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澳渔村:繁华都市的“世外桃源”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莫洁莹 韩泓
香港大澳渔村:繁华都市的“世外桃源”

[导读]香港,一座无与伦比的国际化繁华都市,被称为东方之珠。它璀璨美丽、包罗万象,摩天大厦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街区人流如潮。

大澳村风貌。

大澳村风貌。

文|香港 莫洁莹 韩泓

香港,一座无与伦比的国际化繁华都市,被称为东方之珠。它璀璨美丽、包罗万象,摩天大厦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街区人流如潮。然而,香港大屿山以西、沙螺湾以南,有一清净脱俗的“世外桃源”——大澳渔村,在这块生活舒适、环境宜人的纯净之地,有着和高楼林立、多元动感的香港不一样的一面,至今仍保持着旧时的宁静。

大澳渔村偏居一隅,三面环山,有着长达百里蔚蓝的海岸线,连接着海水的河涌以Y字形从村中经过,形成天然的港湾。渔村风光旖旎,岛屿棋布,碧海扬波,民风淳朴,传统文化蕴藏深厚。“北有大漠孤烟亘古直,南有大澳渔火千年明。”据现有文献记载,客家人是这里的第一批居民,也是现在的居民,可谓是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捕鱼耕种维生,简单而惬意。

庞大的大屿山屏蔽了香港闹市的繁华,隔开了炫目的夜幕霓虹,阻挠了“现代文明”的侵蚀,只能望见澎湃的伶仃洋和碧洗的蓝天,和北边珠江水滚滚融入大海。连绵的山脉在这里休憩,茂密的丛林在这里呼吸,高飞的鸟儿在这里啼唱,密麻的棚屋在这里矗立,是少有的原生态养心圣地。

大澳警署文物酒店。

大澳警署文物酒店。

香港威尼斯——水上棚屋

虽是渔村,大澳的棚屋却是城里罕见的,因为棚屋都是悬于水上,被誉为“香港威尼斯”。建筑是一种特别的物品,具有切实用途,像一面镜子,映照着当地的社会文化,又像一块橡皮泥,被当地文化所塑造。正如傣族搭高脚楼,羌族造碉楼,这独具特色的棚屋,必然和当地居民的生活习俗紧密相连。

现在的大澳,有从事耕种捕鱼的客家人、居于棚屋和渔船上的蜑民、前铺后居做生意的广府人以及从事盐业的鹤佬人,四大族群共同生活在这个小小的港湾中。其中蜑民早年社会地位较低,因遭到歧视排挤才不得已逐浪而居。几百年来他们适应了海洋,海洋成为了可靠的家,飘摇不定的海浪是他们的定心神针。早期蜑民并不住棚屋,而是住在用木柱固定于岸边沙滩上的小木船里。后来才改为搭建木屋,选址在最高潮汐线之上,用木柱或石柱高高撑起,搭出一层棚屋,屋顶就用竹条编成骨架,覆上树皮,形似船篷,水流在屋底自由来去,这就是最初的棚屋。19世纪中叶后,开始有两层棚屋,屋顶也改用镀锌鍚以延长使用寿命。2000年一场大火摧毁了大澳沙仔面90多间棚屋,随后棚屋开始加入大量铁皮和水泥柱。棚屋与时俱进地发生着改变,但它最初的功能却始终如一。

棚屋多沿河涌建设,栋与栋之间连着木栈道,不必上岸便可彼此连通。朝向河涌的方向房屋均设有平台,可晒衣补网,可聊天打牌,可养花纳凉。每家平台都有一条木梯伸往水中,下梯上船便可驶往目的地,如同陆上的移动车库,还多了一份慢节奏的惬意。

大澳渔村。

大澳渔村。

百年历史建筑——大澳警署

如果说棚屋因为当地的生活需求至今能保持鲜活,那么大澳的另一历史文物——大澳警署,则是因为香港特区政府的“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而重焕生机。

大澳警署于1902年建成,见证了大澳百年的兴衰,也维护了大澳百年的治安。警署居高临下,坐落在大澳西南郊海岬高地上,一面环顾西侧及南侧的中国海,一面兼顾东面大澳海湾和渔村。警署为两层砖混小楼,背面不设走廊,正面设六开间罗马式拱券柱廊。屋顶为典型的四坡顶,采用双层屋瓦结构防雨隔热。室内空间按照不同种族作了等级区分,将欧籍、印度籍、华籍警员区别开来,反映着当时英国政府管治的等级观念。

香港拥有不同时期的各式警署建筑,大澳警署是英属皇家工兵团按英国军用《建筑模式手册》的标准建造,从侧面反映了香港警署建筑如何从《模式手册》的典型设计衍生出各式香港本土特色的建筑形式的演变过程,这种演变同时也是香港城市发展的缩影。

警署于2002年才正式关闭。为保存其历史文化价值,特区政府在2007~2008年度的《施政报告》中推出“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以企业运营、政府补贴、公众监督的形式,将大澳警署交给香港历史文化保育公司进行改造经营,成为如今的文物酒店。酒店优先聘用大澳居民,收益也回馈大澳社区,形成政府、企业、社区共同参与的良性循环。如今的警署焕然一新,外表刷上了可还原饰面漆,室内装修进行最大程度的修复,室外配套构筑物及设施也得到保留和养护,另外还增设了浪漫的玻璃屋顶餐厅,成为名副其实的文物酒店。

大澳湿地红树林。

大澳湿地红树林。

和谐生态园——红树林和白海豚

大澳能远离尘世的喧华,其地理环境功不可没。珠江的淡水与南海的咸水交汇,茂密的山林与绵长的海岸线交融,造就了这里丰富而多样的生态景观。山林里栖居着鹭鸟群,河口沼泽生长着大片的芦苇,海岸湿地保留了茂盛的濒危植物红树林,近海也活跃着中国特有的濒危动物白海豚。

红树林是一种特有的海岸带植物群落,生长于陆地与海洋交界带的滩涂浅滩,是名副其实的消浪先锋、海岸卫士。 2004年印度洋海啸中,海啸袭向周边12个国家和地区,死亡23万人,而距离海岸仅几十米远瑟纳尔索普渔村的172户家庭却幸运地躲过了海啸的袭击,原因是海岸边上茂密的红树林。可见,红树林消浪带是构筑海岸防护林体系的首选防线。种植红树林不但能防洪固堤,保护沿海村庄、农田安全,而且能够美化生态环境,促进生态旅游业的发展,维护生态平衡。可惜由于人类围海造地、砍伐过度等原因,破坏了红树林的生长环境,导致如今濒危的处境。大澳的红树林生长于近岸的河涌一带,这约60多公顷的红树林湿地,不仅是天然的防波堤,亦是天然养育场,许多鸟鱼虾蟹会在此觅食、栖居,热闹非凡,每当夕阳西下,可在虎山看见百鸟归巢的壮观景象。沿海除了红树林,还有成片的芦苇。芦苇林和红树林一样,可栖息水鸟、固定土壤。芦苇迎风飘荡,水鸟不时飞起,也是一道难得一见的风景。

中华白海豚。

中华白海豚。

中华白海豚体呈粉红色,胸鳍圆浑,尾鳍有力,眼睛乌黑明亮,喜欢跟着渔船成群围绕伴游。它们常住河口一带的生境,主要栖息地为红树林水道、海湾、热带河流三角洲或沿岸的咸水中,因此在大澳的近海十分活跃。幸运的人能够碰到海豚跃出水中,或探头出海面,那场景令人终生难忘。

中华白海豚。

中华白海豚。

大澳生态环境优美,无论是夏日的海景还是秋日的流星雨,冬季的日出还是春季的白海豚,游客们总能在这找到独有的乐趣。对钢筋水泥的城市来说,这里更像是一个生态公园,是学习如何与自然相处的活教材。

大澳虾酱。

大澳虾酱。

海味香飘四方——特色虾酱

渔村生活简朴,却令人流连忘返,必归功于这桃源般的美景和生活方式,但当地美食也是重要原因。除了常见的海鲜,大澳还特产一种美味——虾酱,因其原料和制作手法都是大澳独有,做菜时辅佐能自成风味,是当地人的家乡味道,也是外地人赞叹的美食。

虾酱的灵魂——银虾,白天通常躲在海底,以防天敌袭击,到夜深人静时方才出动觅食,因而虾身更见洁净,口味清甜。渔民将银虾捕捞上来后会立刻将其清洗加工,筛除淤泥杂物,用古法石磨将其磨成碎粒,放入缸内,再以海盐铺在虾粒上,同时加入花椒、桂皮、茴香等香料,用木棍将它们混合拌匀。一般每50kg虾粒需加入6.5kg盐,之后要压紧抹平,以促进分解。有时为了加速发酵,还要加入一种当地出产的“咸虾叶”,边腌制边发酵。之后要再次将虾粒细磨成细滑膏状,并在烈日下曝晒多时,当发酵完成呈现出微红色时,咸香味浓的虾酱便制成了。大澳特产银虾,加上大澳海盐,才能做成地地道道的大澳虾酱。对大澳人来说,这必是不可磨灭的童年回忆。

繁华深处藏仙境,喧嚣尽头不孤独。大澳高峰时期曾住有三万多人,如今只剩三千人左右。渔村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起起伏伏,见证了香港的从无到有。如今,这个繁华都市之外的“世外桃源”,又成了人们向往的难得之地。其间少不了港府积极推动生态及文物保护、刻意控制游客总量、活化历史建筑等做出的努力。

现在,棚屋更加坚固,居民生活其间自得其乐。人们仍然供奉神灵,在每年的端午日神诞日虔诚地感谢神的庇护。渔民还常会出海,捕来肥美的海味自享,也令远道而来的人们争相尝鲜。海中的白海豚自在地生活,与人类和谐相处。

喧嚣尽头,把日子过成诗。

这里是大澳渔村,走过旧时代的繁荣,归于现世的宁静。

月儿弯弯入海港,夜色茫茫灯火闪亮(大澳渔村的夜晚)。

月儿弯弯入海港,夜色茫茫灯火闪亮(大澳渔村的夜晚)。

(原文发表于2018年7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