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树哲:作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三生有幸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庄蕾
林树哲:作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三生有幸

[导读]他是一位白手起家的香港企业家,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毅然回到家乡投资,成为最早到福建投资的港商,他在南安市创办的南丰针织厂被誉为“闽南第一枝报春花”。

林树哲

林树哲

文|紫荆杂志记者 庄蕾

他是一位白手起家的香港企业家,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毅然回到家乡投资,成为最早到福建投资的港商,他在南安市创办的南丰针织厂被誉为“闽南第一枝报春花”。几十年来,他的南益集团从承包经营、中外合资、独资企业,到现在的成片开发,南益集团的发展史,可以说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他,就是南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树哲。值此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紫荆杂志记者对林树哲先生进行了专访。

改革开放初期回乡投资

记者:您是较早回内地投资的香港工业界人士,当初为什么想到要回家乡投资建厂?

林树哲:1979年,我和杨连嘉、徐伟福应吕振万先生邀请,成为南益织造有限公司这家已有17年历史的公司的新股东。自我们三人正式全盘接手以来,企业面貌逐渐改观。随着香港地价、租金、薪资节节攀升,制造业被迫外迁的新闻报道不绝于报端,以致成为工厂东主们见面的热门话题。为此我们召开了董事会讨论“南益织造怎么办”。

当时的南益织造算不上业内最大的公司,但扩张的势头已经很明显,继续留在香港,显然深受束缚,成长必然有限。那么往哪里去?一个选择是南下,到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这些国家去。另一个选择是北上,回到内地家乡。南洋并非陌生的地方,早年闽南人出外,目的地都是南洋各埠,到香港其实只不过是过境而已,况且吕振万先生的建南行也曾有工厂在印尼和新加坡。内地家乡则是大家的“乌篮血迹”,我们都生于斯长于斯,从感情和了解程度来讲,南洋当然无法与之相比,所以心里就产生了回家乡创业的念头。但当时内地的环境,让许多香港人有所担心。改革开放会持续吗?过几年会不会又走回头路?

我认为,这样的担心其实没有什么必要。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关于思想、政治、经济、社会的改革开放措施一个接一个,其中许多都是不可逆转的。我是“文化大革命”后从内地出来的,我知道内地同胞经历折腾之后,人心思定、人心思治,我也相信社会有其固有的惯性和逻辑,改革开放一旦开启之后,就会一直走下去。几位董事都赞同我的观点,一致决定:往北走,回到内地,回到家乡去!大家还谈到:两年来中国的变化太快了,如果要回去,那么一定要快,抢占先机!吕振万先生也“聊发少年狂”,兴奋地说:“要回去。我送十二个字:举大旗,擂大鼓,走大道,创大业。”大家听了都一齐给他拍手叫好。

那天的董事会开得时间很长。我们走出公司的时候,观塘的大街已经华灯璀璨。我觉得心里也充满了光明,轻松而踏实。几天之后,我跨过了罗湖桥,到家乡探索办厂道路。1981年春,南益集团回到了我的家乡南安。

林树哲秉持工匠精神,定期巡视工厂,在制衣车间内指导工作

林树哲秉持工匠精神,定期巡视工厂,在制衣车间内指导工作

南益集团的发展反映出改革开放的成功

记者:您在回家乡建厂的初期遇到了哪些困难?是如何解决的?

林树哲:当时南安为南益集团选择的合作对象是二轻局下属的官桥农械厂。1981年3月,我们租用一个800平方米的铸锅旧车间创办了南丰针织厂,加工生产羊毛衣。当时中外合作的主要方式是“三来一补”,即外方来料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补偿贸易。香港南益提供原料、样板、设备、资金和海外市场,派出技术人员指导,在这个合作厂里组织生产,产品销售得到的利润补偿外方投入后双方再按合同分配。

我们和官桥农械厂合作不久就碰到一个大麻烦:劳动纪律涣散。当时“大锅饭”“铁饭碗”“出工不出力”这些观念流毒尚深,工人难以管理,生产备受影响。南安二轻局作为主管局和我们一样着急。局长陈台振亲自带着厂支部书记郭厥龟、厂长陈金锻到深圳与我们商讨解决办法。那时南安与深圳之间没有飞机,没有火车,没有高速公路,一行人坐着咔咔作响的客车,颠簸了21小时才到深圳。面对问题他们态度诚恳,是非分明,不掩盖,不护短,不推托,坚决支持我们建章立制,主动承担整顿责任。整顿开始后,一些工人纠集起来围攻厂领导,南安公安局及时介入,整顿得以顺利完成,奠定了南丰针织厂顺利发展的基础。

1986年,南安外经局与另一家港商合作的一家针织厂由于体制问题面临停产,县委县政府研究解决办法,主动地建议由南益承包经营,以消除体制上的障碍。这也开了国企改革的先河。放在今天这不算什么新闻,但在当时,却是不可思议、冒着极大风险的事情。

1989年6月,一场风波使泉州地区粮价一夜之间从0.85元飞升到将近2.00元,一时谣言四起,南益集团各厂一万多名工人连夜排队抢购餐券,骚乱一触即发。我赶回工厂,连夜赶到余县长宿舍求援。其时已过午夜,余县长紧急和刘书记等人商量,当即调拨10万斤平价粮食支持南益,并且向工人说明不要信谣,危机才得以逐渐解除。

随后我们又创办了南泉制衣厂、莆田南兴针织厂、南星机械公司、南华公司等,开发了南安蟠龙工业区。到现在,南益集团旗下已经拥有工业和地产两个子集团,公司数十家。说这些,我毫无自诩之意。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成功的企业灿如星斗,南益集团如果能够忝陪末座就已经十分荣幸了。我要说的意思是,从南益集团的发展,可以反映出国家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功。毫无疑问,4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来源于改革开放对中国生产力的解放和与世界经济的接轨。我能够作为这一历史进程的亲历者、参与者,实在三生有幸。

“我们处在能圆梦的时代”

记者: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林树哲:改革开放是一场自上而下推动的伟大的解放运动。改革开放初期,迈向新时代的大门虽然已经打开,但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旧体制、旧政策、旧习惯仍然大量堆积,阻碍着前进的步伐。怎样清除旧障碍,建立新体制,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都在“摸着石头过河”,都在设法解决问题。各级干部所体现出来的责任心和创造性,现在想来还让人敬佩不已。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改革开放初期那个年代的特点,我想说,那真是一个有梦能圆的时代!

今天是昨天的延续,中国的改革开放还在不断深入。步入新时代,在习近平主席的带领下,我们又开启新的征程,这又是一个美好的中国梦。这个梦,我们也一定能实现。

林树哲热心公益,捐资助学。图为福建中学油塘分校林树哲教学楼揭牌仪式

林树哲热心公益,捐资助学。图为福建中学油塘分校林树哲教学楼揭牌仪式

(原文发表于2018年10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