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搜救:为了同胞的冀盼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炳友
汶川搜救:为了同胞的冀盼

[导读]十年前,2008年5月12日的黄昏,我从新闻上得知四川汶川发生八级大地震的噩耗。翌日凌晨得悉香港特区政府将会派出一队搜救队前往四川协助搜救,当时希望能够为国家出一分力的我,毫不犹豫地接受该搜救任务。

2008年5月15日,香港特区搜救队飞赶赴四川灾区救援。图为搜救人员深入危楼进行搜索(图:香港消防处)

2008年5月15日,香港特区搜救队飞赶赴四川灾区救援。图为搜救人员深入危楼进行搜索(图:香港消防处)

文|香港特区搜救队队员、救护总队目 李炳友

十年前,2008年5月12日的黄昏,我从新闻上得知四川汶川发生八级大地震的噩耗。翌日凌晨得悉香港特区政府将会派出一队搜救队前往四川协助搜救,当时希望能够为国家出一分力的我,毫不犹豫地接受该搜救任务,随即与同事回救护站准备装备及紧急药物,前往东涌消防局候命。

灾区场面令人痛心

由于成都机场当时受到地震影响,不能正常运作,我们只能在东涌消防局候命。直至5月15日的凌晨,成都机场宣布重开,我们随即登上前往成都的航班,赶赴救援。

当我们抵达成都时,发现市区没有异样,可是当我们在前往灾区的途中,便赫然看到一些倒塌的建筑物,以及在马路两旁席地而睡的灾民。抵达其中一个地震重灾区绵竹市汉旺镇时,我们看见数以千计的解放军整齐排列在马路两旁、准备救援。步出车外,看到的是一片颓垣败瓦,灾区内的建筑物无一完整,伴随着一阵阵的尸臭味,场面令人痛心,惨不忍睹。

当时抗震抢险指挥部委派我们负责搜索东方汽轮机集团厂房在山上的总部办公大楼,抵达该大楼时,看到一个呈“凹”字的建筑物,大楼中间位置几乎全部倒塌,可见当时地震威力相当强大。据指挥部资料,在地震的一刻,大约有20多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正在大楼开会,因此他们极有可能被困在眼前的一堆瓦砾中。而一群失踪者的家属则站在封锁区外等待,等待着亲人的消息。

来自遇难者家属的致谢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当时很多失踪者都被数以吨计的混凝土压着,情况并不乐观。每当我们挖出遇难者,送往临时停尸间时,失踪者的家属便会一拥而至,希望眼前盖着白布的遇难者不是自己的家人。接着听到的是一阵阵悲泣声,看到这些画面,在场的搜救人员亦不禁落下男儿泪。到了夜深时分,正当我们在营地休息时,突然间传来阵阵的爆炸声。步出营幕,看见当地的村民一边哭泣,一边燃放烟花。原来根据当地习俗,每当有村民过身,家属便会燃放烟花,希望亲人能够安息,早登极乐。

随着时间的流逝,失踪者的生存机会变得越来越渺茫,家属的希望渐渐变成绝望。记得有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当时家属们哭着对我们说:“即使亲人已经死去,也求求你们一定要寻回他们的遗体!”最后虽然我们成功寻回所有失踪者,可惜并没有发现生还者。正当我们感到气馁之际,遇难者的亲属反而过来感谢我们,感激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寻回亲人遗体。

争取哪怕万分之一的机会

搜救期间我们感受到数之不尽的余震,有一次,当搜救队伍正进入大楼地库进行搜索时,身为安全主任的我,在视察现场环境情况时突然感到强烈震动,情况十分危急,于是立即发出响号,通知全部队员马上撤离现场,前往安全地方集合。可是发出响号已经超过一分钟,还有两位队员未有报到。正当我准备报告队长之际,大家发现一名队员正在地库的入口扶着另一位队员出来,接着我们全部队员立刻上前协助他们尽快撤离,可见我们搜救队的队员情如手足,共同进退。

在灾区的每一个晚上,我们也会开会检讨当日的搜救行动,以及诉说心声。纵使我们在日常工作上经常会接触到生老病死,面对着这个充斥着愁云惨雾的灾区,我们亦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为上天令他们与家人阴阳相隔而感到痛心;我们亦为只能寻回失踪者的遗体而感到灰心。

但是我们从没放弃,因为我们是身经百战、肩负着香港市民和国内同胞冀盼的专业队伍。受灾同胞在如斯绝境也没有轻言放弃,每一刻都流露着强大的求生意志,作为救援者,我们更要争取每一个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机会,为他们带来希望。

转眼之间,八天的救援行动便告结束。尽管搜救结果未如人意,但我们并没有带着遗憾离开。每位同袍都竭尽所能,时刻都将同胞的托付记在心上。最终,专队将报称被困的遇难者遗体全数寻回。

我偶尔从互联网上的资讯得知四川灾后的重建工作进度,喜见同胞生活现已重回正轨。有道“时间是最佳的治疗良方”,我衷心祝福四川民众忘记过去,抖擞精神,昂首挺胸继续走这条并不平凡的人生路!

2008年5月19日,香港特区搜救队为四川地震遇难人士默哀(图: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

2008年5月19日,香港特区搜救队为四川地震遇难人士默哀(图: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

(原文发表于2018年5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