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重出前台 外部势力加剧干预港事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卓 伟
黎智英重出前台 外部势力加剧干预港事

[导读]香港仿佛有这样一个规律,每当外部势力大力干预港事之时,黎智英及其旗下的《苹果日报》也会转趋高调,以扮演外部势力喉舌的角色,备足资源并且动作频频。

文|香港 卓伟

香港仿佛有这样一个规律,每当外部势力大力干预港事之时,黎智英及其旗下的《苹果日报》也会转趋高调,以扮演外部势力喉舌的角色,备足资源并且动作频频,从2003年的“七一”游行到2014年非法“占中”,到每次立法会及区议会选举,均是如此。但当外部势力调整策略重点,不再“特别关注”香港问题时,黎智英及《苹果日报》又会转趋低调,频频传出财困、缩减规模的消息。

黎智英勾结外部势力被市民骂“汉奸走狗”。图为香港市民到苹果日报大楼外抗议黎智英

黎智英勾结外部势力被市民骂“汉奸走狗”。图为香港市民到苹果日报大楼外抗议黎智英

每当黎智英走出前台,再次投放大量资源到旗下报刊,并且不避嫌直接介入反对派行动的时候,往往正是外部势力正大肆干预香港事务的时候。随着黎智英不久前再次出任壹传媒主席,主导这个外部势力在港的主要喉舌,加上他再次积极介入反对派事务,包括死撑“强抢手机”事件的立法会反对派议员许智峯,再加上公民党梁家杰、杨岳桥高调赴美“哭秦庭”,这一连串动作的背后都有一条主线贯通,就是外部势力正在展开新一轮围堵中国的行动,不但有无理的“贸易战”威胁,更利用香港作为牵制中国的反华桥头堡。黎智英重新走出前台,正说明新一轮反华大合唱再度奏响。

黎智英突然又大搞《苹果日报》玄机何在?

黎智英在2014年参与非法“占中”被捕后,辞去壹传媒主席及董事等职务。早前壹传媒却发出声明,表示黎智英将重返壹传媒,担任集团主席与董事,并在今年2月生效,宣示黎智英将重新主导壹传媒旗下报刊。而在他重新担任壹传媒主席后,随即有不少搞作,包括停止再出售连年亏损的《壹周刊》纸本杂志。黎智英更重组了壹传媒董事会,委任了曾任英文虎报及南华早报总编辑的祈福德(MarkClifford)出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在3月还委任了曾任华尔街日报出版人的Louis Gordon Crovitz为独立非执行董事。两名具西方背景的资深传媒人加盟,引起不少业内人士关注。

同时,黎智英亦改变了前一段时间大幅裁员、缩减资源的做法,并且增拨资源加强港台两地《苹果日报》的编采,增加评论版篇幅,并且以“杂志式的编辑手法”进行排版,加强舆论影响。《苹果日报》近期更大幅增加了国际新闻的篇幅,尤其热衷于报道不利中国的新闻,包括为美方的贸易战摇旗吶喊,为其违反国际贸易秩序的行为寻找理据等,这些都显示黎智英有意再次大搞纸媒。而他不久前更撰文推翻其“纸媒已死”的论调,以“世事无绝对”为题,写自己面对70岁老年岁数之际,对纸媒开始改观,称“世事无绝对,纸媒也不会完全消失,为何要接受宿命做缩头乌龟”,以此为自己改变立场而辩解。

近年由于销量及广告急跌,黎智英旗下的壹传媒录得连年亏损,黎智英早前已经开始“变卖家产”,相继将《忽然1周》、《FACE》、《ME!》及《Next+One》的香港及台湾业务出售,甚至连旗舰杂志《壹周刊》亦要一并变卖,虽然交易以难产收场,但已经反映黎智英近年由于资金紧绌,正在大幅缩减资源,并且将纸媒资源转投到网上新闻。但现在他对于媒体发展的判断突然却出现180度转变,不但不再“变卖家产”或任由旗下报刊苟延残喘,反而重新增加投入,这个转变来得太突兀。如果从经济角度出发,壹传媒旗下报刊每况愈下,销路及影响力不断下降已是难以逆转,在商言商,在仍有一定叫价能力时将其出售是最明智的做法,也符合黎智英一贯作风,但他突然要大搞《苹果日报》,并且亲身走上前线,要对《苹果日报》进行大改革云云,显然不是出于经济考虑,而是政治上的需要。

早年的“Foxy解密”与“维基解密”早已揭露,黎智英是反对派的最大单一金主,每年资助额以千万港元计,尽管在壹传媒录得严重亏蚀,黎智英入不敷支的情况下,有关资助仍然未有停止。不少坊间评论已指出,黎智英捐助反对派政客的行为,等如是藉着巨额资助控制反对派政客,而以他的财力和壹传媒的经营环境,能够长时间巨额资助反对派,这些庞大资金绝不可能是黎的“私己钱”,背后可能有其他势力通过他作为资助反对派的中转站。

为外部势力干预港事担当喉舌

更令外界疑惑的是,揭密文件显示黎每次“捐款”,都先将款项存入Mark Herman Simon户口,再由他购买本票,存入收款人户口。Mark Simon是黎智英得力助手,也有美国中情局背景,黎智英每次捐款给香港政团都要先经过一个美国人的银行帐号,做法极不寻常,更加显出这些资金来源成谜。而这些来历不明的资金,不但是反对派政客赖以维生的资源,更直接关系《苹果日报》存亡。

《苹果日报》等壹传媒报刊,自诞生第一天起,已经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和目的,其起跌也往往与香港的政治形势有直接关系。《苹果日报》最风光、最有搞作之时,往往就是社会政治对立最尖锐、外国势力介入香港最猖狂的时候,就如2003年反对二十三条事件,以及2014年非法“占中”,《苹果日报》为配合反对派政治斗争的需要以及外部势力的战略,都会大量增拨资源,不惜工本大搞网上新闻、大量增聘记者。所以,每当《苹果日报》有大动作之时,往往也显示政治斗争将会变得尖锐。

2014年非法“占中”最终惨败收场,“港版”颜色革命死于摇篮之中,美国对于港事的介入有所收敛,壹传媒随即进入“艰苦经营期”,《苹果日报》大幅裁员之下,每日页数大减,黎智英更退居幕后。及至特朗普上台,甫就任就表示中情局在外国发动颜色革命成本大而收效微,提出大量削减有关经费,令壹传媒经营环境进一步恶化,黎智英更要“卖仔(壹周刊)救亡”。

然而,近期国际环境再起变化,特朗普面对内政外交连番受挫,中期选举将至,于是又再打出中国牌,企图通过所谓贸易制裁迫使中国就范,为之后的选举制造“政绩”。在这个时候,壹传媒又开始派上用场,黎智英高调由幕后重回台前,壹传媒旗下报刊也得到新资源大肆搞作,甚至连壹周刊也不再卖盘。在亏损严重之下,黎智英仍然可以大增投入,这显然不是一个经济决定,而是一个政治决定,当中显示外部势力需要壹传媒旗下报刊再次发挥作用,配合其新一轮遏止中国的战略。

同时,黎智英也再次高调起来,虽然身为传媒集团主席,仍然不避嫌介入政治,早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的“强抢手机”事件,受到社会舆论批评,连不少反对派人士也不值其作为,但黎智英仍然撰文为许辩护,声称“许智峯为了抵抗不正当的阴谋,没想好策略行事,犯的是年轻人疾恶如仇的冲动,出发点是对,但行为是错的”。黎智英身为反对派“金主”,其公开撰文撑许智峯,客观效果就是要求甚至指示反对派必须保住许智峯议席,不要支持立法会的谴责。结果在黎智英撰文之后,反对派随即转了口风。

黎智英及反对派政客合奏反华大合唱

此外,早前戴耀廷到台北出席一个研讨会时,公然鼓吹“港独”,引起社会公愤。黎智英又在台湾《苹果日报》撰写长文,形容批评戴耀廷的人是“奴才”,更称这是“别有用心的人煽风点火”,“诬蔑”戴耀廷。黎智英的文章不但是为戴耀廷辩护,更是要发动反对派跟从支持戴耀廷。黎智英近期高调出来三番四次对反对派下指示棋,指示反对派将矛头指向中央,显然就是为配合外部势力的战略。

国际形势的变化,令黎智英的壹传媒以至反对派政客再次奇货可居,成为外部势力打遏中国的棋子。正因为如此,一边厢,黎智英突然有了资源大搞《苹果日报》,更加明火执杖地“指导”反对派政客;另一边厢,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该党党魁杨岳桥高调赴美,挟洋自重,并指美国对“一地两检”所谓“公然违反”基本法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们“感到安慰”云云。这一连串的行动,都是为配合外部势力正在奏响的反华大合唱,也让香港社会警惕,外部势力正在加剧干预香港事务。

(作者系香港资深媒体人)

黎智英给香港带来的是“毒苹果”(图:黎智英献金漫画展twitter)

黎智英给香港带来的是“毒苹果”(图:黎智英献金漫画展twitter)

(原文发表于2018年6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