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官员谈对环球经济八点观察及香港得天独厚条件

来源: 紫荆网 
香港官员谈对环球经济八点观察及香港得天独厚条件

[导读]紫荆网10月19日讯 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18日在香港中小企智囊论坛上发表了他对世界经济形势及中美贸易纠纷的八点观察。

紫荆网10月19日讯 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18日在香港中小企智囊论坛上发表了他对世界经济形势及中美贸易纠纷的八点观察。邱腾华认为,香港往往在很多危机中仍能迎难而上,因为有良好的底子和条件:在“一国两制”的环境下,香港拥有独特的地位,始终得天独厚,于波涛汹涌的环境中仍可背靠大湾区,拥有不同商机。

邱腾华谈到的八点观察是:第一点,现况与前景存在颇大的落差,而且经贸环境逆转急速,同时正趋向负面。数字来说,无论是贸易、经济、就业、出口、入口和转口,到现时为止仍然向好。今年年初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时,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Christine Lagarde表示,很少有一年份如2018年般,所有指标都向上;然而她最近的言论已可谓南辕北辙;所以说现况虽然很好,但在未来,尤其是2019年的转向和落差会很大,而且有很多担忧,这是现实问题。

第二点,现况与前景的落差不单是香港一个地方单独承受,全球对此的看法亦趋于一致。就中美贸易纠纷对今年经济的影响,以及对明年经济预测有何隐忧,单看这三数星期,不同国际组织,由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IMF,以至一些银行,正不断调低今年及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测,看法较乐观的机构将之调低百分之零点几,较中肯的将之调低百分之零点五。我今早看到报道,世贸组织的总裁表示,如果贸易战继续蔓延,最坏的情况下,全球的经济增长会降低百分之一点九,这是最极端的情况。这说明,香港并不是单独应付这场战役,全球均面对美国挑起这矛盾的影响,这是全球的挑战。

第三点,这个变化越来越趋向情绪化,或变化的周期越来越短,并受国际关系或一两个国家的政策所影响,简单来说,很政治化、很情绪化。我们看到金融市场的反应更快,早数个月,美国好像是独善其身,他们的股市表现好像比其他地方好,但上两星期的情况已逆转。这急速及趋向情绪化的变化,提醒我们要注意,事情变化得很快。

第四点,香港应对上述情况的措施必须要具备短中长期的措施,并要顾及贸易,以及贸易以外其他经贸领域上的新挑战。简单来说,不可只考虑今天,亦要考虑长远,但远水亦不能救近火,所以要有周全的应对。

第五点,我们采取的短期措施必须要到位和具针对性,亦要为业界带来即时的纾缓。如果短期措施不能作出应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将面对很大的困难。过往数个月我们与业界会面曾讨论过许多措施,包括出口信用保险。企业现时有订单,但因为不明朗因素,最后买家是否能付款,或货物准备付运时,船期是否正是关税生效之日或之后,像早前运载大豆的美国货船到达中国港口刚过了关税生效日,要被征收百分之二十五的关税,这种情况是很现实和直接,如果企业有买保险便可获得赔偿,没有买的话便没有赔偿。香港出口信用保险局因此扩大了保额范围,包括付货前的保险。这些措施要具针对性,不能观望至明日、后日、明年,要针对今天的情况。所有短期措施都要即时及有效,能给予企业信心。

第六点是中长期的措施。对于香港企业来说,面对如此大的贸易波动,确实并不是一两项保险或借贷计划便能帮助他们。有人问没有订单怎算?老实说,没有人能在这么大的冲击下,有一个无风无浪、无痛无险的方式去应对。中长期方面往往是一些固本培元的措施,即如何拓展市场、提升产品、增值和升级等。去年新一届政府上任后,推出了减税措施;今年年初《财政预算案》对中小企“BUD Fund”(发展品牌、升级转型及拓展内销市场的专项基金)注资加码,这些措施均在贸易战发生前推出,在此时作为应对贸易战的中长期措施便显得更好。今年4月1日,因应特首去年选举时的承诺,政府为企业首二百万元的利得税率减半至百分之八点二五,可说是全球最低的税率。中长期措施不是只为应对目前,而是必须要固本培元,令中小企的竞争力及市场能得到好处。这亦包括一些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工作,例如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去年年底香港与东盟十国签订的FTA(自由贸易协定)是十分重要的,投资保障协议(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能令大家进入这些市场时,无需担心因一些政策的改变而遭受损失。

第七点是在应对策略中很重要的是资讯互通,与业界一起审视形势、同舟同行、迎难而上。这是重要的,因为政府所关注的地方可能是政策或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工作,但如果不能了解业界真正的需要,可能会选错药方、“判错症”,或不能及时处理。

最后一点,在一场这样大的风波中,“一国两制”是重要的。这不是政治口号,如果不是“一国两制”,如果不是《基本法》第116条及第151条赋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宪制上的独特地位,香港不能成为一个单独的关税贸易地区。现时中美之间的贸易矛盾,主要是针对内地,不是香港。我们在世界贸易组织内有自己的身分,可以与美国及其他地方据理力争,对于一些不合理地加诸我们身上的措施,可以向世贸提出。我们会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用不亢不卑、坚守原则的方式去应对。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