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慕智:港人不应单从商业角度看待改革开放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左娅
郑慕智:港人不应单从商业角度看待改革开放

[导读]香港胡百全律师事务所原首席合伙人、香港保险业监管局主席郑慕智是最早走进内地的港人之一。改革开放之初,他就因为客户与广东电台开展合作而有机会到内地工作。

郑慕智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分组讨论时发言(图:中新社)

郑慕智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分组讨论时发言(图:中新社)

文|紫荆杂志记者 左娅

香港胡百全律师事务所原首席合伙人、香港保险业监管局主席郑慕智是最早走进内地的港人之一。改革开放之初,他就因为客户与广东电台开展合作而有机会到内地工作。香港回归以后,他积极参与西部大开发,胡百全律师事务所成都办事处成为当地第一个境外律所,义务为四川企业赴港上市提供了大量宝贵信息。作为政协委员,他积极建言献策,将香港经验介绍到内地。在他看来,积极参与国家改革开放拓宽了香港的市场空间,他本人也是受益者,但更令他有成就感的,是改革开放让港人有更多机会直接参与国家建设。

2000年我们正式递交申请,2001年成都办事处就挂牌营业了

记者:您第一次回内地是什么时候?

郑慕智:第一次回内地是陪太太参加广交会。那时候内地刚刚开放,我们须在胸前别上丝带胸花来证明自己的嘉宾身份,才能进会场。

不过印象更深刻的是第一次和内地合作。改革开放之初,胡百全律师事务所的客户和广东电台有一个合作。我现在都记得,我作为律所合伙人去广东开会,那时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吊扇。吊扇和灯是一体的,扇页转动起来,会形成跳动的光影。当时内地与香港确实有差距。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发展很快,内地变化很大。现在有些地方的基础设施比香港还要先进。比如北京法庭已经用上全电子化庭审记录系统,香港还是半电子化,香港在这方面要加快步伐了。

记者:除了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改革开放40年来,还有哪些变化让您印象深刻?

郑慕智:我也明显感受到国家经济越来越活跃、政策越来越开放。起初,最直观感受是我们在内地的项目越来越多,要经常去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出差。

于是,香港回归以后,我们决定在内地开设办事处,地点选在了西部城市四川成都。这次投资的最大体会是:投资要配合国家的政策,真的可以事半功倍。

当年,为配合西部大开发,我随香港交易所到四川帮助西部企业来港上市,闲聊时跟商务厅的人谈及设办事处的想法,商务厅的人就把我介绍到司法厅,司法厅的人说:“四川还没有境外律所,你们来成都建办事处,我们一定支持!”2000年,我们正式递交申请,很快就拿到批文,2001年我们的成都办事处就挂牌营业了。后来,江苏省的人也找到我们,三年后,我们在南京开设了第二个内地办事处。

之后,我们非常切身地感受到了国家越来越开放。作为外资律所,我们先是获准在内地建办事处。几年后,国家政策又允许我们和内地律所联营。我们就与北京中伦文德律所联营,他们提供内地区域的法律服务,我们提供香港区域的法律服务,联合服务了很多客户,联营律所开进了16个内地城市。前年,国家政策进一步开放,允许在广东前海地区建立合资律所,我们又与中伦文德合资成立了中伦文德胡百全(前海)联营律师事务所,现在全国各地的生意都可以接了。

记者:亲身参与国家改革开放,您觉得最自豪的是什么?

郑慕智:国家改革开放扩宽了我们的市场空间,我们固然是受益者,但更让我自豪的是,改革开放也让我们港人有更多机会为国家的发展做些实际工作。比如,我们在成都设立办事处后,对四川企业、特别是“三线企业”赴港上市做了很多辅导工作,包括告诉他们怎么重组、怎样跟投资者沟通等。因为这些企业多是在美国和香港同时上市,在美上市须用美国律所,所以除了其中一家企业外,我们并没有以生意伙伴的身份参与其上市过程。但是我们依然很有成就感。我们非常愿意利用自己的专长为中国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融入全球经济做一点事。香港市场比较国际化,我们对市场经济了解得早一些,我们十分愿意与内地的企业分享这方面经验,帮助我们国家的企业更好地适应市场经济、融入全球市场。国家一些机构组织独立董事培训班,我们也都积极参与。

我有机会为国家发展建言献策,也是改革开放后才会发生的事

记者:您不仅作为投资者参与了国家改革开放,也作为政协委员积极为国家改革开放建言献策。您能讲讲这方面的故事吗?

郑慕智:我有机会就社会治理、城市管理向国家建言献策,也是改革开放以后才会发生的事。

我担任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期间,曾提出一个提案:要建立判决执行系统。因为我发现内地一些民事官司,虽然判决了,却得不到执行,法律的震慑力打了折扣,显然于法治中国建设不利。短短两年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邀请我们参观内地的执法判决系统,就已经有了明显改变——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老赖”高铁也不能坐、飞机也不能坐,传媒也有报道在张学友演唱会上都有抓逃犯,足见内地的法治环境真的改进了不少。

记者:在担任北京市政协委员期间,您关于缓解交通拥堵的提案还曾获得北京市政协优秀提案。您当时都提了哪些建议?

郑慕智:除了专业上建言献策,我也尽量把香港的城市管理经验带到内地。我是北京市第十、十一、十二届政协委员,当时交通拥堵是北京最头疼的问题。于是我做了一些调研,有意识地询问了北京的同事朋友的意见,自己在北京时也会留意观察交通,之后形成了《关于治理北京交通拥堵状况的综合性建议》,被评为2007年北京市政协优秀提案。如今这份提案的很多内容都已经见到成效。比如那时北京司机遭遇交通事故时的习惯做法是“保护现场”,打电话等警察来处理,就会堵塞交通。而在香港,如果只是车辆的损伤而没有人身伤亡,都是拍照后把车移到路边协商解决。于是我就建议在北京推行交通事故快速处理。现在北京司机已经很习惯这样做了。

在我看来,香港这块弹丸之地,能有今日之发展,一个重要因素是每个人都愿意付出时间服务社会、贡献社会。如今香港回归祖国了,我们不仅有责任贡献香港、同样也有责任贡献国家。能够把自己的专业经验、或者是香港的城市管理经验带到内地,并且看到这些建议被采纳,城市生活变得越来越美好,我感到非常快乐、非常自豪。

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香港还可以在为国家育人方面尽更多责任

记者:国家还会继续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扩大开放。对此您有什么期待或建议?

郑慕智:我是香港保险业监管局主席,就以保险业为例:香港的保险市场是国际化市场,保险产品比内地多,可以更好迎合不同客户的需求。因此,在允许外资独立投资内地保险业同时,允许两地保险业互联互通也可以是继续扩大开放的一个方向。可以在粤港澳大湾区先行先试“保险通”,让大湾区居民可以自由购买香港的保险。

另外,现在“一带一路”建设如火如荼,很多内地企业在海外的投资都在增加。风险如何管理?肯定有一部分要通过保险来控制。如果国企可以在香港组建成立专属自保公司的话,一方面可以利用香港的国际融资市场顺利分保,从而降低企业对外投资成本。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香港的再保险专业服务更好地管控风险。

记者:您觉得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香港还可以做些什么?

郑慕智:香港可以做的有很多,我最想说的一点是,香港人不应单从商业角度看待改革开放。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香港还可以在为国家育人方面尽更多责任。

比如,内地很多年轻人愿意去美国、澳洲、英国等地留学,但是美国对录取中国留学生已经有数量限制了,不知道其他国家和地区是否会效仿。其实,香港的几所大学也有世界级的水平,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香港完全可以继续肩负为国家育人的责任,成为年轻一代中国人开阔眼界、了解世界的平台。香港的学校应该有这个担当,我们不能只着眼于为香港培养人才,而是要为整个国家培养人才。

另外,香港在国家改革开放中,既是贡献者,也是受益者。香港要想把握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机遇、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就要更了解国家。现在很多香港年轻人对祖国的历史和现状还不够了解,甚至还有一些误解,比如还有人以为只要贿赂法官就能打赢官司,现实当然不是这样。因此我也呼吁创造更多机会让香港青年了解祖国。不仅仅是去内地参观旅游,最好是能和内地年轻人一起生活一段时间,或者在内地企业实习一段时间,这样才能有更深入的了解。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并不是为了称霸世界,而是为了贡献世界。香港作为国家的一部分,也应该分担一份贡献世界的责任,继续为国家改革开放贡献力量。

郑慕智提出的《关于治理北京交通拥堵状况的综合性建议》被评为2007年北京市政协优秀提案。图为拥堵的北京城(图:郭谦 视觉中国)

郑慕智提出的《关于治理北京交通拥堵状况的综合性建议》被评为2007年北京市政协优秀提案。图为拥堵的北京城(图:郭谦 视觉中国)

(原文发表于2018年10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