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应助香港补五大短板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王春新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应助香港补五大短板

[导读]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在体现国家战略所需的多个层面、尤其是开放和创新这两大核心领域,极力突显香港的功能和地位。

4月15至16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深入探讨多项议题,包括粤港澳大湾区和香港作为地区创新枢纽所带来的机遇(图: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

4月15至16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深入探讨多项议题,包括粤港澳大湾区和香港作为地区创新枢纽所带来的机遇(图: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在体现国家战略所需的多个层面、尤其是开放和创新这两大核心领域,极力突显香港的功能和地位。然而,香港能否真正发挥作用,关键不在于有没有优势,而在于大湾区能否补足香港之短板,破除束缚其发展的诸多障碍。因此,大湾区规划要成功落实,关键要立足于补香港之短板。

文|香港     王春新

补香港科技产业化之短板

创新是世界级湾区的灵魂和主旋律,粤港澳大湾区也不例外,且是当务之急。大湾区能否实现规划提出的“打造具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目标,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香港与珠三角九市的合作,尤其是作为第一核心引擎的港深合作。

在科创领域,香港的优势和不足都十分突出。如果我们把基础研究当作是“头”,科技创新产业当作是“脚”,那么香港在科创领域的基本特征就是“头重脚轻”。虽然香港在回归之后就开始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打造创新科技产业,但实效差强人意。2011-2015年香港进入最终国家阶段审核的PCT国际专利数量只有1,286件,远低于新加坡的11,486件和韩国的94,662件;2017年香港创新科技产业增加值只有183亿港元,仅占本地GDP的0.72%,不足深圳的一个零头。

值得庆幸的是,特区政府已认识到科技创新产业的极端重要性,主动调整政府角色,在近年的施政报告和财政预算案中预留大量资金发展创新科技,运用税收减免、财政补贴、打造平台等多项措施加强应用研究及推动产业化,鼓励企业增加科研投入,扶持初创企业,支持中小型科技企业发展壮大。虽然这些措施均是对症下药,但收效需时,消除土地成本等硬约束仍非易事。

而科技运用研究及产业化正好是珠三角的强项,完全可以补香港中下游产业之不足。未来大湾区科技合作的一个重要方向是立足补短板:一方面,以香港全球顶尖的基础研究能力去补深圳基础研究不足的短板;另一方面,以珠三角、尤其是深圳高超的科技运用研究和产业化水准去补香港的短板,协助香港加强科研成果产业化,尤其是在香港特区政府鼓励发展的生物医药、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和金融科技四大领域。与此同时,建议加强两地科技政策沟通与协调,力求科技手段与科技系统衔接,鼓励私营企业加大研发投入,促进科技成果跨境交易,提升科技成果产业化能力,培育湾区一体化的创新创业环境,合力打造包括研发—成果转化—融资—生产—销售在内的湾区高科技全产业链,把大湾区打造成为世界级的科技创新中心。

补香港高端服务市场之短板

香港被公认为亚太区的现代服务中心,服务业占GDP逾九成,国际竞争力毋庸置疑。然而,本地市场狭小是香发展高端制造服务业的一大短板。CEPA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帮助香港打开了内地市场大门,对香港服务业的发展和加速内地相关产业发展均起了一定作用,但CEPA的主要供应模式是 “商业存在”,香港高端服务优势仍无法得到充分发挥。

众所周知,WTO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有四种供应模式:“跨境供应”居首位,是指由一名WTO成员的地域向另一名WTO成员的地域直接提供的服务,如贷款、保险和国际长途电话等;其次是“境外消费”,是指外地的顾客进入另一名成员的地域接受服务,比如游客购物消费等;“商业存在”则排在第三位,即服务提供者在当地设立附属公司或子公司,并在当地提供服务;第四位是“自然人存在”,指服务提供者作为自然人在当地提供服务,例如时装模特儿等。

大湾区规划使香港市场从700万人的小市场,扩展十倍至7,000万人的大市场,区内消费力不亚于欧美发达地区。除按 CEPA“商业存在”模式继续在珠三角九市设立商业机构外,下一步若能在部分服务领域采取“跨境供应”模式,让香港能够直接向珠三角提供服务,将是大湾区建设的一大突破。

例如,可考虑在“跨境供应”模式下建立大湾区内的融资担保机制,准许珠三角九市企业向香港银行申借贷款和各类融资,并接纳珠三角九市的个人或/及企业出具的信贷担保、抵押和质押。

又如,规划提出要逐步扩大粤港澳大湾区内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和范围。建议粤港澳三地尽快疏通跨境人民币流动管道,将适用于广东自贸区的跨境双向人民币贷款政策复制到大湾区其他地区,允许珠三角商业银行基于实需及审慎原则,通过香港的商业银行发放境外企业人民币项目贷款,支援“走出去”企业在香港及“一带一路”的经营活动;允许珠三角商业银行向香港商业银行拆出一定额度的人民币等。                  

补香港土地严重不足之短板

香港经济社会发展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可开发利用的土地严重短缺。珠三角九市土地面积约5.5万平方公里,为香港的500倍;人口密度只有香港的十分之一,而且还有大面积的海域可以填海造地,完全有能力协助香港补上土地严重不足的短板。

比如可考虑在香港大屿山以南属珠海市管辖的桂山岛附近填海。从桂山岛坐快船半小时可抵达港岛和九龙,比坐地铁从新界上水到市区还快。建议国家出面支持,先由珠海市政府成立专营公司以桂山岛为中心填海造地,形成一个面积60-90平方公里的大桂山岛。再把大桂山岛上50平方公里的土地按一定价格租给香港使用,在租赁范围内实行香港法律,方便实行统一管理和自由进出香港。同时推动香港与珠海市合作,在大桂山岛其他土地上携手建设一个深水大港和一个大湾区创客中心。假以时日,大桂山岛将会成为大湾区的一颗灿烂明珠。

补香港与珠三角基建联通之短板

广深港高铁香港段顺利通车,标志着香港已进入高铁时代,往来内地更加方便。但香港与珠三角九市的高铁运输仍很不足够,从香港市中心到深圳市中心﹙罗湖﹚和广州市中心﹙包括广州站和广州东站﹚的客运需求量更大、更迫切,郄没有高铁直通。     

建议在大湾区规划下,香港和珠三角研究修建香港东部高铁以取代现有东铁线。具体设想是:在不影响现有东铁线运营的前提下,从九龙红磡站开始,在现有东铁线路轨的地底下或地底附近修建一条高速铁路。在地下高铁建成后,现有东铁线即时停止使用,由此释放出的大量土地,用于建造居民住房、商业楼宇和相关的公用设施,大幅度增加香港的房屋供应。     

开工修建香港东部高铁,具有多方面的综合优势:一是强化香港与珠三角的联系。二是改善九龙东和新界东部的交通条件。以高铁取代东铁大幅提升行车速度,由于东部高铁列车全部走地下,沿途居民不会受噪音干扰,也避免了台风等自然灾害可能造成的影响和损失。三是符合成本效益。香港东部高铁总造价大约为1,300亿港元,加上购置新车辆等其他费用,估计总投资不超过1,500亿港元,而释放出的大面积土地如全部用于兴建私人住宅和商业楼宇,卖地收入将达到2,000-3,000亿港元。四是宏观经济效益更加显著。按目前每日东铁线逾百万人次使用量计算,如果平均每人次节约8分钟,那么一年节省时间约5,000万人小时,节约时间成本超过50亿港元。                  

补香港创业条件之短板

香港不少年轻人都希望创业,但受本地诸多条件所限,创业十分艰难。目前珠三角一些城市也设立了香港青年创业园区,为香港年轻一代带来了一丝希望,体现了内地对香港的关怀。但总的来看,这些创业园区较小,入园条件也较高,创业环境吸引力略显不够,难以满足香港青年创新创业的庞大需求。     

以最受欢迎的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厂”为例,该项目自 2014 年底正式启动以来,一直受到各方关注,可谓好评如潮。但这个项目规划建设用地只有4公顷,最多容纳200家初创企业入驻。虽然规定入驻企业有三分之一、即约 60 家企业必须为港资。但这个容纳量与成千上万有志于创业创新的香港青年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大湾区规划建设可提供更好环境,协助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创业。上述提到的在大桂山岛设立大湾区创客中心,就是一个协助香港和珠三角青年创业创新的好地方。除此之外,还可考虑其它环珠江口城市﹙如广州南沙、东莞、中山等﹚划出5-8平方公里土地,设立一个大型的香港青年创业基地,仿照台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打造新竹工业园的做法,提供优良的居住条件、资金支持、市场化服务和生活配套等,帮助香港青年开创自已的事业,与大湾区真正融为一体。这个基地也向大湾区其它城市的青年开放,为粤港澳三地青年提供协作和共同发展的空间。

(作者系中银香港资深经济研究员)

责任编辑:赵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