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检获大量攻击性武器 暴乱早有预谋暴徒图抢枪

来源: 大公报  作者: 龚学鸣 冼国强 陈达坚
警方检获大量攻击性武器 暴乱早有预谋暴徒图抢枪

[导读]民阵前日发起反对《逃犯(修订)条例》游行,至昨日凌晨变成暴乱,暴徒冲击立法会,并袭警及堵路,妄图重演“占中”,导致八名警员受伤,警方共拘捕19人,并检获大量攻击性武器。

原标题:港警方检获大量攻击性武器 暴乱早有预谋暴徒图抢枪攞命

民阵前日发起反对《逃犯(修订)条例》游行,至昨日凌晨变成暴乱,暴徒冲击立法会,并袭警及堵路,妄图重演“占中”,导致八名警员受伤,警方共拘捕19人,并检获大量攻击性武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这种暴力行为表示极度遗憾,各大政党、社团亦纷纷谴责暴行,促请警方将违法者绳之于法。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强调,对于参与暴力示威的人士,警方一定会追究到底。《大公报》记者发现,民阵前晚一方面声称已解散游行,但另一方面留有物资车为暴徒提供物资,对游行演变成暴乱,反对派确难辞其罪!

午夜12时是游行暴力升级分水岭,一直标榜“和平、理性”的民阵,其实暗地煽风点火,为凌晨的暴力冲突埋下火线。晚上八时许,示威者在金钟海富中心外聚集,记者在夏悫道人群中不断听见有人耳语“有口罩,要唔要”,一叠叠的口罩悄悄地人群内传来传去,部分派口罩人士身穿印有“学联”、“土地正义联盟”字样的白衣。

向受伤警员狂掷铁枝

晚上11时15分,民阵“和平”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时限临近届满,记者目击陈皓桓等十名民阵成员,从演艺学院对出一辆七人车搬运多箱物资,有人不时四处张望把风,形迹可疑。港大、中大、浸大、城大等院校的学生会在政总添美道行人路的街站,存放准备大量樽装水,有学生会成员不断向游行人士派水,要求他们留守。身穿白衣、戴口罩的东涌“伞兵”王进洋,与一名女生游走在添美道派发樽装水及口罩。

昨日凌晨12时左右,大批戴口罩的暴徒突袭立法会示威区,叠高铁马推向警方防线,又向警员投掷雨伞、水樽。混乱期间,有警员受伤,血流披面,但暴徒竟然向该受伤警员投掷铁枝。现场拍摄到的片段还显示,暴徒企图抢走警员的佩枪,险象环生!防暴警察和速龙部队前来支持之后,暴徒退至湾仔,一度占据湾仔告士打道东行线,但最终在旧湾仔警署被防暴警察包围。约凌晨3时14分,告士打道及政总附近道路方可重开。

伤八警拘捕19人

林郑月娥昨日会见记者时,对午夜时发生的暴力行为表示强烈遗憾。“正如警务处处长所说,我们一定会全面追究,因为香港除了自由和人权受到保障,另一个我们引以为傲的是香港的法治。”林郑月娥亦指出,任何激烈的行动对香港社会完全没有裨益,“有任何组织呼吁进行激烈行动,我都希望他们能够三思,因为这些行动对于香港的影响、对于我们的法治社会、对于我们是一个和平、理性、文明、包容的社会是背道而驰的。”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昨日探望受伤警员后,强调部分示威者不断挑衅警方,有些人不断冲击警方防线。“所有人戴口罩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违法后没有人认出,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整个过程,包括记者朋友的摄录,我们都会看,有份参与暴力示威的人士,我们警方一定追究到底。”

暴乱中共有八名警员受伤。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表示,在凌晨冲击立法会及其后的堵路事件中共拘捕19人,涉嫌非法集结及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其中7名男子于冲击立法会被捕,另12人在告士打道旧湾仔警署外被捕,分别10男2女,年龄介乎19至34岁。江永祥称,全晚共有8名警员受伤,其中一人眼角要缝15针。他强烈谴责暴力行为,表明会追究到底。他澄清,警方并无使用催泪烟驱散示威者,仅动用警棍、胡椒喷雾和催泪水剂。

截358人逐一搜查

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表示,凌晨3时后共有358人被围堵在旧湾仔警署外,包括265男93女,八成16至25岁,有24名18岁以下青少年,从他们身上检获五类物品,包括口罩及眼罩保护装备、替换衣物、涂鸦用品、火机及胶索,以至剪刀、刀片等攻击性武器,警方有理由相信他们参与非法集会,在核实身份、身上没有违禁品后,将他们放行。他表示,警方有能力和决心将所有涉事人士绳之于法,同时表明保留日后检控权利。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昨日会见传媒时表示,有一群示威者用铁马等物件冲击大楼,导致有警员和记者受伤,对事件表示极度遗憾及予以强烈谴责。他又指,保安在现场拾获示威者现场物品中发现一些极具攻击性的物品,包括:三尺长的自制尖锐长矛、电锯、铁槌及易燃物品。他要求执法部门果断执法,确保大楼安全,以及会议能够顺利进行。梁君彦指出,行管会已决定授权秘书处与警方商讨评估安全风险,在有需要时请警方维持示威区的秩序,而行管会决定发信,要求议员不可携带扰乱议会秩序或构成安全威胁的物品进入会议厅,包括扬声器、梯、铁枝等。

另外,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陈克勤亦指出,相片及现场证物反映暴徒有组织进行冲击行为,严重者可构成重大伤亡,希望警方能够尽快将暴徒绳之于法。

此外,昨日网上疯传一堆照片及视频截图,显示数名与反对派政客关系密切的外国人昨日在冲击立法会现场出现,网传有关冲击是“由CIA策划指挥”。有网民认为,此说的真假难以查证,望警方彻查到底,揭示真相。

前排架铁马攻击后排替补兼掷砖 300余暴徒袭警有明确分工

大公报记者昨晚留守金钟、湾仔至清晨,直击暴徒有组织及预谋冲击立法会、袭击警员。警方原订今日凌晨进行清场行动,却被300多名突然冒出、戴口罩的狂徒攻入立法会示威区。暴徒分工明确,有人在前排充当“攻击手”,有人专责“布防”,有数十人担任通讯员,以口耳相传方式传达警方位置的最新消息。

昨晚11时45分,暴徒以声东击西的方法号召市民迫近夏悫道一带重演“占中”,另一边厢,他们已经快速分配人手到立法会示威区停车场外拆毁闸口开路,且目标清晰明确,就是要攻破驻守在内的警力最薄弱一环。

暴徒专攻落单警员

40多名警员随即被围困,300多名暴徒蜂拥而上,组织多轮攻势袭击警员,前排人士架起两米高的铁马,步步进逼,企图困住警方及限制胡椒喷雾的距离;后排不断有人投掷硬物,多名警员被击中受伤、头破血流,而暴徒专攻落单的警员,并多次以不同方向包围警方,暴力程度显然较以往更严重。

直至零时15分,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及速龙部队增援,场面仍未受控,整个暴动战线延伸至立法会道及龙和道。暴徒与防暴警察及速龙部队对峙,并利用在场采访的记者作遮挡,在多个路口以铁马阻挡警方前进;另一方面又多次主动组织进攻,企图反压警方防线。

整晚暴徒的角色分工相当清晰,当前排“攻击手”“中椒”或受伤时,随即有第二批暴徒交替顶上;亦有人专责拉起“防线”以一层又一层铁马布防,并会教其他人应如何放置铁马;暴徒中有数十人“不冲也不守”担任通讯员,以口耳相传方式传达警方位置的最新消息,避免被警方反包围,十分有组织性。

警方虽一度成功驱散示威者离开龙和道添马舰公园一带,清空立法会示威区。不过,凌晨2时20分暴徒转攻至湾仔告士打道近演艺学院一带架起铁马及杂物,又占据阻挠东行线,令交通一度瘫痪。

最终防暴警察重新组织防线布阵向前推进,成功压迫大批暴徒至旧湾仔警署外,300多人被扣查问话,余下人群则沿湾仔四散。现场所见,暴徒留下大批攻击性武器,若然警方没及时阻止,“占中”、“旺暴”或重演。

黑手推青年犯罪周三再搞集会

反修例游行演变成暴乱,主办单位民阵难辞其咎。但反对派不知悔改,仍声言要将行动升级。民阵宣布将在周三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恢复二读时在立法会外持续集会,并在网上煽动“罢工罢课”。教育局发言人强调,教育局反对任何罢课主张,形容罢课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民阵计划在周三上午10时发动集会,召集人岑子杰更声言,“何时完会,民阵就何时结束集会,会持续、不断发生”。他称,若然可以就会使用立法会示威区,否则就会改为在添美道集会。

此外,反对派亦在网上发起在6月12日“罢工罢课”,逾百间公司、小商户和反对派政党响应,当中有不少本身的立场都是反对政府,例如经常揶揄政府及建制派的“100毛”、反中艺人杜汶泽开设的“喱骚”等。反对派组织职工盟呼吁打工仔“用自己方式”停工;反对派议员张超雄、邵家臻议员办事处,就与社总商讨,发起社福界罢工。

教局:学生切勿参与违法活动

教育局发言人回应《大公报》查询时表示,局方一再强调,平和、有序的校园环境和气氛对学生的学习、成长至关重要。任何课堂时间,包括学期末考试或考试后学校安排的活动,都是学生宝贵的学习经历,不应受到干扰。“就有个别团体/人士因修订《逃犯条例》的争议,扬言发动学生罢课,我们认为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于前晚及昨日凌晨的暴力示威行为,教育局予以谴责。有见及此,局方和教育界均提醒青年学生切勿参与违法活动,以免危害自身安全,令父母、师长痛心,甚或因触犯法例,影响前途,抱憾终生。

教联会亦强烈谴责示威者暴力行为,该会指出,留意到有激进学生组织在网上声言,若政府不撤回修例,不排除进行升级行动。教联会对此深表忧虑,呼吁学生切勿参与冲击行动,以免危害自身安全,甚至误堕法网,前途尽毁。

另外,金融服务界立法会议员张华峰表示,香港的公司是面向国际,除了照顾本地市场,与外国亦有频繁交往。若然罢市的话,即是搬石头来砸自己的脚。香港不少商店接待旅客,他相信,理性的香港人绝不会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

此外,反对派早前的反修例联署被戳破造假充数,近日的“罢工声明”亦出现同样情况。屯门妇联昨日发表声明,称与《社福界发起6月12日罢工声明》无关。声明指出,网上发起的《社福界发起6月12日罢工声明》,有意图盗用机构名称及误导公众成分。屯门妇联深表关注,郑重声明:该会并没有委讬任何人士以本会名义进行联署;发起者未经该会授权盗用本会名称作刊登,发起者及联署人一切行为与本会无关;该会要求发起者及联署人于联署上立刻删除该会名称,并保留一切法律追究权利。

罗冠聪备生理盐水谋搞事

据大公报记者现场所见,香港众志一行人在维园时已为当晚堵塞立法会作准备,当中包括在身体上绑上多条黑色可拆除索带,以用作将标语绑在政总围栏等地方。记者又发现,有众志成员将身上的一支疑似生理盐水递给罗冠聪,并由他保管,彷佛已预知晚上将会出现警方喷射胡椒喷雾的场面,届时生理盐水便可用作清洗眼睛及其他伤口之用。

此外,在游行期间,众志兵分两路,罗冠聪、林朗彦等核心成员先后由铜锣湾离开并直接抵达金钟,游行团队只剩下周庭、郑家朗及一班成员。林朗彦及罗冠聪到场视察情况,并在晚上八时许煽动市民联同另外十多名成员集会留守立法会,并堵塞立法会停车场入口,不过只有少数人和应。到翌日凌晨二时半,警方采取行动,将仍在静坐的香港众志成员逐一抬走。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