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风云计划”成为另一场“颜色革命”的开端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司马平川
警惕“风云计划”成为另一场“颜色革命”的开端

[导读]香港政治斗争的形势,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已发生较显著变化。反对派改变过去以激进行为频繁搞事博取眼球获得支持的所谓“直接对峙策略”,开始谋划和实施更为长远、更有针对性的“议席争夺战略”。

4月3日,香港有市民团体就戴耀廷到台湾鼓吹“港独”发起抗议,促请香港大学革除戴氏教席

4月3日,香港有市民团体就戴耀廷到台湾鼓吹“港独”发起抗议,促请香港大学革除戴氏教席

文|香港 司马平川

香港政治斗争的形势,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已发生较显著变化。反对派改变过去以激进行为频繁搞事博取眼球获得支持的所谓“直接对峙策略”,开始谋划和实施更为长远、更有针对性的“议席争夺战略”。除了将主要资源与精力投放到建立全面“对抗性公民社会”、“自发性社区议政”的所谓“新型抗争模式”外,最为核心的一点在于,意图通过新一轮的政治操作,去达到全面获取席位、重新整合反对派力量的目的。而非法“占中”搞手、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所主催的“风云计划”,便是这个图谋的关键一棋。揭开“风云计划”的组织、运作、策略及意图,对于全面掌握反对派的未来动向,遏制外部势力插手和操纵香港政治事务,至关重要。

“风云计划”已悄然运作一年

根据戴耀廷去年4月份抛出的“风云计划”构想,如果反对派要影响2022年行政长官选举,就需要确保自身在2021年获得超过500个选举委员会的席位;而要获得500席选委席位,唯一也是最大的突破口就在“港九区议会”、“新界区议会”两个界别的总共117个席位当中;要取得这些选委席位,反对派就需要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全面出击。

而据戴耀廷以及反对派的估算,区议会总共452个直选席位中,反对派获取300多个席位的可能性较大。为此,急需寻找300名以上地区服务的“风云战士”。只要确立这些人员以及具体的服务选区,尽早投入“服务”,再加上综合、协调的全方位的选举及宣传工程,便可以最大的胜算,“夺回”被建制派控制的区议会,最终影响特首选举,从而“逼使”中央政府改变现有的政治制度。

“风云计划”从提出到现在已整一年,据称已经完成了从概念到实施的“重要过程”。有消息称,募集“风云战士”的计划,已经在4月初基本完成;4月底至5月初将举行5场“政治素人讲座”,展开实质性推进步骤;7月立法会休会后,还将举行一场“地区政纲”大辩论;10月前正式形成全港18支地区“风云联队”,以及18支“风云后援队”。按其运行速度,反对派2019年区议会选举工程将提前一年,若最终“风云计划”顺利落实,将对选举结果乃至整个政治形势产生重大且深远影响。

实际上,这一系列计划一直在悄然推进。戴耀廷从去年11月开始至今年2月,不停穿梭于全港18个区议会,“物色”每一个区的合适人选;到了4月中,已经寻觅到逾200人。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为过去一直有参选或者是有政团支持背景的人选。当中包括来自于民主党、公民党、民协、工党、新民主同盟、街工、社民连,以及所谓的“独立民主派”(包括﹕葵青连结动力,沙田、荃湾、屯门、天水围、蓝田、将军澳、油尖旺社区网络,本土民主前线、人民力量、民主阵线、土地正义联盟等)。与2016年反对派的区选协调不同的是,此次大幅增加了非法“占中”后兴起的“伞兵”组织及所谓“本土派”成员。

虽已经找到部分“风云战士”人选,但并不代表已能“摆棋布阵”。据透露,目前“风云计划”遇到最大的问题是“撞区”,尤其是在油尖旺、将军澳、九龙城三个地区最为严重。未来需要进一步作出协调,但由于各地区组织、政团存在较大的利益冲突,最后极可能还有个位数无法妥协的选区。然而,这些都无关宏旨,对反对派的核心策略无关紧要。

此外,今年7月中立法会休会之后,反对派区选协调人也即“民主动力”与戴耀廷,将联合其他反对派团体举行一场“地区政纲”的大辩论,以作为来年区议会选举的地区性政纲的蓝本;并通过这场辩论会,为今年10月份成立的全港18支“地区风云联队”、18支“风云后援队”进行人员协调,希望在今年底前正式组成。到明年1月或农历新年前,所有反对派的区选结盟工作正式完成。

戴耀廷是外国政治势力“代理人”

目前看,“风云计划”不仅已经成型,且也已跨出整合反对派力量的重要步骤。那么,为什么戴耀廷要搞这个“计划”,其真正意图是什么呢?

对于戴耀廷,不能小看了他搞破坏的能量。不仅仅因他发动了非法“占中”,而更在于他所扮演的真正角色。他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法律系副教授,也不只是一个政治运动的搞手,而是一名肩负政治任务、负责实际操作、策划重大政治部署的外部政治势力代理人。非法“占中”耗资巨大,数以百万甚至千万港元计,他何来这笔钱?同样,“风云计划”远非一个反对派内部对话的平台,而是涉及庞大的地区组织运营、社区政治运作的具有政党性操盘的“中枢”。如果没有资金的支持,所有“计划”,不论“风云”也好、“雷动”也好,是绝不可能推出和落实的。那么又是谁在幕后给予政治指令、输送政治资金?从媒体不断披露的事实看,以美国为首的外部势力正是操纵木偶戴耀廷的黑手。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由外部势力指使戴耀廷搞的“风云计划”绝不只是“协调”反对派多争几个席位那么简单,而是有更大阴谋的险恶计划,因而切勿被“风云计划”所谓的夺取议席的目标说法迷惑。整个“风云计划”的核心,并不在于要在区议会或选委会获取多少议席,因为制度因素使然,反对派不可能取得太大的突破,多十席、少十席,区别都不大。“风云计划”的真正目的,是要从无到有,形成一个整合反对派选举的“协调平台”、建立“长效”的“动员机器”。

第一,“协调平台”是针对参选人,即是让反对派各派别有一个坐下来谈的机会,改变过去互相猜疑、互相抢夺资源的状况,形成一个“长效”的选举内部筛选机制与统一政纲的缔结平台。一旦在2019年运作成功,则可以在未来每一次选举中延续下去。第二,“动员机器”则是针对选民,通过“地区风云联队”、“风云后援队”两个角色,平日发挥宣传作用,选举期间则作为竞选工具,形成一个可以全盘操控全港18个选区选票走向的“中央平台”。

因此,“风云计划”如果在2019年区议会运作得逞,则会彻底改变现有选举模式与政治格局。届时反对派即便无法推出一个与建制派全力抗衡的政团,但众多小政团形成的联盟,也足以在关键议题上推翻甚至主导政治形势发展;而原本一盘散沙的反对派支持者,则会形成一个强而有力的互相合作的选民群体,他们可以按需要策略性作出投票,也可以发动类似建制派的地区势力。

外部势力插手组织香港基层网络

4月中,戴耀廷在接受网媒访问时这样说道﹕“过去‘民主派’在18区各自为政,甚少联合行动,希望‘风云计划’除协助寻找参选人外,还可为‘民主派’在每区缔结政治联盟,产生协同效应。18区各有特色,各区联盟会各自订立主题,冀可提高选民投票意欲及争取支持。”戴氏的核心目的,也即在于此。

换一个角度来说,他就是要作为美国等外部势力在香港的代理人,发号施令,盘整四分五裂的反对派组织。而一旦第一阶段目的达到,则外部势力以及反对派在香港的政治操作空间就会变大,包括以更大的所谓“群众对抗运动”逼迫中央作巨大让步,甚至发动一场类似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更大规模的“修宪公投”,其能发挥出来的政治能量,显然远非现时松散的、各自为政的反对派所能比拟。

以当前的情况分析,反对派还不足以做到完全的成功,内部的利益冲突并没有得到有效化解,而“风云战士300”最终能获胜的也可能只有三分之一。但是,即便做不到百分百,只做到一半,也足以影响选举结果的天秤,一如两年前的“雷动计划”。若再经4年运作,到了再下一届选举,则有极大可能形成巨大的政治组织势力。应当看到,“风云计划”有点类似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计划,核心是做群众运动工作,其次才是做选举协调,是否能取得选委会主导地位则是最次要的。香港社会必须对“风云计划”有足够警惕,切勿受其政治口号迷惑,更要对外部政治势力直接插手干预香港的议会选举甚至插手组织基层网络,作出直接的反制措施。因为一旦“风云计划”成功,就意味着另一场“颜色革命”的开端。

(作者系资深评论员)

(原文发表于2018年5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