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有足够韧性抵御风险挑战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王一鸣
中国经济有足够韧性抵御风险挑战

[导读]今年上半年,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环境,中国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有效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保持了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展望下半年,全球经济增势减弱,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中国面临的困难挑战增多,经济运行面临新的下行压力。

今年上半年,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环境,中国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有效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保持了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展望下半年,全球经济增势减弱,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中国面临的困难挑战增多,经济运行面临新的下行压力。但随着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举措进一步完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市场预期和社会信心将有所改善,经济平稳运行仍具有较多积极因素,全年经济增长能够实现6%-6.5%的预期目标。

经济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产业结构持续升级。图为纺织企业工人在现代化生产线上作业(图:新华社)

经济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产业结构持续升级。图为纺织企业工人在现代化生产线上作业(图:新华社)

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王一鸣

上半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

今年以来,中美经贸摩擦与全球经济周期下行相互叠加,对中国经济运行形成多重影响。在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支撑下,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经济高质量发展取得新进展。

主要宏观指标运行在合理区间。上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3%。其中,一季度增长6.4%,与去年四季度持平;二季度,受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和国内需求走弱的叠加影响,增速小幅放缓至6.2%,但仍保持在合理区间。就业形势基本稳定。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737万人,完成全年预期目标的67%。价格水平总体可控。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5、6两个月上涨2.7%,主要是猪肉和鲜果价格大幅上升带动,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波动影响,上半年核心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1.8%。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外汇储备稳定在3万亿美元以上。总体上看,在全球经济和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速同步放缓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运行保持总体平稳态势,表明中国经济有足够韧性抵御外部冲击,也反映了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取得明显成效。

经济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需求结构持续改善,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继续增强。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1%,比资本形成高40.9个百分点。产业结构持续升级,服务业保持良好发展势头。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4.9%,比上年同期提高0.5个百分点,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0.3%,高于第二产业23.2个百分点。工业结构中,技术含量和附加值高的行业增长较快。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和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0%和7.7%,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分别快3个和1.7个百分点。新产业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较快增长,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产量同比分别增长34.6%和20.1%,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1.6%,平台经济和智能经济快速发展。

三大攻坚战持续推进。一是金融风险总体可控。目前,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在2%左右,拨备覆盖率超过175%。5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98,953亿元(人民币,下同),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二是脱贫攻坚力度加大。贫困人口较多的西藏、青海、贵州等省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快于全国平均水平。三是污染防治取得新进展。上半年,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80.1%,同比提高0.4个百分点,PM2.5浓度为40微克/立方米,下降2.4%。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同比下降2.7%,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1.6个百分点。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一是工业产能利用率提高。二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比2013年以来的平均值高1个百分点,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产能利用率分别比去年同期提高2.4和1.5个百分点。二是商品房库存继续下降。6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8.9%。三是企业杠杆率下降。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8%,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四是补短板力度继续加大。上半年,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教育等短板领域投资同比分别增长48.0%和18.9%,分别比全部投资快42.2和13.1个百分点。

居民收入增长快于经济增长。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5%,比经济增速高0.2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6%,高于城镇居民0.9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为2.74,比上年同期缩小0.03。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实际增长5.2%。居民消费结构加快升级,在全部居民最终消费支出中,服务消费占比为49.4%,比上年同期提高0.6个百分点。

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发挥重要作用

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中国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和完善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取得明显成效。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有效提振企业信心。受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尤其是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影响,企业信心一度受到较大冲击。今年以来,中国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对提振企业信心作用明显。从执行效果看,前5个月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8,930亿元。对2万家小微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小微企业税费负担平均下降13.5%,各行业都实现不同程度减负。减税降费受到企业广泛好评,政策获得感超过以往。

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缓解了企业资金压力。综合实施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定向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等措施,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8.5%,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长10.9%。完善金融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政策体系,普惠性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较快增长,市场利率水平持续下降,降低了企业的资金成本。

就业优先政策全面发力促进了就业稳定。加大失业保险对企业稳定就业岗位的资金返还力度,全面启动运用1,000亿元失业保险基金开展大规模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就业形势保持总体稳定。二季度末,外出务工农村劳动力18,248万人,同比增长1.3%。

与此同时,也要看到,经济运行出现不少新情况和新变化。中美经贸摩擦向深层次多领域扩散,外部环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对市场预期仍有影响。中国经济运行面临不少困难,国内有效需求仍显不足,投资增长较为乏力,消费增速有所放缓;实体经济困难较多,新兴产业增势减弱;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增大,防控金融风险的压力有所增大。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态势,是由长期趋势和短期因素相互作用、周期性变化和结构性因素相互影响、外部冲击和内需放缓相互叠加的结果。应对经济运行的复杂变化,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加强和完善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继续做好“六稳”工作(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编者注);坚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微观主体活力;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

中国全年经济增长能够实现预期目标

展望下半年,全球经济周期性同步放缓,中美经贸摩擦仍有不确定性。内地投资增速缓中趋稳,居民消费逐步回稳,经济虽有下行压力,但能够实现6%-6.5%的预期目标。

一方面,全球经济增势减弱,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

全球经济周期性同步放缓。与2017年下半年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同步回升相反,目前主要经济体呈现同步放缓态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比2018年下调0.3个百分点,预计美国下降0.4个百分点,欧元区下降0.2个百分点,英国下降0.2个百分点,东盟下降0.1个百分点。二十国集团(G20)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已降至50.6,为过去三年最低。新兴经济体中,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速也都出现了放缓,印度经济增速已降至五年来最低。总体上看,主要经济体增速放缓呈现“共振”态势,世界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

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逐步转向。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由收紧转向放松。美联储已向市场传递出降息信号,市场预期今年降息两次或者以上的概率升至90%左右。欧央行可能在未来几个月降息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年初以来,印度央行已经连续三次下调回购利率,达到2010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澳大利亚已连续两次下调基准利率至历史最低的1%;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也纷纷加入降息阵营。全球金融市场避险情绪增大。黄金价格快速攀升,已突破1,400美元/盎司。

中美经贸摩擦仍是外部环境最大不确定因素。随着G20大阪峰会中美两国领导人会面并决定重启经贸磋商,中美经贸摩擦按下“暂停键”。但应该看到,未来相当长时间,打打停停有可能成为常态。随着中美经贸摩擦向深层次多领域扩散,已成为干扰中国经济运行和市场预期的外部最大不确定因素。受此影响,企业投资、资产价格、员工就业、收入增长、消费需求等将受到“联动”影响,稳定市场预期和经济运行的难度增大。

另一方面,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投资增速缓中趋稳。制造业投资增速有望止跌回稳。受中美经贸摩擦不确定性影响,制造业投资更趋谨慎,但减税降费和支持中小企业的政策效应逐步显现,下半年制造业投资有望小幅回升,预计全年增长4%左右。房地产投资小幅回落。一二线城市及城市群住房需求仍然旺盛,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投资下行压力较大,房地产购地和新建项目减少,预计下半年投资有所回落,全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为9%左右。基础设施投资小幅回升。受财政收入下降、土地出让收入大幅缩减等因素影响,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空间有限,预计全年增速为5%左右。综合看,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约5.5%-6%左右。但考虑到固定资产投资价格指数涨幅回落,实际投资增速有所回升,投资增长对GDP增长支撑作用较去年有所提升。

居民消费逐步回稳。受居民收入增速放缓和家庭债务上升等因素影响,居民消费特别是边际消费倾向较高的中低收入群体消费能力下降。下半年汽车消费促进政策将逐步发挥作用,国六标准实施的短期影响弱化,汽车消费增速将筑底回稳;通讯消费经历长期快速增长后,增速面临回调;食品、日用品、医药等低弹性消费品和文化、旅游等服务消费增速总体平稳。预计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较去年下降,为8.2%左右。

外贸出口增速可能继续回落。综合考虑全球经济和贸易同步下行,特别是随着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的后续影响显现,下半年外贸出口可能明显回落,全年外贸出口很可能自2015年和2016年两年负增长后再次出现负增长,这对稳内需提出了更高要求。

价格水平总体可控。随着内外供需环境进一步调整,2019年价格水平总体保持相对平稳状态。预计全年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左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0.5%左右。

总体上看,中国既面临外部需求增长放缓、中美经贸摩擦仍有不确定性等不利影响,又将面对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结构性矛盾突出的挑战。但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足、回旋空间大的基本特质和基本面持续向好的态势没有变,只要我们坚定信心,保持战略定力,认真办好自己的事,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巩固减税降费政策效果,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大对产业链关键环节的支持,培育新的消费热点和投资增长点,防范化解金融领域突出风险,有效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稳定市场预期和信心,全年经济增长能够实现6%-6.5%的预期目标。

下半年制造业投资有望小幅回升,预计全年增长4%左右。图为巨石集团生产车间,该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玻璃纤维制造企业,其产能占世界总产能的约22%(本刊记者 张晶晶 摄)

下半年制造业投资有望小幅回升,预计全年增长4%左右。图为巨石集团生产车间,该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玻璃纤维制造企业,其产能占世界总产能的约22%(本刊记者 张晶晶 摄)

责任编辑:赵珊