追思回忆。

浙江大学党委原书记、浙江省人民政府原特邀顾问张浚生先生2月19日下午3时15分在杭州逝世。

张浚生曾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在香港回归前后,作为香港媒体人,笔者在工作中有幸与他多有交往,亲身感受张浚生先生的才思敏捷和对年轻人的循循善诱、谆谆教诲,因此也有幸聆听了张浚生先生讲述他的人生经历,尤其是与香港的不解之缘,至今记忆犹新。

1996年6月26日,《香港基本法讲座》首发仪式在香港华润大厦举行,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左三)出席并致辞

1996年6月26日,《香港基本法讲座》首发仪式在香港华润大厦举行,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左三)出席并致辞

民族危亡中砥砺报国之志

张浚生1936年7月出生在福建长汀。张浚生曾告诉笔者,他的家乡是闽西山区里一座秀丽的小城。抗战时期是后方,福建的福州、厦门,江西的南昌等许多机关、学校迁到了这里。因此,小城也成为日本侵略军飞机空袭的目标。

他清楚地记得5岁那年,空袭警报在小城上空凄厉地响起,日本飞机呼啸着,用机关枪扫射奔跑的人群,投下成吨的炸弹,小城变成了一片火海。敌机飞走后,房屋变成了废墟,邻居的阿伯从倒塌的房屋里爬出来,满脸是血;暮色中,一具具白木棺材从他家门口匆匆抬过。有时,空袭到来时恰巧他父亲外出,全家人提心吊胆,等待父亲的归来……张浚生说:“后来长大了,读了中国近代史,不仅从感情上,而且从理性上认识到:一个国家如果贫穷落后就要受别人的欺负。”

张浚生随口能背出许多先烈们拯救危亡的壮烈诗篇。这些诗篇在他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并时时激励着他要为国家的富强、民族的振兴作出自己的贡献。张浚生中学毕业后,1954年考上了浙江大学机械系光学机械仪器专业,1958年毕业后留校执教长达25年。1980年,张浚生任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1983年调任中共杭州市委副书记。

见证香港回归历程 感慨恭逢其盛

一直到1985年,张浚生的工作轨迹还没有与香港发生任何交集。他回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英开始就香港前途问题进行谈判。我在浙江大学工作的时候,就注意报纸上刊登的中英谈判的消息。后来调到杭州市委,能看到一些香港报纸,对有关香港的问题就了解得更多了,但怎么也想不到会到香港工作。”

1984年深秋的一天,时任杭州市委副书记的张浚生接到通知,需要他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这是一个全新的、过去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当年张浚生谈到这里时,笑着对笔者说,当时他看着窗外,西子湖山色空蒙,水光潋滟,多美的西湖,多美的杭州……不过他更明白赴港工作的重要意义。

半年之后,1985年7月,张浚生赴港上任。这时正是《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生效后一个多月。本来他是准备来香港工作两年的,谁知一干就干了13年,经历了香港整个过渡期。

在香港,张浚生先后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宣传部副部长、部长。1987年起任香港分社副社长,以后还兼任分社新闻发言人,主管新闻、出版、科技文化、教育、体育、外事等工作。张浚生告诉笔者,在刚到香港的日子里,每逢假日,他总是从跑马地坐上叮当车,从港岛西一直坐到港岛东,观赏维港的美丽景色,了解香港的风土民情。

张浚生回忆道,他刚到香港的时候,市民谈论移民成风。他们专门请了顾问公司就此问题进行调查。结果表明,移民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为了家庭团聚;第二种是香港大学学位不够,中学毕业生要到美加等地念书;第三种确实是有些港人对“九七”有担心和疑虑而移民。这家顾问公司分析:第一种和第二种情况什么时候都有,难以避免;第三种情况能否避免,要视中国政府的对港政策能否坚决贯彻执行和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打消他们的顾虑。

张浚生说,香港回归之所以能实现平稳过渡,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中国政府对港方针政策的正确。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的方针,在保证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前提下,采取灵活的符合香港实际的策略:保持香港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在香港设立特别行政区,由当地人自己管理。原来有利于香港发展的一系列制度和政策,都基本上得到保留。多年的实践证明,中国政府的对港方针政策是正确的,而且是认真贯彻执行的。香港继续保持了繁荣稳定。第二个因素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内地通过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了,国力增强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港人回到内地的所见所闻,增强了他们对回归的信心。第三个因素是绝大多数港人都是爱国爱港的,他们认同自己的民族,拥护香港回归,他们对祖国有着血浓于水的感情。

张浚生感慨地说:“来到香港后,时间越长,越感到工作的意义重大;并且随着工作时间的延长,越来越深刻地增强了自己的国家、民族观念和责任感;特别是感觉到,只有国家真正的强大,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才能在外交斗争中取得胜利。这一点在工作中的感触特别强烈。”

作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新闻发言人,张浚生对中央对港方针政策的准确把握和解读,加上他的机智与豁达,为他在香港社会各界中赢得了广泛的知名度和极好的口碑。张浚生说:“我在香港的工作任务很明确,就是按‘一国两制’的方针,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使香港平稳过渡。有利于这任务完成的事就去做,该交往的就交往,该表态的就表态,因为我没有私心,更不谋私利,心中自然没有什么顾虑。”因此他也与香港上层社会的名流私交甚密,像董建华、范徐丽泰、金庸、邵逸夫等,都是他的好朋友。

1997年香港回归时,张浚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曾经对我自己能在香港直接参与收回香港的工作讲过一句话:生逢其时,恭逢其盛。我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能够平稳过渡,并继续保持繁荣稳定,当然让人十分高兴!”

1998年,张浚生先生回到浙江工作,任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大、浙江医大四校合并领导小组副组长,新浙大筹建小组组长,浙江省政府特邀顾问。在创办世界一流大学中,张浚生充分利用自己在香港的影响和人脉关系,曾聘请金庸先生担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邀请爱国爱港商人支持浙大建设,继续着他与香港的不解情缘。

2014年2月24日至28日,浙江大学发展委员会主席张浚生(左二)、校长林建华(右一)、副校长罗建红(左一)一行赴香港访问,访问期间看望了人文学院名誉院长金庸先生(右二)

2014年2月24日至28日,浙江大学发展委员会主席张浚生(左二)、校长林建华(右一)、副校长罗建红(左一)一行赴香港访问,访问期间看望了人文学院名誉院长金庸先生(右二)

斯人已逝 精神长存

2月19日,张浚生先生不幸病逝,消息传到香港,各界深感痛惜。香港中联办特发唁电表达悼念之情,唁电中称赞他,“张浚生同志爱国爱港的真挚情感、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谦逊无私的品德情操、博学多智的文化修养和豁达风趣的语言风格受到香港各界人士交口称赞。”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张浚生长时间在香港工作,积极参与香港回归祖国的过程,并对筹备成立香港特别行政区贡献良多,对香港有深厚感情,离开香港后仍一直关心香港事务。她对他离世感到难过,并向他的家属致以深切慰问。这些缅怀,表达了香港各界对张浚生先生的敬重之意与不舍之情。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张浚生先生千古!

(作者系紫荆杂志社原副总编辑)

2015年10月30日,张浚生给《紫荆》杂志来信。图为信件原文

2015年10月30日,张浚生给《紫荆》杂志来信。图为信件原文

(原文发表于2018年3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