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琼:粤港澳大湾区中的香港角色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李慧琼
李慧琼:粤港澳大湾区中的香港角色

[导读]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表示,广东要抓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重大机遇,携手港澳加快推进相关工作。

文|香港民建联主席 李慧琼

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表示,广东要抓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重大机遇,携手港澳加快推进相关工作。5月20日至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广东调研时强调,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要立足三地优势,加强三地联动,高质量高起点做好大湾区规划建设,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对香港而言,有观点质疑大湾区“只是将香港由一个国际大都会变身为珠三角对外交流的联系者”而已;也有观点相信,香港可以充分利用自身优势、通过内地9城来扩阔发展空间,从而找到令经济再度腾飞的新契机。

李慧琼

李慧琼

粤港澳大湾区概念的提出由来已久。二十年前,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吴家玮就提出过“港深湾区”的概念,呼吁香港人要“站得高看得远,注目珠江海岸”。2015年,国家出台《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要“深化与港澳台合作,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这是“粤港澳大湾区”首次在国家层面提出。随后,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更明确提出“携手港澳共同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世界级城市群”。2017年3月,“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可见国家对“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视程度在逐步升级。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要注意的三个问题

无论从人口、GDP总值、基础设施、配套的交易中心、制造业中心,还是高校、科研机构的数量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在这些硬件条件上都不输给世界上其他成功的湾区。

从开发面积、常住人口、经济增长速度、港口吞吐量和机场通航量的数据看,粤港澳大湾区更是已经超越现有的世界三大湾区:美国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日本东京湾区。如果各湾区按当前增长速度发展,五年后,粤港澳大湾区的GDP将达到2.1万亿美元,全面超越其他三大湾区。

在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粤港澳大湾区成为“一带一路”最重要的门户枢纽,这里同时还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太平洋和印度洋航运要冲、东南亚乃至世界的重要交通枢纽。

粤港澳大湾区硬件齐备、实力雄厚,成为“全球第一”似乎指日可待,但细细分析,其中却也存在一些问题。

其一,其他三大成熟湾区都是“单核”的,而粤港澳大湾区则“三核”相当。纽约湾区以纽约市为中心,东京湾区以东京都为中心,旧金山湾区则主要以旧金山、其次以圣荷西市为中心。而在粤港澳大湾区内,有香港、广州、深圳三个龙头,经济总量基本相当(2017年香港的GDP总值约为2.66万亿港元,深圳约2.24万亿元人民币,广州约2.15万亿元人民币)。三城体量相当,如能实现联动发展,对整个大湾区城市群来说,是一种对外竞争优势,但如果分工不当、互动不足、缺乏协调规划,也可能会变成内部矛盾的源头。

其二,纽约、旧金山、东京三大湾区,在维持“单核”的同时,也在各自的城市群中形成了深度、密切的联合协作。

在旧金山湾区,旧金山市是政治中心、金融中心和公共服务中心;奥克兰是制造业基地;圣荷西是高新科技产业基地。湾区内成立了委员会,其统筹发展的思路是:“不能让每个城市自顾自地建设,完全不和其他城市交流,而是通过城市之间良好沟通共建区域:共用的交通运输系统,共同承担解决人们住房等问题的责任。”

纽约湾区已经存在百年,其区域规划协会从20世纪20年代就开始为整个湾区内各城市的协调发展做规划。

在东京湾区,日本运输省港湾局早在1967年就提出了《东京湾港湾计划的基本构想》,把东京湾区内的7个港口整合为一个分工不同的有机体,形成一个“广域港湾”,职能分工体系鲜明。各港口群虽然保持各自独立经营,但在对外竞争中则形成一个整体。

相比之下,粤港澳大湾区存在金融中心、物流中心和科创中心的资源重复配置问题,珠三角城市间传统制造业的同构性也非常明显。并且,目前尚缺乏可以协调各城市发展的顶层设计。

其三,虽然粤港澳大湾区的空港年载货量比其他三大湾区的总和还多、港口集装箱年运量是其他三大湾区总和的4倍,但其第三产业的比重只占约六成,总体上还处于港口经济和工业经济阶段,尚未达至较高级别的服务经济阶段。相比之下,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及东京湾区的第三产业比重均接近或超过八成。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单独看香港,其第三产业的比重达九成,可以为大湾区内其他城市的第三产业发展提供经验和借鉴。

值得强调的是,湾区经济之间的比较,不在于大,而在于强;不在于规模,而在于品质;不在于单体城市,而在于城市群和产业圈的集聚和扩散能力。

5月20日至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广东调研自贸试验区建设和深化粤港澳合作等工作。这是5月22日,韩正在深圳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与深港青年创业创新团队互动交流(图:新华社)

5月20日至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广东调研自贸试验区建设和深化粤港澳合作等工作。这是5月22日,韩正在深圳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与深港青年创业创新团队互动交流(图:新华社)

香港的优势与角色

粤港澳大湾区内有三个关税区、三个货币区、三个合同区、三个法律区、三个教育区。有人认为,这对于大湾区内部的协调合作是一个不利因素,但在笔者看来,对香港来说,如果善加利用,这恰恰是一种竞争优势。

宏观上来看,“一国两制”、自由港、特别行政区的制度叠加效应,扩大了香港在贸易和产业合作上的选择面。经济和司法体系有别于内地、港元与美元挂钩、金融市场开放、出入境相对简易、以中英双语为官方语言,与国际商业市场完全接轨……这些因素让香港在享有“一国”之利的同时,更加拥有“两制”之便。

具体来说,在企业层面,香港一向是跨国公司设立地区总部或代表办事处的热门地点。香港相对国际化、便利的生活环境,对外资企业高管深具吸引力,同时,将总部设在香港,也方便他们与珠三角地区保持紧密联系。截至2017年6月,香港共有3,752家地区总部和地区办事处,代表其位于香港以外地区的母公司。在这些公司中,76%是负责在中国内地的业务。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庞大的经贸体量、香港在大湾区中的独特作用,将进一步巩固香港“总部基地”的地位。

在科创层面,香港科技业者更为熟悉外国先进科技,而且善于使用根据国际标准开发的技术,可在协助内地有关项目进行商业化方面发挥所长。此外,相比内地,香港对知识产权能够提供更好的保护,并拥有优良的专业服务,这些都是吸引海外科技、创意、研发及众多自设研发部门的设计生产公司以香港为平台与中国内地及亚洲其他市场进行知识产权交易的因素。因应大湾区未来科技与创新的发展需要,香港正可发挥知识产权贸易的优势,一方面引进所需海外技术等知识产权,同时协助大湾区的科研成果推出市场并发展国际市场业务。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提到,大湾区发展对香港而言,重点有三个,包括“双市场”“创新科技产业”和“土地资源”。

一直以来,在与全球其他金融中心的比拼中,周边的珠三角地区都是香港强大的“靠山”,本港很多产业与珠三角地区建立了密切的关联,如超过70%的香港珠宝产自广东番禺,六福、周大福、谢瑞麟等品牌均在当地设厂加工。在高铁、港珠澳大桥等口岸基建完成以后,对接内地高速运输系统、利用河套科技园与深圳合作来发展创新科技产业,对香港来说,都是新的机遇。

如果香港能够充分利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契机,重新在经济发展上占据鳌头,将更能够体现“两制”的优势与必要性。

藉助湾区机遇解决本港问题

香港社会目前面对的两大主要问题,一是经济发展遇到瓶颈,二是生活成本高昂。如能有效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既可以为香港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突破现时瓶颈,又可以为港人提供更多元化和优质的工作职位、甚至更宽松的居住环境,解决部分民生问题。

那么,香港如何才能有效地融入大湾区?笔者对此有以下具体建议。

其一,在金融、科创方面,香港应与大湾区其他城市联合发展金融科技,通过对人工智能和电子支付等领域的研究和实践,提升区内金融机构及工商业的营运效率,例如打造高度互联的电子支付系统、建立广泛应用的区域平台,降低区内交易成本。

还可以在大湾区内成立国家级科技创新中心,为湾区提供最佳的科创资源和平台。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提及,特区政府将预留额外500亿港元支援创科发展,其中200亿港元用于落马洲河套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创科园)第一期。这或将成为一个积极的开端。

其二,在民生方面,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国民待遇”。现时有20万港人在内地工作,两万多港人在内地安老。港人在内地工作和停留超过183日,便要向内地缴交个人所得税。建议放宽此项安排,将出入境当天只算作半天,以及将周末和节日假期等非工作日数排除在外;更可以考虑“先行先试”,规定在内地工作的港人按香港税率向内地政府缴税。

此外,港人在内地只能以回乡证作为身分识别,很多时候会遇到问题,比如申请内地电子支付系统、开设银行户口、使用共用单车时,常常无法办理,港人长者在内地乘车、去公园或博物馆,也享受不到长者优惠。笔者建议,可研究在广东省“先行先试”,放寛港人申领内地身份证的规定,向在广东省工作或安老的港人发放内地身份证明,令其在内地的生活更加便利。

医疗方面,可由特区政府定期向广东省政府缴付差额,或研究将医疗券扩展至粤澳,让港人在整个大湾区内均可享受医疗保障。

其三,“土地资源”是大湾区规划带给香港的另一项福祉。港珠澳大桥通车后,香港与大湾区内其他城市之间将形成“一小时生活圈”、“三小时生活圈”,对于“寸土寸金”的香港来说,这是一个极佳的突破民生瓶颈的契机。笔者建议,可以在珠海、中山、惠州等城市兴建“香港村”,兴建居屋让香港合资格居民申请。同时,也可以在大湾区内开办医院、健康养老中心,为港人长者提供安老保健服务。

4月25日,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智库论坛在港举行。图为主礼嘉宾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报告(2018)》《2018粤港澳大湾区智库发展报告》发布揭幕

4月25日,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智库论坛在港举行。图为主礼嘉宾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报告(2018)》《2018粤港澳大湾区智库发展报告》发布揭幕

(原文发表于2018年6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