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谷断崖巨石泥浆中救助96名生还者——香港飞行服务队空勤主任忆汶川救灾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张耀敦
在深谷断崖巨石泥浆中救助96名生还者——香港飞行服务队空勤主任忆汶川救灾

[导读]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空勤主任的日常工作范围包括:运送政府人员到偏远地方执勤、空中监察、内部保安、吊运物资及协助扑灭山火等,但首要任务还是拯救生命及运送伤病者。

文|香港 张耀敦

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空勤主任的日常工作范围包括:运送政府人员到偏远地方执勤、空中监察、内部保安、吊运物资及协助扑灭山火等,但首要任务还是拯救生命及运送伤病者。十年前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香港飞行服务队曾千里驰援。紫荆杂志特约参与救援的空勤主任张耀敦回顾那段往事,展现这支神秘队伍的风采。

交通运输部之EC225型直升飞机香港飞行服务队之超级美洲豹直升机共执行26次拯救行动,救助了96名生还者,接运了84名支持人员及合共10.7吨物资和装备往返灾区

交通运输部之EC225型直升飞机香港飞行服务队之超级美洲豹直升机共执行26次拯救行动,救助了96名生还者,接运了84名支持人员及合共10.7吨物资和装备往返灾区

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作为国家的一份子,香港特别行政区除了在金钱上作出援助外,更派出多个救援单位,其中包括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我还记得地震后第二天,部门已安排预计出发救援之同事先到医院接受防疫注射,及将所需之飞机器材、医疗用品、飞机及个人之补给品、以致空中喷洒系统(可因应防疫需求喷洒消毒剂)先作好预备以“随时候命”。2008年5月17日到6月4日,在3个星期的行动期间,交通运输部之EC225型直升飞机及本队之超级美洲豹直升机共执行26次拯救行动,救助了96名生还者,接运了84名支援人员及合共10.7吨物资和装备往返灾区。

山体移动,深谷和断崖布满巨石、泥浆和瓦砾,大大增加了救援及飞行难度

四川地形跟香港相差达三倍——四川山峰平均海拔高度超过3,000米、香港最高峰大帽山海拔不到1,000米。加上山区天气经常骤变,浓雾处处,能见度往往低于目视飞行之下限。而且汶川地震后又发生多次强烈余震,灾区不少高山在发生大规模山泥倾泻后山体移动,河流遭堰塞湖截断,深谷和断崖布满滚落的巨石、泥浆和瓦砾,大量电缆和电线混杂其中。我们一时又无法取得灾后最新之地形图和导航资讯,大大增加了救援及飞行难度。四川五月间那种潮湿、闷热的天气,对我们算是另一种考验。幸得香港特区政府驻成都经贸办公室及其主管陆仿真先生,以及与我们从2002年开始有飞行交流活动的国家交通运输部救捞局的同志们的帮忙及协助,才能使我们在短时间内投入服务!

我们被安排在广汉机场跑道旁一个开放式停机棚,原址是停泊小型飞机的位置。我们放了几张椅子及电脑,便成了临时办公室及指挥中心。每位队员都期望把握“黄金时刻”尽量拯救生命。每天早上6时30分前,我们就会到达指挥中心听取简报及分配工作,进场预备飞机及装备都赶在黎明前“天黑黑”的环境下进行。从早上飞行至下午约6时左右,每次任务一般约3半小时完成。每天飞行任务完毕后,各人要花上1个多小时做飞机保养、维修、物资补给及准备明天飞行,才能返回旅馆休息。

我们全力拯救同胞生命,也感受到了来自内地同胞的浓浓情意

在四川救灾期间,我们全力拯救同胞生命,也感受到了来自内地同胞的浓浓情意。广汉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可能担心我们在短时间内适应当地气候和环境会有困难,不单组装了一辆已退役的小消防车为所有工作人员定时送饭、送饮用水,更安排了医护人员确保我们身体状况良好以应付每天繁重之工作。

还有一大班自愿救灾的高中学生穿梭我们中间协助我们。他们年龄约15至18岁,有男有女,跟我们的工作时间相若,女孩子会被派往担任协助文书工作或在指挥中心内处理杂项事务,有力气的男孩就帮助搬运。他们从不抱怨辛苦,有空挡时便安静地坐在一旁,喝口水及稍作休息。作为一个小孩的父亲,我被他们的表现感动了!

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一次余震。因每天工作繁多及在酷热环境下工作,到了晚上,我们总是尽量争取多休息。有一天凌晨约四时半,当我的身体还是极之疲累之际,忽然感到床被大力摇晃了两次,跟着便听到救捞局一位同志在我房门外大喊:“耀敦,快起来!”当时我实在太疲倦,决意不逃。但相隔2分钟后又有第2次余震,那位同志竟然从地面走回我一楼房间再扣门。这次我为他安全着想,起身和他一起跑到地面安全地方。我还深刻记得他第一句跟我说的是:“耀敦,地震要逃呀,我是不会把你掉下的。”太感动!太感谢!

临近回港前的三天,直升飞机已飞回香港总部,剩下来要做的工作是确保所有救援器材妥妥当当运送回港。那个晚上是我第一次在市内小店吃饭,相约救捞局几位老朋友聚一聚。可能是因为我的口音,服务员确认我是香港救援人员。点菜后老板一家人和店内一些与老板相熟的客人,就逐一前来跟我们道谢,感谢我们冒着地震危险来协助四川人民。他们的真性情令我大为感动!

香港飞行服务队每天从早上飞行至下午6时左右,每次任务一般约3个半小时完成

香港飞行服务队每天从早上飞行至下午6时左右,每次任务一般约3个半小时完成

昔日灾区残疾学生中有人已在备战冬残奥会,他们的坚强令人动容

地震过后四川省人民医院及相关企业和机构在香港特区成立了“站起来”公益组织,为在汶川地震中受伤而造成截肢的伤员提供高端假肢矫形器材和康复训练。截至2018年3月,共有564名地震伤员接受康复治疗。我很荣幸有机会当她们在港接受跟进手术期间接待她们。

这些伤者中不少人当时还是学生。记得约地震后三年多,她们的腿部虽然已完成截肢手术及安装义肢,但因还在发育期,骨骼仍然在发育和增长,需要每隔2至3年便回香港接受磨骨手术及治疗。她们给我留下特别深刻印象。

她们并没有太在意别人对她们伤残的看法,更没有因此求过特别的厚待。有一次带她们去看电影,当我们这班叔叔还在查看哪些商场有最完善之伤健设施之际,她们却出乎意料地强烈拒绝安坐在戏院地面轮椅位置,反而要求中层最佳观看位置。进了影院后,我们还没有安放好她们的轮椅,她们就以俩人一组,单脚跳到预订的位子上。

因为父母需要工作,自手术后,她们大部份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起居饮食,就算有人家境比较富裕。她们说自己虽不幸受伤,但已长大成人,独立是理所当然的。其中一位小女孩的志愿是当空中服务员,她积极学习英语,而且很有信心地跟我说:“叔叔,你看着,在不久的将来航空公司一定会接受安装义肢的空中服务员!”根据“站起来”组织的资料,其中还有名叫赵秘的女孩,今年21岁,地震夺走了她的右小腿,但热爱运动的她已是国家队单板滑雪运动员,更在备战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

(作者系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空勤主任)

民航直升机抗震救灾指挥部为香港飞行服务队救灾人员送上锦旗

民航直升机抗震救灾指挥部为香港飞行服务队救灾人员送上锦旗

(原文发表于2018年6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