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蓝营大胜 民心思变与"庶民革命"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董明
台湾

[导读]这次台湾“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原有的13个执政县市只剩6个,遭遇“惨败”;而国民党自上次“九合一”选举失利后,这次夺回多个县市,甚至在民进党把持20年的高雄获胜,“洗蓝”台湾,使台政治版图洗牌。

在2018年11月24日“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籍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胜选。

在2018年11月24日“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籍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胜选。

文|北京 董明

这次台湾“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原有的13个执政县市只剩6个,遭遇“惨败”;而国民党自上次“九合一”选举失利后,这次夺回多个县市,甚至在民进党把持20年的高雄获胜,“洗蓝”台湾,使台政治版图洗牌。选举结果表明民进党在台打两岸牌恐吓“彻底失灵”,体现了台湾民众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愿望。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于11月24日进行投票,选举产生22个县市的县市长、议员以及乡镇长、村里长等。据台湾当局选务主管机关的票数统计,在22个县市长中,中国国民党获15席,民进党获6席,另有1席为无党籍。媒体称,民进党原有的13个执政县市只剩6个,遭遇“惨败”;而国民党自上次“九合一”选举失利后,这次夺回多个县市,甚至在民进党把持20年的高雄获胜,“洗蓝”台湾,使台政治版图洗牌,表明民进党在台打两岸牌恐吓“彻底失灵”,体现了台湾民众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愿望。

从这次选举结果看,岛内民意与社会心态也出现一些重要新变化、新动向。尽管统“独”议题仍是一个长期性的结构性问题,但“求新求变求实”“厌恶民进党”“厌恶蔡英文”“求生存、顾生活”成为一种新态势。这次选举可以称为一场“庶民革命”,是基层普通民众甚至农渔民或中下层民众强烈要求改变经济民生现状的一次和平革命。

不同阶层群体对蔡当局强烈不满,焦虑感上升,民心思变成为一种主旋律。对选举结果有重大影响的“韩国瑜政治旋风”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是,不同群体与阶层对蔡当局执政的强烈不满,对改革政策不满,对生存现状不满,对两岸发展前景、台湾前途与个人发展前景等多种焦虑意识上升,如公务员对退休年金减少的忧虑、民众对空气污染的焦虑、企业界对缺电的焦虑、具中华传统意识与宗教团体对推行同性婚姻的焦虑、理性选民对“台独”风险的焦虑,理性选民对蔡倒行逆施的焦虑,蓝营民众对蔡追杀国民党的焦虑,等等,让许多人迫切希望能够扭转困局与现状,民心思变与希望改变困局现状,成为一股强大的社会思潮与情绪。

蔡上台执政后,重心没有放在经济建设上,而是依然政治挂帅,大搞政治斗争,并依民进党政党理念进行政治、经济、社会改革,引起很大争议,而又自我感觉“执政良好”,号称“台湾经济处于20年来最好时期”,引起更大民怨。中间选民厌恶蓝绿恶斗,更厌恶民进党,厌恶蔡英文的虚假与虚伪,对民进党执政失望达到一个临界点。岛内媒体以“台湾最大党就是厌恶民进党”来形容民众对民进党的态度转变,这是民进党大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经济民生环保议题成为这次选举的关键性因素。从这次选举过程与结果来看,越来越多的民众尤其是普通民众更关注经济民生问题与切身利益,超越了意识形态与统“独”问题。外省人、甚至被认为是深蓝的韩国瑜在高雄市选举中掀起如此大的政治旋风与影响,获得那么多人支持,最终当选高雄市长,显然统“独”与省籍议题不再是影响选举结果的关键问题,经济与民生问题更重要。韩国瑜提出“高雄又老又穷”“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与“北漂”等口号,打动了高雄民心,也影响到周边地区的农业县市,故而获得广泛支持,让国民党在农业县市选举中获得全胜。《联合报》社论认为“经济牌冲垮绿营本土神位”。特别是农渔民均因为经济生活困难而转向支持韩国瑜。选前高雄市出租司机自行将出租车摆成一个大“苦”字,是对当下生活不满的真实写照。民进党台中市大败及全部失手中台湾,关键是与民生直接相关的空气污染所导致。

民进党推统“独”议题失效,民粹主义有逐步消退与弱化态势。多年来,台湾岛内民粹主义盛行,与“台独”意识形态交织在一起,当局政策被绑架,造成治理效能脱化,结果让台湾陷入发展困境。这次选举可以发现,陷于选举困境的民进党及行情不佳的候选人仍打“统独牌”,搞政治对立,企图激发民粹主义情绪,挽救选情,但效果并不明显,主打统“独”议题的民进党候选人姚文智、陈其迈等均输掉选举。蓝营以及民进党桃园市、基隆市候选人均回避统“独”议题,不搞民粹主义,均取得较好选举结果。民粹主义在选举中的影响与功能明显弱化,但台湾会不会走出民粹主义困境仍存在变数,任何重大敏感的两岸争议问题,都可能造成民粹主义回潮与再起。

“选能”与“选才”成为一种普遍期待。尽管蓝绿基本盘或政党仍是影响选举的基本因素,但候选人特质、风格、能力与魄力等逐渐成为影响选举的主要因素。如果这次高雄市选举不是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参选,而是其他人参选,很可能就不会出现韩国瑜政治风暴,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全岛性影响,国民党就难以大赢。在地方选举中,蓝绿因素固然重要,但不再是简单地“选蓝”或“选绿”,“选人”“选能”与政绩好坏成为影响选举结果更为重要的因素。

(作者系资深台湾问题专家、时评员)

(原文发表于2018年1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