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祠:三教同源自千秋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童丏智
黄大仙祠:三教同源自千秋

[导读]黄大仙祠,不但以其美轮美奂的精巧设计位列“香港一级历史建筑”的重要位置,而且因其连接历史与现实、文化与艺术、观赏与教育等多元功效,深受市民与游客的喜爱。走近它,你就走近了以道教发源为脉络的一段历史。

黄大仙祠(图:王明铭 视觉中国)

黄大仙祠。(图:王明铭 视觉中国)

文| 香港 童丏智

黄大仙祠,不但以其美轮美奂的精巧设计位列“香港一级历史建筑”的重要位置,而且因其连接历史与现实、文化与艺术、观赏与教育等多元功效,深受市民与游客的喜爱。走近它,你就走近了以道教发源为脉络的一段历史;深入了解它,你就更加明白它为何能经历近百年的风雨沧桑仍始终焕发勃勃生机。

三教合流:传统文化的活教材

一个阳光很好的冬日午后,笔者来到了黄大仙祠。从港铁站一出来,巍峨的山门便跃入眼帘。山门,又称“头门”,四柱擎天,瑞狮蹲伏,深红石四柱三门的格局格外大气。三门有象征跳出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外,进入神仙之乡、清静之境的寓意。与很多道观不同的是,黄大仙祠的山门上面有两块匾额,位于上方的是“啬色园”,位于下方的则是“第一洞天”。“啬色园”,“啬”乃悭吝之意,而“色”可解作“所好之物”“有欲之类”。笔者查阅了道教的典故,啬色二字,有爱精神、致虚静、省思虑、寡情欲的要义,包含导人悟道修真的意思。难怪黄大仙祠又称“啬色园黄大仙”。但笔者又不禁心生好奇:“第一洞天”不难理解,一般的道观庙宇都会给自己以一个颇有高度的定位,但稍加留神,会发现这四个字的书法,非颜非柳、非楷非行,笔力苍劲之间又似有一抹欲书还休的飘游之感,这究竟是何缘故?

带着这个疑问,笔者穿过缭绕在阳光中的缕缕青烟,走进了主殿。主祭坛中央安奉黄大仙师画像,金碧辉煌、瑰丽之中不失庄重。主殿之内,每一根梁和柱,都精心雕刻着图画,每一幅画,都讲述着一段故事,把儒释道三教文化,在这有限的空间里,阐释了内涵,并做了艺术的展示。大殿内壁上更饰有道、释、儒三教的木刻经文和图画,反映了“三教同源”的信仰宗旨。有一幅画很吸引笔者,讲的是孔子游学的场景,对子贡等学生和孔圣之间对话时的表情,雕刻得入木三分,即便是对这些典故并不熟悉的人,看罢也能感受到“尊师重教”的意味。笔者认为,这样的雅俗共赏又保持品味、以“善”化人,正是黄大仙祠颇具匠心的宝贵之处。它用艺术的形式,汲取了三教中的养分,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活教材,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向真、向善、向美。

在主祭坛背后的木雕上,刻载着仙师得道成仙传说的木雕“仙师八相成道”。黄大仙,原名黄初平,仙号赤松仙子,生于东晋时代公元328年。据传,黄大仙自小家境清贫,八岁已于浙江金华府城北金华山牧羊,十五岁巧遇仙翁指引,修炼于山上石室中,兄长黄初起一直没有放弃打听其弟下落,直至四十多年后,兄弟终得重逢。当黄初起询问羊群下落,黄大仙就带其兄往山之东面一堆白石前,突然对白石群叱喝一声,石群就动了起来,变成羊群,此为黄大仙师著名的“叱石成羊”神迹。由于仙师得道于赤松山,故有赤松黄大仙之称。这当然只是传说,但听了这个传说,走出大殿之外,回望时,惊觉大门之上“赤松黄仙祠”横匾原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而这传说,更是已流传千年。

大殿的右侧是三圣堂,这是黄大仙祠“三教合流”的又一个典型代表:关圣帝君、观世音菩萨、孚佑帝君各自独立分坐三个神坛。孚佑帝君是道教的神仙,观音是佛教的菩萨,加上麟阁供奉儒家先师孔子,盂香亭供奉佛教之燃灯佛。集三教神祇,蔚为大观。三圣堂内有楹联以“啬色” 二字为联首:“啬节有余三教同源承一脉,色空虽幻众生乐善自千秋”。读来让人感慨万千。三位尊神的神像亦用上不同的物料塑造,分别为现代的玻璃钢、传统木雕及陶瓷,凸显不同工艺的特点。原来,黄大仙祠在年复一年的改造中,也在与时俱进地引入高科技,为其修缮和发展服务,难怪它的艺术观赏性历久弥新。

五行俱全:传统建筑的妙构思

黄大仙祠建筑配合“五行”而建,谓之五形:以“飞鸾台”建筑物为金形、“经堂”为木形、“玉液池”为水形、“盂香亭”为火形、“照壁”为土形,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而这样传统的构思,如何把宗教、文化、艺术融为一体?笔者耐心地寻找答案。

飞鸾台,内外四周皆镶嵌上铜片,属于五行中的“金”格局,是香港第一座铜亭。室内除供奉黄大仙师外,亦供奉有“朝阳得道启善菩萨”。顶部四周更挂有《黄大仙宝经》的经文书法,门外有一幅对联:“修善果可登斯门,存险心勿到此地”,实在发人深省,特别是在这冬日的阳光午后,从此门进出,连呼吸都变得更加真实清澈。笔者发现牌匾上“飞鸾台”三个字的书写同“第一洞天”风格相近,却没有题字的落款,于是更加好奇了。

经堂是典型的传统庙宇建筑,内部为两层的实木结构,属于五行的“木”格局。经堂内除挂有曾为啬色园作出贡献之善长瓷相外,所有的物料皆为木质。悬挂于堂中的“为善最乐”四个大字,道出了“乐善”的真谛。

位于经堂前的玉液池为一圆形建构的喷水池,属五行的“水”格局。七朵莲花,取“七宝”之意,传说道家修炼以人身之精、血、炁、髓、脑、肾、心为七宝,归身不散,便可炼就大药。

而红色的盂香亭,供奉佛教“燃灯圣佛”,亭外的四周走廊有佛教“四大护法”的瓷器神像,格外神圣庄严。不同方位的牌匾上分别写着“三教同源”和“皆大欢喜”。看着它们,笔者心里暖暖的,像是阳光洒落在心间:三教同源,融合共生,劝人乐善,最终岂不就是皆大欢喜!多么贴切的妙构思!看来,优秀的传统建筑,之所以吸引人品味和喜爱,正因为其中蕴含了丰富的人文底蕴和哲思。

“神”来之笔:传统风俗的现代风

黄大仙祠并不大,不出一个钟,笔者就已经基本逛完。道德经书法墻的青石雕刻,凤鸣楼的绿琉璃瓦,中药局的行善济世,太岁元长殿的星座玄学,都让笔者流连忘返。不过笔者仍然心心念念地想找出“第一洞天”和“飞鸾台”这两处题字究竟出自谁人之手。一个工作人员指点笔者返回到飞鸾台探究“飞鸾”的深意。

笔者于是又返回飞鸾台,细细地观察起来,对联下方的一行小字写着:鸾鸟是中国古代传说的神鸟,是西王母的使者,负责带来神明的讯息。飞鸾有传达神谕之义。原来,飞鸾是道家占卜的一种形式:这种占卜仪式,必须有正鸾、副鸾各一人,另需唱生二人及记录二人,合称为六部人员。运用一Y字型桃木和柳木合成的木笔,在预设的沙盘上,由鸾生执笔挥动成字,并经唱生依字迹唱出来,经记录生抄录成为文章诗词,最后对该讯息作出解释。原来“第一洞天”和“飞鸾台”就是用这样的形式“写”成的。笔者恍然大悟:“神”来之笔,原也是人之杰作,只不过赋予了内心的一份虔诚和热爱。

潘女士在这里工作已经三十余年了,她见笔者看得认真,和笔者攀谈起来。她告诉笔者,黄大仙祠终年香火旺盛,特别是除夕夜,有很多人甚至提前一天就来排队,就为抢新春的第一柱香,香港人称之为“头香”。“大家觉得这是好彩头的意思,很多年了,抢到头香的人,第一句往往都是希望香港平平安安,希望大家都平安快乐。这就是向善的文化力量吧。”潘女士说。

的确,短短的一个小时,笔者注意到,黄大仙祠的管理机构啬色园,不仅仅维护着黄大仙祠的日常运作,更引导人们参与到传统的习俗当中,而且在传统习俗中融入现代的理念,颇受人们欢迎。比如“趁墟”,就是以有机环保及优质农产品为主题的市集活动,包括有机蔬果、优质渔农产品、艺术手作及绿色理念分享与展示等;同时,还邀请环保、有机、养生领域的专业人士分享绿色生活心得,多元化的活动旨在保护本土农业资源及支持环保创业,为生活增添更多绿色。

黄大仙祠金华分迹牌坊(图:大山 视觉中国)

黄大仙祠金华分迹牌坊。(图:大山 视觉中国)

黄大仙祠景区内一角(本刊记者 庄蕾 摄)

黄大仙祠景区内一角。(本刊记者 庄蕾 摄)

黄大仙祠终年香火旺盛,特别是除夕夜,有很多人就为了抢新春的第一柱香甚至提前一天就来排队(图: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

黄大仙祠终年香火旺盛,特别是除夕夜,有很多人就为了抢新春的第一柱香甚至提前一天就来排队。(图: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

(原文发表于2019年2月号《紫荆》杂志)

责任编辑:余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