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大选对中国投资项目的潜在影响及启示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黄思华
马来西亚大选对中国投资项目的潜在影响及启示

[导读]最近,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率领的希望联盟胜出大选,马来西亚出现建国以来的首次政党交替。胜选后马哈蒂尔在记者会上表态支持“一带一路”,但重申有多个项目需要跟中方重新谈判。

文|香港 黄思华

最近,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率领的希望联盟胜出大选,马来西亚出现建国以来的首次政党交替。胜选后马哈蒂尔在记者会上表态支持“一带一路”,但重申有多个项目需要跟中方重新谈判,令中国在马项目出现不确定性。不过笔者判断,新政府完全推翻现有大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不大,总体而言中马两国合作前景仍可保持平稳,但中国未来对外投资及“一带一路”合作可由此获得两项重要启示。

截至去年7月,中国企业累计在马来西亚签订承包工程合同总额597亿美元。图为马来西亚关丹港新深水码头防波堤。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入股关丹港后与马方合作伙伴一起加快了对关丹港的改造升级(图:新华社)

截至去年7月,中国企业累计在马来西亚签订承包工程合同总额597亿美元。图为马来西亚关丹港新深水码头防波堤。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入股关丹港后与马方合作伙伴一起加快了对关丹港的改造升级(图:新华社)

中国内地和香港都是马来西亚主要外资来源地

近年,中国内地和香港是马来西亚的主要外来投资来源地。根据马来西亚央行数据,中国对马来西亚直接投资(FDI)由2008年的约10亿林吉特上升至2017年的超过100亿林吉特。与此同时,来自香港地区的FDI亦快速增长,2013年-2017年的年均投资额超过100亿林吉特,相信部分是由在港中资企业的对外投资所带动。

对比直接投资,中国在马承包工程规模更大。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中国企业累计在马签订承包工程合同总额59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275亿美元,即有高达321亿美元的未完成工程承包合同。

此外,前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2016年及2017年两度出访中国,签署了多份投资协议及合作备忘录,当中涉及各种大型基建项目,如港口、工业园、新城市等。中方在马来西亚的潜在投资可能比两国的官方统计更为庞大。从市场资料看,中马过去五年签订的基建及房地产项目总额接近1,350亿美元,包括:东西岸的大型城市开发、高铁、港口、机场、填海、工业园及炼油项目,其中在柔佛州(Johor)的森林城市(Forest City)总投资金额更高至1,000亿美元,开发周期长达20年。

新政府完全推翻现有大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希望联盟的政纲,新政府将指示马来西亚财政部重新检讨所有与外国合作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另外,加强财政管理及优化财政预算案透明度也是新政府的施政重点,尤其部分大型基建项目是由政府担保,并透过各种特殊目的公司(SPV)进行融资。财政部正计划重新审视这些项目的财务安排,以了解政府财政的真实状况。

不过,新政府多次强调,重新审视大型项目是要纠正国阵政府的缺失,以确保与外国合作的投资项目是优质、可让大众受惠的,同时又不会大幅加重本国债务负担,而非针对任何一个国家。加之大型基建项目的合同在正式签署前都会经过多个法定步骤及前期准备,如环评报告、工程设计、经济效益评估等,且多个项目是由中资企业与当地官方机构或企业共同开发,相信州政府及本地企业也不愿意承担相关的违约罚款及单独开发项目。

综合上述情况,笔者判断,新政府完全推翻现有大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不大。较大机会出现的情况是中马双方就项目合同的部分细节,如财务安排、利润分配、成本、利息开支等,进行重新谈判。这个过程将为中标的企业带来额外的行政及合规成本,甚至令项目出现延期,继而影响其工程开支及整体回报率。

房地产开发项目或面临较大挑战

值得关注的是,综合希望联盟的房屋政策及当地市场的基本因素,中资房地产开发商在马投资项目或面临较大挑战。

希望联盟提出的一项重大政策是增加可负担和可租赁房屋。过去十年,马来西亚的住屋楼价指数不断上升,已超出当地年轻人的负担能力。在此背景下,新政府承诺于执政两届任期内兴建100万间可负担房屋。此外,政府将在全国各地推行“先租后买”计划,以及制定政策限定房地产项目必须严格在特定时限内完成发展,以阻止发展商囤地。政府亦建议给予本地中小型开发商政策奖励,让它们有能力和大型开发商展开良性竞争。以上政策一旦同时推出,马来西亚房屋供应将进一步增加,特别是定价在25万林吉特以下的可负担房屋。

目前,马来西亚住宅市场的租金回报已出现下行。市场统计显示,部分私人住宅的租金回报率已低于4.5%-5.5%的房贷利率。马来西亚央行亦于2018年1月加息,成为首个进入加息周期的东盟国家。受经济增长带动,马来西亚家庭的财政状况持续改善,但其家庭债务占GDP比重在2017年底仍处于84.3%的较高水平。房屋库存高企、潜在供应上升、贷款利率向上及家庭债务偏高这四大因素或限制马来西亚楼价的上行走势,令来自海外的投资需求受到影响。

预计中马两国合作前景可保持平稳

尽管如此,笔者预计中马两国的合作前景仍可保持平稳。

一方面,希望联盟提倡公平及高透明度的公共管治理念,估计马来西亚将来的大型基建项目在招标及筛选过程中将有更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并让公众在谘询过程中有更广泛的参与。目前,总值约170亿美元的马新高铁项目正进行国际招标(2018年12月到期),预期这是新政府审批的首项大型基建计划。考虑中国已竞得东海岸铁路项目,马新高铁若能够使用同一铁路标准,两条高铁将可取得较大的协同效应,所以中资铁路企业在马新高铁的招标上仍具有相当的竞争力。

另一方面,除大型基建及房地产外,中资企业在马来西亚的产业投资亦有显著增长,其中华为更把地区总部设立在吉隆坡。

此外,按照马来西亚统计局数字,2017年中国与马来西亚双边进出口额为678亿美元,同比增长17%,中国已成为马来西亚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出口额达到294亿美元(占其总出口额13%)。

考虑到马哈蒂尔在选前对中资项目的批评主要是针对前总理纳吉布的施政,且他上一次执政时对华态度亦相对友好。因此,新政府的对外立场或出现微调,但不至于令中马两国关系出现明显转向。

然而,我们不应因此忽视“中国投资”在此次选举后期受到的广泛讨论,中国未来对外投资及“一带一路”合作仍可由此获得两项重要启示。

一是海外基建项目须同时注重经济发展前景及公平利益分配。此前,马哈蒂尔反对外国大型基建项目的理据是:马来西亚民众未能分享到相关经济成果。实际上,大型基建项目对推动经济发展的长远效用是无庸置疑的,而且普罗大众可透过经贸活动增长、就业岗位增加、效率提升等多方面受惠。问题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仍有不透明及分配不公的印象,特别是西方媒体在这方面的立场是相对偏颇的。因此,在进行海外投资时,中国企业可多关注投资目的地的发展需要,如本地工人培训、环境保护、改善生态环境、提升公共服务质素、协助受影响社群等,更多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以回应本地民众诉求,并藉此提升企业的国际形象。

二是应利用“一带一路”的多边合作机制,加强经贸关系互信。随着“一带一路”合作框架持续推进,这个以基建投资为主的多边合作机制已逐步成形,这开辟了一个重要国际平台,让中资与外国企业共同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基建项目,从而减低政治敏感度、实现风险分担的作用。在现有国际规则的基础上,“一带一路”合作机制可作进一步优化,形成一套适合沿线国家的投资规则,以加强基建项目的可持续性及稳定性,让企业及投资者得到更完善的保障。

(作者系中银香港经济研究员)

中资企业在马来西亚的产业投资亦有显著增长,增加了当地的就业岗位。图为马来西亚中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生产线,该公司84%的员工为马来西亚本地人(图:新华社)

中资企业在马来西亚的产业投资亦有显著增长,增加了当地的就业岗位。图为马来西亚中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生产线,该公司84%的员工为马来西亚本地人(图:新华社)

(原文发表于2018年6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