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要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方能在港实施吗?

来源: 明报  作者: 宋小庄
宪法要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方能在港实施吗?

[导读]宪法当然对香港特区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否则宪法如何是国家根本大法呢?但是香港特区实行“一国两制”,宪法有部分条文涉及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的条文,可以不必在香港特区适用,否则就会自相矛盾。

不少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宪法也是中国法律,根据《基本法》第18条第3款规定,全国法律要列入该法附件三才能在香港特区实施,否则就不可以。该款还要求列入附件三的全国法律限于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事务的法律。但宪法并不是这样的法律,所以就不可以列入附件三。由于宪法没有列入附件三,又不可以列入附件三,宪法就不可能在香港特区实施。

这种思维的两个逻辑推论是:(1)全国法律要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方能在香港特区实施,宪法是全国法律,既然没有列入,就不能在香港特区实施;(2)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国法律限于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法律,宪法中有涉及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条文,故不可以列入基本法附件三。

第一个推论涉及2000多年前中国战国时期名家公孙龙提出的“白马非马”命题。史家钱穆先生早年有〈公孙龙七说〉的论文,引述《列子.仲尼》说公孙龙有“有意不心”、“有指不至”、“有物不尽”、“有影不移”、“发引千钧”、“白马非马”、“孤犊未尝有母”7项有关逻辑学的主张。虽然钱穆说《列子》为伪书,但却表示上述七说“陈义卓绝,非后人所能伪”,又逐点与19世纪英国哲学家和逻辑学家穆勒(John Stuart Mill)的观点相比较,认为有超越穆勒之处。而研究中国科技史的英国学者李约瑟(Joseph Needham)也高度评价公孙龙的成就。笔者曾用“白马非马”分析基本法的解读问题,故认同公孙龙的确高明。

一般人总是认为“白马是马”,白马怎么不是马呢?全国法律也是法律,宪法难道不是法律吗?既然宪法就是全国法律,宪法序言最后一段还规定“本宪法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中国各族人民奋斗的成果,规定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是国家的根本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当然就要受到是否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限制。

这种说法是利用了语文的多义性。例如:在中国,法律是指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基本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在香港,香港原有法律是指普通法、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和习惯法。基本法第18条所指的“全国性法律”虽然不是指香港原有法律所说的5种类别,但应当是指以下3种情况:一、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二、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基本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三、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

附带一提的是,比以上3类法律的位阶低的部门规章、地方法规和规章不能直接列入,但如有低位阶的规章和法规在全国法律中提到,并不得妨碍该等法律被列入附件三。

到底宪法是不是法律,答案是肯定的。宪法是法律的一种形式或门类,这与白马是马的一种颜色类别的道理是一样的。但宪法是否包括在基本法第18条所指的“全国性法律”范畴,答案却是否定的。这就是“白马非马”,白马不是(不等于)一般的马。《史记.吕太后本纪》记载刘邦在位时与群臣定下“白马之盟”:“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刘邦为何要选择白马,不是黑马,不是杂色马,大概有表示纯洁之意。如果当时他杀的是其他颜色的马,就不是“白马之盟”了,而是“杀马为盟”了。所以“白马非马”并非没有道理。

基本法不可能限制宪法运作

为何宪法不是指基本法第18条所指的“全国性法律”或法律呢?主要理由是:

(1)宪法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如前所述。其他法律,包括基本法、全国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基本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都没有宪法的最高效力,也都不得减损宪法效力。

(2)宪法是上位法,基本法是下位法。由于宪法和基本法的文字并不相同,在起草基本法时,有人提出该法可能违宪的问题。为回答这个问题,1990年4月4日,全国人大在制定香港基本法时,还通过了“关于基本法的决定”,该决定明确:香港基本法是根据中国宪法制定的,是符合宪法的。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又是最高立法机构,其法律地位比全国人大常委会还要高,有监督宪法实施的职权。基本法作为下位法,不可能限制宪法运作。

(3)宪法的修改程序最为严格,严于其他法律。宪法第64条规定:宪法的修改,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五分之一以上的全国人大代表提议,并由全国人大以全体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通过(第1款);法律和其他议案由全国人大以全体代表的过半数通过(第2款)。宪法的修改程序也相当复杂,有作为宪制管理的建议案和修正案,在此就不细说了。

(4)宪法是其他法律的立法依据,其他法律、法规都必须根据宪法的条文或精神而制定,还不得与之相牴触。例如:基本法序言就规定,全国人大是根据宪法制定基本法的。因此,以基本法来限制宪法在香港特区的实施,是不正当的。

宪法对港具最高效力 部分条文不必适用

如果说宪法在香港特区的实施不同于全国法律在香港特区的实施,不受基本法第18条限制,则讨论第二个推论所说的宪法的具体内容是否满足基本法第18条第3款属于国防、外交和其他不属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事务是没有意义的。

宪法当然对香港特区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否则宪法如何是国家根本大法呢?但是香港特区实行“一国两制”,宪法有部分条文涉及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的条文,可以不必在香港特区适用,否则就会自相矛盾。对宪法在香港特区的实施可能出现的疑难,在法理上是宪法的解释问题,理应由有宪法解释权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处理。有关人士把有关的事情和问题都搞清楚再说吧!

责任编辑:庄 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