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指示为香港科学家带来巨大鼓舞——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荣誉教授陈清泉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许上福
习主席指示为香港科学家带来巨大鼓舞——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荣誉教授陈清泉

[导读]习主席的指示,激励和鼓舞了香港科研人员的士气,激发了作为港人在国家这个大家庭的主人翁自豪感。香港科学家作为中国科学家的一部分,今后有了更大的英雄用武之地。

5月15日,“新时代新机遇”内地与香港创科合作研讨会在香港特区政府总部举行,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国家科技部副部长黄卫、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黄柳权、香港中联办副主任谭铁牛和香港创新科技局局长杨伟雄出席并发表讲话。

5月15日,“新时代新机遇”内地与香港创科合作研讨会在香港特区政府总部举行,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国家科技部副部长黄卫、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黄柳权、香港中联办副主任谭铁牛和香港创新科技局局长杨伟雄出席并发表讲话。

文|紫荆杂志记者 许上福

习主席的指示,激励和鼓舞了香港科研人员的士气,激发了作为港人在国家这个大家庭的主人翁自豪感。香港科学家作为中国科学家的一部分,今后有了更大的英雄用武之地。

习主席指示带来更大“英雄用武之地”

5月14日,新华社播发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在港两院院士来信作出的指示。同日,国家科技部、财政部发布了“关于鼓励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参与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组织实施的若干规定(试行)”。为了贯彻落实习近平主席的重要指示,加强内地与香港的创科合作,15日“新时代新机遇”内地与香港创科合作研讨会在特区政府总部举行;同日,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召开领导班子会议,研究如何更好更快推动中央支持香港发展国际创新科技中心的有关精神及配套政策在港落地落实。

看着内地和香港有关部门抓紧把习近平主席的指示落实到行动上,陈清泉,这位香港大学电机电子工程系的荣誉教授、去年6月联同23位在港两院院士给习近平主席写信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心潮澎湃。他对记者接连说,很高兴、很鼓舞、很振奋。

他表示,有关改革不仅仅是简单地国家科研经费过到香港,香港买的科研仪器到内地免税的问题,而是激励和鼓舞了香港科研人员的士气,激发了港人在国家这个大家庭的主人翁自豪感。香港科学家作为中国科学家的一部分,今后有了更大的英雄用武之地。就他所知,今后还可以做到三个方面:申请开展国家科研项目,申请作项目负责人,申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

香港科学家一直在寻求作为的天地

陈清泉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来到了香港,先后任职香港理工学院和香港大学,最后做到香港大学电机电器工程系主任以及香港工程科学院副院长,是香港知名工程专家;他精于电力驱动、电动汽车和智慧能源系统,参与创立世界电动车协会,是“亚洲电动车之父”。1997年,陈清泉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在香港的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他同时拥有美国、英国、乌克兰的工程院院士的称号。作为香港科学家,他从不失爱国之心和报国之志,担任内地多所大学的名誉教授和国企的高级科技顾问,并在2003年担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

然而他在香港从事科研几十年,感觉科学家的手脚被一种无形的束缚绑住:他最早在香港倡导电动车技术,但电动车没能在香港成为一个产业;其他技术也一样,很难孵化成为一个推得开并带动产业的引擎。尤其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香港社会普遍看重地产和股票,企业有高科技需求也是向国外购买,不给本地科技机会,从政府到民间对科技研发意欲很低。回归初期一度成立创科顾问委员会,并打算与深圳联手合作,但遭到时任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的冷遇而搁浅。其后又遇上金融风暴,香港社会对增加投入、发展高科技的意愿更低,出现“不要HIGHTECH, 宁要LOW TECH”的错误思潮,以至于政府对科技的投入一直在经济总量的百分之一以下徘徊,相比周边的新加坡二点多、日本四点多和内地科研投入为世界第二,差距很大。陈清泉把香港发展科研的短板归纳为,投入小,缺规划,无机制;而香港没有成长起一个世界知名科技企业,是因为机构和企业没有努力去打破科学-技术-产品-市场之间的障碍和壁垒,没有一个很好的孵化器,难以把科技转化为推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动力。

另一边厢,祖国科技发展的脚步一日千里,高铁、大飞机、大轮船的制造令世人刮目相看,同时自由贸易区、国家开发区,尤其是粤港澳大湾区等重大规划相继呈现,到处都是对科技的呼唤。然而包括陈清泉在内,香港的科学家感到英雄难有用武之地,香港科学家的作用没能发挥,因为两地科研事业中存在障碍:内地科研经费难于跨境申请和使用;到内地开展科研,所购买设备仪器需要报税。这两个问题存在已久,要是能突破多好。

领袖关切香港科学家的所思所想

去年6月间,陈清泉和几十位在港的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几次磋商,认为要打破这个障碍,不仅是为香港科研人员找到科技事业的又一春,更重要是要实现报效祖国的迫切愿望和发展创新科技的巨大热情。于是,24位两院院士联名向国家主席习近平写信,文字不长,但两页纸反映了院士们内心的真实想法。

陈清泉没想到的是,习近平主席非常重视在港两院院士的来信,作出了重要指示,并迅速部署相关工作。陈清泉说,当初听到看到主席的指示时,内心非常激动,差一点就流出热泪。主席日理万机,还想着香港的创新科技发展,想着香港的科学队伍,这才是我们真正的人民领袖,真正想人民之所想。

陈清泉说,以前也曾给内地一些领导写过信,但批示都很笼统,多是简单几个字。而习主席作为全国人民的领袖充分把握香港情况,对在港院士来信作的指示,不仅字数多,而且一整段一整段,站位高,指示明确,有肯定有勉励,有方针有部署,体现了国家领路人的远见卓识。主席的指示拨开了自己长久以来内心的迷惘,包括香港科技创新要怎么发展,香港科学家要怎么发展的问题。

习主席肯定“香港拥有较雄厚的科技基础,拥有众多爱国爱港的高素质科技人才,这是我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一支重要力量”,明确“促进香港同内地加强科技合作,支持香港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发挥内地和香港各自的科技优势,为香港和内地经济发展、民生改善作出贡献,是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题中应有之义。”这段指示引起陈清泉和香港两院院士们的很大共鸣,备受鼓舞,对未来创新科技发展增添了信心和力量。

习主席在指示中又明确指出,“要重视香港院士来信反映的问题,抓紧研究制定具体政策,合理予以解决,以支持香港科技界为我们建设科技强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陈清泉说,习主席的指示令香港科学家们感受到了领袖的关怀和爱护,并切身体会到,在中华民族复兴大业中,香港科学家不是局外人,香港科学家是中国科学家的一部分,由此树立起强烈的主人翁意识。陈清泉赞同特首林郑月娥的说法,中央为支持港澳地区科技创新发展出台的政策,不单是为香港科技创新发展打下了强心针,更盛载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香港科技人员以至全体港人的重视。

着重从三个方面落实好习主席指示

中央支持香港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在香港一时成为话题。陈清泉说,香港完全有这个条件。香港的大学有全球化视野,与国外同行有密切的联系,科学研究水平高,香港700万人的城市就拥有44位国家两院院士,科学家密度是除了北京上海以外全国最高的,但能否成为中心,有中央的支持,还要靠自身的努力。对于如何落实好习主席的指示,把香港建设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为香港和内地经济发展、民生改善作出贡献,陈清泉从科学家角度说,香港可以着重做好三方面的事,即规划对接、主导孵化和引导参与。

陈清泉认为,从整个香港而言,不缺少技术、人才和资金,但缺少好的机制和规划。特区到上届政府才有了创新及科技局,规划也是香港科学园有小规划,科学家们没有见到香港整体和长远的科技发展规划,应该好好结合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做好本地科技发展规划,主动融入到国家的大发展。政府要有专门的办公室对接内地的科技规划和发展;

要发挥政府主导科研孵化的角色,推动科研的转化,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目前香港科学园也在做科研,做的是和大学一样的工作,没有真正发挥角色作用。香港要学习新加坡政府孵化中心的做法,由政府出钱,拥有二三百个科学博士,将大学研究成果进行孵化,再由科学家、企业家和金融专家的团队进行评估,把有市场的项目推出进行融资生产,这样科技转化才能确实带动生产力进步;

“一国两制”,一国是本,一国是源,特区政府要引导和提高香港整体科研人员对国家的认识,莫再错过新时代中华民族复兴带来的机遇,这个机遇包括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的发展。陈清泉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全球实力最强、机会最多的湾区,现在湾区内的9个城市都在竞相推出政策,抢人才上项目。他说,在最近一次湾区城市交流会上,看到以色列科学家也在,香港科学家真的要有紧迫感,不然就要边缘化了。

香港科技自身要强起来,陈清泉还提出三个希望。一是希望香港科技增加投入,做大体量,增加原创科技。香港院士虽多,但工程院院士不多,表明了香港社会承建商和顾问商多、不重视科研工程的社会现实。选工程院院士一个标准是要负责做过重大科研工程,但现实是香港重大科研项目稀少,投入上千万的科研少之又少。香港八大院校近三年总科研经费年均179亿港元,但北京仅清华大学2018年科研经费就达269亿,差距很大。二是希望香港有好的科技发展氛围。香港现在政治掣肘发展,拖累民生,也影响到科技事业。反对派什么都反对,有时让人觉得在香港是浪费时间。陈清泉说,他在北京设立有院士科创中心,在土耳其、韩国设立了分中心,接下来还要在以色列和德国设立分中心。暂时没有在香港设立,是因为自己是八十几岁的人了,同样的精力放在其他地方很快见到效果,希望香港少些动不动就反对的情况。三是希望在香港的国有企业,特别是大国企,在做大做强香港科技中发挥领头羊作用。在供和求两方面,国企一定能扮演一个非常积极的角色。

陈清泉教授带记者展示他在港大的实验室。

陈清泉教授带记者展示他在港大的实验室。

陈清泉教授在办公室接受《紫荆》独家专访。

陈清泉教授在办公室接受《紫荆》独家专访。

(原文发表于2018年6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